《早餐》B0000000002 · 2017年4月6日摄于日本冲绳美丽海世纪酒店

 

在日本,稍微好一些的酒店大都会同时提供「洋食」和「和食」,也就是西式和日式两种早餐。对于我来说,「洋食」是用来摄取热量的,而「和食」则是用来解馋的,因为喜欢日本的米饭。一碗米饭,几粒酱菜,再加上一碗味噌汤,就像是西餐最后的那道甜点,缺了,多少有些意犹未尽。

日本的米饭好吃。

记得第一次出差日本,因为觉得米饭好吃,一碗下肚觉得很不过瘾。那时日本很多餐馆都是可以免费「续饭」的,便续了一碗。谁知第二碗下肚还是觉得不过瘾,就又让店小二给再续一碗。第三碗米饭是送来了,可店小二的脸色已经不怎么好看了。当时还觉得店家小气,不就是一小碗米饭嘛。不过,当后来知道了日本大米的价格后,心里头真有点过意不去。


《韩国八色烤肉》B0000000001 · 2017年4月4日摄于韩国首尔

 

「八色烤肉」是韩国一家较为有名的链锁餐厅,在中国很多城市,包括上海也开有多家分店。

所谓「八色」,不是说烤肉有八种颜色,而是将生猪五花肉腌制成大蒜、葡萄酒、松叶、香草、咖喱、大酱、辣椒酱和高丽参等八种口味后再在铁盘上烤制。

八色烤肉的烤制过程很有特点:烤盘略向一侧倾斜,腌制过的猪五花肉放在烤盘的高处烤制,而豆芽、蘑菇等蔬菜则在放在烤盘稍低些的地方。五花肉烤出来的油顺着烤盘会流向蔬菜,这样烤出来的蔬菜同样香气四溢。

烤熟的五花肉可以直接吃,但通常会像北京烤鸭一样蘸上酱卷着吃,只是北京烤鸭用的是薄饼,而烤肉用的是各种生的蔬菜叶。


《必胜客》F0300000011 · 2017年1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必胜客大润发黄兴店

 

几家洋快餐,像「肯德基」、「麦当劳」,感觉就跟打发叫花子似的,弄个纸盒子把东西朝里头一塞,让你自个儿用手抓。在这点上,「必胜客」稍好些,尽管环境也跟前两家一样的逼仄,但毕竟还有盘有碟有刀有叉,至少意思到了,让你能有模有样地吃顿饭。

一直不爱进必胜客。一是感觉这家店老得排队,烦人;二是对披萨没什么好感。

十好几年前出差日本长崎西海的大岛造船所。那儿都是老朋友了,彼此间特别熟。中午用餐的时候,问点什么主食。菜单上很多的当地美食,当时也不知道什么缘由,莫名其妙地点了份披萨。就是打这次起,对披萨再无好感。倒不是说人家做得不好,而是这东西就一烙饼,上头搁些番茄、洋葱啥的,比起长崎的杂烩面,那差的不是一点点。

后来在国内去过几回必胜客,一回吃的是牛排加意面,意面倒还行,就是那牛排撕不开、嚼不烂;另一回吃的是海鲜饭,跟西班牙的倒还有五、六分像。

前几天跟着丫头去必胜客,入乡随俗地吃了回披萨。不知道是因为这几个月经常饿肚子还是别的啥原因,尽管还是番茄、洋葱烙饼,但这回感觉倒是还行。只是出了门还在琢磨:这小桌子、小椅子,它老家的那些个在胖子怎么塞得进去。


《蛋包饭》B0000000014 · 2016年10月26日摄于中国台湾

 

「蛋包饭」,日语叫「オムライス」,应该属于日本料理,只是去日本这么多回却从来没吃过,去年在台湾的时候吃了一回。

蛋包饭的做法很简单,有点做蛋饺的意思:先将鸡蛋液摊成蛋皮,放入事先准备好的炒饭,再用蛋皮包裹即成。有的更简单,直接将摊好的蛋皮覆盖在炒饭上即可。

不同的食材和酱汁可以搭配出很多不同口味的蛋包饭。

据说这种食物在日本很受欢迎。当然,只是据说,因为从来没在日本吃过,甚至见过。


《伊比利亚火腿》B0000000012 · 2015年10月4日摄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巴塞罗那

 

伊比利亚火腿不光在西班牙,即使在整个欧洲都非常著名,为欧洲九大传奇食材之一。

伊比利火腿堪称火腿中的传奇,它昂贵、味美,而制作方法却又简单、原始、自然,比起许多其他肉制品,伊比利火腿的制作几乎只能用粗糙来形容,但也十分符合西班牙人大而化之热情奔放的个性。

伊比利火腿由埃斯特雷马杜拉自治区特有的猪种制成,并且完全是高温风干后再用蜡封上,几乎所有的脂肪都在高温风干的过程中变成油流了出来,因此胆固醇含量很低。

伊比利亚火腿非常昂贵,顶级的伊比利亚火腿价格约为每斤180美元。这些火腿由专门的「火腿师」切成半透明的薄片,单独配酒。

西班牙的「火腿师」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职业,通常需要经过数年的专业培训,并获得执业资格后才能担任。在西班牙,一个好的「火腿师」倍受尊崇。最近有一位西班牙「火腿师」非常火,他叫Florencio Sanchidrián,切了30年火腿,被尊为西班牙国宝。


《雪球》B0000000009 · 2014年7月25日摄于德国巴伐利亚罗腾堡

 

德国巴伐利亚罗腾堡圣雅各布教堂的对面有一家面包房。那天从教堂出来,无意中看见这家面包房的柜台里堆的全是一只只裹满糖霜的球形面包。当时很好奇,面包怎么可以是球形的。因为面包是要放在铁盘上烤的,所以至少会有一个平的底。

进到店里,问店员,这东西是啥。回答说是「雪球」。由于语言不通,最后依然没弄明白这东西是怎么做的。打扰了人家半天,有些过意不去,便买了一只,算是对双方的一种安慰。

几个月之后,突然想起这件事,于是花了点时间,这才解开了这个谜:原来雪球不能算是面包,因为它不是烤出来的,而是像麻花那样将揉好的发酵面粉条盘成球形之后下大油锅炸出来的,难怪可以是球形的。同时也知道了,雪球是罗腾堡的特色面点,很有名。

还好,走过路过而没有错过。

1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