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谢

20220812


《邻家女孩》F0300000499 · 2022年8月12日摄于中国上海悠方

 

特别鸣谢邻家女孩的倾情出镜。多热的天,40℃。

很可爱的小公主,商场一隅,原地持续造型,时长一刻钟。超强的理解力和出色的表现力,让我顺利完成因左臂肌肉拉伤而不得已的单手拍摄。


《上海博物馆展厅》A0101030015 · 2022年7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正在举办「何以中国」系列展,其首展就是「宅兹中国」特展。

「宅兹中国」来自古青铜器「何尊」上的铭文。这尊青铜器的发现,纯粹是一次巧合。

上世纪60年代,陕西农民陈堆因住房困难,便租用了同村农民陈乖善一座紧挨着土崖的宅院里的两间屋子。

一次暴雨过后,陈堆无意中看见部分坍塌的土崖似乎有东西发着光。陈堆走近一看,是一件金属样的东西。他回家拿来镢头,刨开山崖,发现是一件青铜器。陈堆将青铜器当废品卖了。幸运的是,这件青铜器不久之后便当时在宝鸡市博物馆工作的佟太意外发现。出于职业本能,他断定这件青铜器是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第一时间上报宝鸡市博物馆。最后,博物馆以30元的价格从废品站收购了这件青铜器。

博物馆得到这件青铜器后展开了研究,结果发现其表面铭文中有「余其宅兹中或」字样,而「中或」就是「中國」。这是目前为止「中國」一词最早的文字记载,弥足珍贵,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展出的国宝级文物。

这件青铜器叫「何尊」,现收藏于宝鸡青铜博物院。


《夏荷》D0002000012 · 2011年7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

 

今日立秋。

古代中国是如果界定四季更迭的?二十四节气中的四「立」,即立春、立夏、立秋和立冬。立春意味着春始,立夏意味着夏始,以此类推。但中国幅员辽阔,各地气候差别很大。到了立秋,北方可能凉意渐起,而南方依然赤日炎炎。为了更准确划分四季,中国出台了《气候季节划分》的气候行业标准,于是有了四「入」:入春、入夏、入秋和入冬。其中入秋的标准是,某地「连续5天日均气温或5天滑动平均气温小于22℃且大于等于10℃」,则该地算是正式入秋。

「连续5天日均气温」和「5天滑动平均气温」不是一个概念。前者比较好理解,而后者指的是以5天为一个单位求得一个日均气温,并且连续5天。比如5日的滑动日均气温是1日到当日这5天的平均气温,6日的滑动日元气温是2日至当日这5天的日元气温,如此这般,直到9日,共统计出5个滑动日均气温。如此统计结果符合上述入秋标准,则为入秋。换句话说,何日入秋,我们当天是不知道的。当我们知道已经符合入秋的气象学条件时,真正的入秋已经是9天前的事了。

就上海而言,农历立秋离入秋往往相差一两个月。入秋想凉快,最好的办法还是找个合适的地方待着。


《上海博物馆藏品》M0000000037 · 2016年2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

 

古代精美的青铜器是怎么制造的?

这跟巧克力的生产有几分相像:将巧克力液倒入事先准备好的模具中,待冷却凝固后取出,就成了形状各异的巧克力。这种生产方法,在金属加工中叫「铸造」。

和巧克力相比,青铜器的尺寸要大得多,所以铸造工艺也相对复杂些。考古证实,古代铸造青铜器一般有两种工艺,一种是「失蜡法」,另一种是「陶范法」。

失蜡法,就是用先用蜡制作出一个青铜器的模型,再用湿泥裹上、压实,然后架火烘烤。这样,外层的泥慢慢硬结,里面的蜡模慢慢融化流出,形成了一个空腔。将高温融化的青铜液浇入空腔,待冷却后清除掉泥壳,一件青铜器便算是铸造好了。

陶范法和失蜡法的不同在于,它是直接用泥坯雕刻模型,等干透后再用湿泥片敷在泥坯模型的外表,拍实,然后将泥片划成若干片,取下,烧烤成陶,制成外范。里面的泥坯模型,则根据需要削去一定的厚度,制成内芯,也叫内范。

内范制作好后,将外范重新拼合,罩在内范外面。将青铜液注入内范和外范之间的空腔,待冷却后再清除掉内范和外范,铸造便宣告完成。


《夏》C0000000042 · 2022年8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上海将核酸检测有效时间计算规则调整以核酸检测出具报告时间为准。这个多少有点令人茫然。

核酸检测报告中的结论针对的是获得检材,也就是采样那个特定时间点,与出具报告的时间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更科学的做法是调整相关防疫政策。比如需要24小时核酸码的场合,改为36小时核酸码;需要48小时核酸码,改为60小时核酸码。以此类推。这样完全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并且更加科学。

举个例子:今天采样,三天以后出具报告。按照现在的「有效期」新规,真的还有效吗?


《卜甲》M0000000036 · 2022年7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上海博物馆

 

甲骨文的发现意义重大。

在甲骨文被发现之前,很多学者,尤其是西方学者断定中国的文明史始于东周。而甲骨文将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至少前推到了殷商。此其一。

其二,大大提振了中国学者进一步探索历史的信心,由此促进了中国现代考古学的诞生。

其三,促进了中国文字史的研究。

甲骨文是相当成熟的文字,完全可以断定,在甲骨文之前还存在着更加古老的某种文字。


《卜甲》M0000000035 · 2022年7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上海博物馆

 

甲骨上的符号和文字纤细灵动,非常精美。当时是用什么工具镌刻这些符号和文字,似乎并无定论。比较主流的说法是石刀,其理由是:甲骨文出现的时候,青铜器还没诞生。对此,也有学者不以为然,认为青铜器的出现只是证明青铜的冶炼和铸造工艺相当成熟,青铜的出现肯定要早得多。

个人觉得,甲骨文从出现到废弃,经过了一个相当漫长的时期。很有可能,初期使用的是石制工具,后来随着青铜的出现改用青铜工具。


《卜骨》M0000000034 · 2022年7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上海博物馆

 

几百年来,脊椎动物的化石一直被中国人当作一味中药,即「龙骨」。

河南安阳一带的农民在耕作时经常会从地里刨出龟甲和兽骨,碎的直接扔了,大块的则被当作龙骨卖给中药铺。据《甲骨年表》载:「是年丹徒刘鹗铁云客游京师,寓福王懿荣正儒私第。正儒服药用龟板,铁云见龟板有契刻篆文,以示正儒。」是说王懿荣因病正在服用龙骨,其友刘鹗见龙骨上刻有文字,便叫王懿察看,于是发现了甲骨文。

甲骨文由谁首先发现至今未有定论,《甲骨年表》所载只是目前比较主流的说法。

据统计,自甲骨文被发现至今,共计收集或出土甲骨154,600多片,其中大陆收藏97,600多片,台湾省收藏有30,200多片,香港藏有89片。此外,日本、加拿大、英、美等国家共收藏了26,700多片。所有这些甲骨共有可以辨认的单字约 4,500个。遗憾的是,百多年来,虽历经罗振玉、王国维、董作宾、郭沫若等多位大家的努力,但被成功破译的甲骨文单字仍不足2,000个。


《卜甲》M0000000033 · 2022年7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上海博物馆

 

占卜,最早为殷商人所创。将龟甲或兽骨修磨平整后,在其背面钻凿出一系列小孔或沟槽,然后用木炭炙烧这些小孔和沟槽。这样,龟甲或兽骨的正面会产生裂纹。贞人,即负责占卜的卜官根据裂纹的形状给出解读,是吉是凶,是成是败,并将本次占卜所针对的事件及占卜结果刻在龟甲或兽骨上。这些符号或文字便是后人所称的「甲骨文」,而其记叙的内容则被称为「占卜刻辞」。占卜刻辞有一定的格式,通常包括「叙词」、「命辞」、「占辞」和「验辞」这几个部分。

叙词所载,通常为占卜时间和贞人;命辞则载所占事由;占辞即占卜结论;验辞为事后验证占卜占辞是否准确。

顺便说一下:「卜」本身就是一个象形文字。是不是很像占卜时甲骨上的裂纹?

殷商盛行占卜术,几乎到了无所不占、无所不卜的程度。占卜刻辞包罗万象:耕作、战争、生死、嫁娶,等等等等。通过对占卜刻辞的解读,可以了解到殷商时期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弥足珍贵。


《王子午鼎局部》M0000000032 · 2022年7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上海博物馆

 

作为上海博物馆系列展「何以中国」首展「宅兹中国」昨天正式面对公众开放。今天跑去凑了个热闹。

「宅兹中国」四字来自西周青铜器何尊的铭文,是迄今为止最早出现「中国」二字的文字记载。

本次展览的展品全部来自河南博物院,主要为夏、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展品精美绝伦,令人叹为观止。

在展区的尾厅,有一件展品非常特别:「商鞅方升」,一件带柄长方形器具。这件朴实无华的小型青铜器,是秦朝的标准量器,由商鞅亲自监造,其底部刻有秦始皇二十六年统一度量衡的诏令铭文。

尽管商鞅方升其貌不扬,但它见证了中国首次大一统,因而弥足珍贵。


《马陆葡萄》B0000000331 · 2022年7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马陆

 

想让葡萄保鲜得久一些,有一个小窍门:就是将葡萄粒从藤茎上取下来时不要直接用手摘,而是保留一小截茎蒂用剪刀铰。这样取下来的葡萄粒没有伤口,不容易腐烂。

另外,据说葡萄粒的表面有一层天然的「防腐剂」。所以保存时不要清洗,而是吃之前再清洗。这样葡萄也能保存得更长久些。


《采样大白》F0200000048 · 2022年6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查了一下记录,这轮核酸检测已经持续了八天。

很多人对此颇有微词,觉得核酸检测太过频繁,既阻碍经济、耗费财力,又造成了生活的不便,诸如此类。

我不以为然。

在很大程度上,我更相信政府的决策。

毫无疑问,种种的不利,政府肯定是通盘考虑过的。之所以出台各种防疫对策,一定是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并且权衡了各方面的利弊之后所做出的整体考量。

可以想像,如果政府选择躺平,你一定抱怨更多。


《肥肠》B0000000330 · 2022年7月2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永良麵道

 

对很多人来说,屎盆子刷得再干净也唯恐避之不及,而每天走屎的猪大肠倒是觉得很美味。尽管是句玩笑话,说的倒也是事实。

不知道其他地方如何,猪大肠在上海被分成两种,一种是中空如管状的,叫「大肠」;另一种中间被厚厚的脂肪填满的,叫「圈子」。

二者的具体解剖部位就不说了,怕引起不适。


《大快朵颐》A0101160001 · 2022年7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奉贤庄行

 

九点出门,先拐到莘庄接了朋友,然后奔庄行的李记羊肉庄行店。到了那边,车却不让进,说是受疫情影响,一年一度的「伏羊节」取消了。一看,主会场确实被围了起来,里面空无一人。幸好,跟当地人打听,说他们家搬到了几百米开外。顺着指引的方向,移车,果然见到了路对面「李记羊肉馆」的招牌。

后来弄明白,李记羊肉没有搬家。先前找的那家叫「李记羊肉庄行店」,现在这家餐馆边上还开着民宿,所以叫「李记羊肉民宿店」,跟前面是同一家。

上海奉贤的庄行一带一直有大伏天喝烧酒、吃羊肉的习俗,说是补。但我并不以为然,觉得应该只是巧合:伏天赶上烧酒开坛、羊正肥美,喝口小酒,吃口羊肉,最能舒解夏忙的辛劳。久而久之,便成了习俗。而当地「伏羊节」的历史也只是最近几年的事,应该是为推动当地旅游而设。

进得店内,人山人海,只有后院临时搭起的帐篷一角还有空桌。尽管两台立柜空调拚命地吹着冷气,但四面透风的帐篷根本抵挡不住38度高温的热浪。人刚入座,便已汗流浃背。不过,我倒是觉得,热,才配得上羊肉,很提兴。

其实我不怎么吃羊肉,鲜有的几次,也都是在西宁。记得有一回在包头的「小肥羊」总店,因不点羊肉被店员奚落过一回。但这次不一样,朋友热情相邀,不吃羊肉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试着尝了一块白煮的热气羊肉,大呼好吃:鲜香肥美,入口即化,没有半点预想中的膻味。那口感觉得很熟,仔细想了想,跟苏州「陆稿荐」的酱猪头颇有几分相似。

庄行羊肉现如今是市级非遗,据说李记羊肉的掌柜、年逾花甲的李金龙是两个传人之一,是庄行羊肉「领头羊」一般的存在。

吃得兴起,在邻居微信群里发了条消息,说可以捎些回来。不料想邻居们踊跃接龙,半小时竟然预订了二十份。赶紧截单,去找前台;前台见量有点大,打电话找经理;经理也做不了主,又找大厨。大厨过来,说堂食已经快应付不过来了,再要二十份外卖,着有些为难。最后好说歹说,大厨总算答应帮忙。最后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凑齐了二十份外卖。


《马陆葡萄》B0000000318 · 2022年7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马陆

 

马陆的葡萄栽培史并不久远,也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经过十几年的摸索,到上世纪90年代,马陆葡萄的品质便一跃成为上海的明星农产品。2015年,马陆葡萄被农业部批准实施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护。

受到地理标志保护的马陆葡萄含四个品种:巨峰、巨玫瑰、醉金香和夏黑。其中历史最悠久,同时最具代表性的是巨峰。

据果农介绍,除了土质、水质和气候,马陆葡萄的栽培技术也不同于其他地区。比如控制种植间距,比如生长期间多次抹芽和疏果,再比如更多地采用有机肥。尽管很多措施使得整体产量下降,但果实颗粒更大,更饱满,加上大比例的有机肥,品质提升相当明显。

可以说,支撑起马陆葡萄高品质的,是更低的产量和更高的投入。


《烟火气》B0000000318 · 2022年7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南京大排档百联店

 

周边数公里范围内刚恢复不久的堂食,又因疫情波动而暂停了。

熬吧,毕竟这是一场世纪大瘟疫,能健康地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

呵呵

20220724


《纽约》A3202000013 · 2018年5月26日摄于美国

 

蛮有意思的:

美国总统拜登因新冠第一时间即被隔离治疗,而民众被告知新冠肺炎只是「大号流感」而无需采取措施,舞照跳、马照跑。

食性

20220723


《小龙虾》B0000000317 · 2022年7月23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段氏龙虾

 

任何生物,都是其各自的食性。熊猫吃竹子,考拉吃桉叶,蜂鸟吮花蜜,诸如此类。食性的养成,除了环境因素外,幼年时的经验至关重要。这种经验,可以通过学习,也可以通过观察获得。

人是杂食性动物,宽泛地说,人类的食性很广。但具体到个人,食性宽窄不一,千差万别。比如小龙虾,对很多人来说是美味,但对我,别说吃,就连碰触也很抵触。在我的经验中,只有肮脏的沟渠才会有小龙虾。这种经验无论对与不对,从幼年起就根植于心,以至于在小龙虾火遍大江南北的今天,我依然拒绝和排斥,义无反顾。

啰里八嗦地说了这么一大堆,其实只是想说一件事,就是父母要理性且有意识地引导孩子正确看待各种食物,千万不要以自己的好恶来影响孩子的食性。

说白了,孩子挑食,百分之九十九是由父母有意的或无意的语言或行为所导致。这对孩子并不公平。


《观海》A2100000012 · 2017年6月25日摄于毛里求斯

 

所谓充实,就是用爱好去填满生活。


《荷趣》D0002000011 · 2011年7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

 

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深巷中。

人间繁华多笑语,唯我空余两鬓风。

 

这首小诗据说为林语堂的《孤独》,但也有人不以为然,认为只是无名氏创作后挂在了林语堂的名下。个人以为,后者的可信度更高些。其他不提,单一个「柳棚」,便很蹊跷。

不管怎样,这首且古且今的小诗蛮有意思的:头二句,实则两条字谜。前一句「稚儿擎瓜柳棚下」,含一子一瓜,合而为「孤」;后一句「细犬逐蝶深巷中」,含一犬一虫,合而为「独」。

妙!

1 2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