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中一筯黄金鸡》B0000000149 · 2021年4月9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御延公馆宏伊店

 

「堂上十分绿醑酒,盘中一味黄金鸡」一句据传出自李白。这也难怪。李白是个有名的吃货,又写得一手好诗,把这样一句对仗工整的美食诗归在李白名下,大伙也是愿意信的。

但这次错了。

「堂上十分绿醑酒,盘中一味黄金鸡」原文是「亭上十分绿醑酒,盘中一筯黄金鸡」,《邀月亭》首句,为宋朝才子马存所作。

 

《邀月亭》

宋 马存

 

亭上十分绿醑酒,盘中一筯黄金鸡。

沧溟东角邀姮娥,水轮碾上青琉璃。

天风洒扫浮云没,千岩万壑琼瑶窟。

桂花飞影入盏来,倾下胸中照清骨。

玉兔捣药与谁餐,且与豪客留朱颜。

朱颜如可留,恩重如丘山。

为君杀却虾蟆精,腰间老剑光芒寒。

举酒劝明月,听我歌声发。

照见古人多少愁,更与今人照离别。

我曹自是高阳徒,肯学群儿叹圆缺。


《油焖笋》B0000000147 · 2021年4月13日摄于中国浙江桐乡乌镇外婆小灶

 

《食笋》

唐 白居易

 

此州乃竹乡,春笋满山谷。

山夫折盈抱,抱来早市鬻。

物以多为贱,双钱易一束。

置之炊甑中,与饭同时熟。

紫箨坼故锦,素肌掰新玉。

每日遂加餐,经时不思肉。

久为京洛客,此味常不足。

且食勿踟蹰,南风吹作竹。

仲春

20210417


《风铃草》D0017000003 · 2014年2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题耕织图二十四首奉懿旨撰》

元 赵孟頫

 

仲春冻初解,阳气方满盈。

旭日照原野,万物皆欣荣。

春景

20210331


《梨花盛开》A0105010007 · 2012年4月7日摄于中国江西省婺源县沱川乡查平坦村

 

《破阵子 · 春景》

宋 晏殊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简餐》B0000000130 · 2021年2月17日摄于中国上海宝山

 

苏轼不但是一个文豪、诗人,同时也是一个吃货。他的《老饕赋》将中国吃文化的精髓浓缩于一文,读来垂涎并拍案。

 

《老饕赋》

宋 苏轼

 

庖丁鼓刀,易牙烹熬。水欲新而釜欲洁,火恶陈而薪恶劳。九蒸暴而日燥,百上下而汤鏖。尝项上之一脔,嚼霜前之两螯。烂樱珠之煎蜜,滃杏酪之蒸羔。蛤半熟而含酒,蟹微生而带糟。盖聚物之夭美,以养吾之老饕。婉彼姬姜,颜如李桃。弹湘妃之玉瑟,鼓帝子之云璈。命仙人之萼绿华,舞古曲之郁轮袍。引南海之玻黎,酌凉州之蒲萄。愿先生之耆寿,分余沥于两髦。候红潮于玉颊,惊暖响于檀槽。忽累珠之妙唱,抽独茧之长缲。闵手倦而少休,疑吻燥而当膏。倒一缸之雪乳,列百柂之琼艘。各眼滟于秋水,咸骨醉于春醪。美人告去已而云散,先生方兀然而禅逃。响松风于蟹眼,浮雪花于兔毫。先生一笑而起,渺海阔而天高。


《樱》D0007000010 · 2021年3月2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木のもとに汁も脍も桜かな

 

在日本,每逢樱花季,会有很多人在樱花树下野餐。一壶小酒,三两小菜,看樱花飘落,叹人生苦短。

日本最著名的俳句诗人松尾芭蕉在与伊贺人共同赏樱时吟诵了一首俳句:

 

树下菜汤上,飘落樱花瓣。

 

这首即兴之作,成为了日本俳句的经典。


《草长莺飞二月天》D0007000009 · 2021年3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江湾城路

 

《村居》

清 高鼎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扫地僧》N0000000007 · 2021年1月1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终南别业》

唐 王维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冬》A0101040010 · 2020年1月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湿地

 

《冬天》

茅盾

 

诗人们对于四季的感想大概颇不同罢。一般地说来,则为「游春」,「消夏」,「悲秋」,冬呢,我可想不出适当的字眼来了,总之,诗人们对于「冬」好像不大怀好感,于「秋」则已「悲」了,更何况「秋」后的「冬」!

所以诗人在冬夜,只合围炉话旧,这就有点近于「蛰伏」了。幸而冬天有雪,给诗人们添了诗料。甚而至于踏雪寻梅,此时的诗人俨然又是活动家。不过梅花开放的时候,其实「冬」已过完,早又是「春」了。

我不是诗人,对于一年四季无所偏憎。但寒暑数十易而后,我也渐渐辨出了四季的味道。我就觉得冬天的味儿好像特别耐咀嚼。

因为冬天曾经在三个不同的时期给我三种不同的印象。

十一二岁的时候,我觉得冬天是又好又不好。大人们定要我穿了许多衣服,弄得我动作迟笨,这是我不满意冬天的地方。然而野外的茅草都已枯黄,正好「放野火」,我又得感谢「冬」了。

在都市里生长的孩子是可怜的,他们只看见灰色的马路,从没见过整片的一望无际的大草地,他们即使到公园里看见了比较广大的草地,然而那是细曲得像狗毛一样的草皮,枯黄了时更加难看,不用说,他们万万想不到这是可以放起火来烧的。在乡下,可不同了。照例到了冬天,野外全是灰黄色的枯草,又高又密,脚踏下去簌簌地响,有时没到你的腿弯上。是这样的草,大草地,就可以放火烧。我们都脱了长衣,划一根火柴,那满地的枯草就毕剥毕剥烧起来了。狂风着地卷去,那些草就像发狂似的腾腾地叫着,夹着白烟一片红火焰就像一个大舌头似的会一下子把大片的枯草舐光。有时我们站在上风头,那就跟着火头跑;有时故意站在下风,看着那烈焰像潮水样涌过来,涌过来,于是我们大声笑着嚷着在火焰中间跳,一转眼,那火焰的波浪已经上前去了,于是我们就又追上去送它。这些草地中,往往有浮厝的棺木或者骨殖甏,火势逼近了那棺木时,我们的最紧张的时刻就来了。我们就来一个「包抄」,扑到火线里一阵滚,收熄了我们放的火。这时候我们便感到了克服敌人那样的快乐。

二十以后成了「都市人」,这「放野火」的趣味不能再有了,然而穿衣服的多少也不再受人干涉了,这时我对于冬,理应无憎亦无爱了罢,可是冬天却开始给我一点好印象。二十几岁的我是只要睡眠四个钟头就够了的,我照例五点钟一定醒了;这时候,被窝是暖烘烘的,人是神清气爽的,而又大家都在黑甜乡,静得很,没有声音来打扰我,这时候,躲在那里让思想像野马一般飞跑,爱到哪里就到哪里,想够了时,顶天亮起身,我仿佛已经背着人,不声不响自由自在做完了一件事,也感得一种愉快。那时候,我把「冬」和春夏秋比较起来,觉得「冬」是不干涉人的,她不像春天那样逼人困倦,也不像夏天那样使得我上床的时候弄堂里还有人高唱《孟姜女》,而在我起身以前却又是满弄堂的洗马桶的声音,直没有片刻的安静,而也不同于秋天。秋天是苍蝇蚊虫的世界,而也是疟疾光顾我的季节呵!

然而对于「冬」有恶感,则始于最近。拥着热被窝让思想跑野马那样的事,已经不高兴再做了,而又没有草地给我去「放野火」。何况近年来的冬天似乎一年比一年冷,我不得不自愿多穿点衣服,并且把窗门关紧。

不过我也理智地较为认识了「冬」。我知道「冬」毕竟是「冬」,摧残了许多嫩芽,在地面上造成恐怖;我又知道「冬」只不过是「冬」,北风和霜雪虽然凶猛,终不能永远的统治这大地。相反的,冬天的寒冷愈甚,就是冬的运命快要告终,「春」已在叩门。

「春」要来到的时候,一定先有「冬」。冷罢,更加冷罢,你这吓人的冬!


《白云生处有人家》A0102050002 · 2012年6月2日摄于中国浙江永嘉茗岙

 

《雨过山村》

唐 王建

 

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

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看中庭栀子花。


《悠然》A0116010014 · 2017年9月23日摄于中国内蒙古赤峰克什克腾

 

《解人颐》

清 钱德苍

 

小门深巷巧安排,没有尘埃,却有莓苔。自然潇洒胜蓬莱,山也幽哉,水也幽哉。

东风昨夜送春来,才见梅开,又见桃开。十分相称主人怀,诗是生涯,酒是生涯。

一生风月且随缘,穷也悠然,达也悠然。日高三丈我犹眠,不是神仙,谁是神仙?

绿杨深处昼鸣蝉,卷起湘帘,放出炉烟。荷花池馆晚凉天,正好谈禅,又好谈玄。

扶舆清气属吾曹,莫怪粗豪,莫笑风骚。算来名利也徒劳,何处为高,闲处为高。

一庭疏竹间芭蕉,风也潇潇,雨也潇潇。木樨香里卧吹箫,且度今朝,谁管明朝。

于今挥手谢浮生,非不闲争,是不闲争。扁舟湖上放歌行,渔也知名,牧也知名。

归来风景逼心情,雪满中庭,日满中庭。一炉松火暖腾腾,看罢医经,又看丹经。


《赏菊》F0300000319 · 2013年11月9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上海共青国家森林公园

 

这一年,庸庸碌碌,浑浑噩噩,夏与荷擦肩而过,秋又与菊失之交臂。

自古至今,中国人对菊偏爱有加,赋诗作画,不吝笔墨。在众多的咏菊诗中,我以为,晚唐黄巢的《不第后赋菊》最为霸气: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风雪夜归人》A0112010002 · 2015年1月25日摄于中国黑龙江牡丹江双峰林场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唐 刘长卿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我要外婆抱」》F0300000389 · 2013年10月3日摄于中国江苏苏州同里

 

《江村》

唐 杜甫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

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

多病所须唯药物,微躯此外更何求。


《人间有味是清欢》C0000000019 · 2015年2月22日摄于中国浙江杭州

 

《初到黄州》

宋 苏轼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

只惭无补丝毫事,尚费官家压酒囊。


《初疑一颗值千金》B0000000127 · 2014年6月20日摄于中国上海

 

《杨梅》

宋 平可正

 

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

味比河朔葡萄重,色比沪南荔枝深。


《小酌》F0100000076 · 2015年2月19日摄于中国浙江绍兴咸亨酒店

 

《小酌》

宋 杨万里

 

酒入春逾劲,天寒烛始明。

偶然倾一琖,政尒忽三更。


《人间有味是清欢》B0000000107 · 2014年11月5日摄于中国上海

 

自古文人多吃货,其中尤以苏东坡为最。此翁不仅以诗言情,以诗言志,还以诗言吃,留下不少有滋有味的美食诗,比如《浣溪沙 · 细雨斜风作晓寒》: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渔光曲》A0102060002 · 2011年5月20日摄于中国浙江建德

 

《一字诗》

清 陈沆

 

一帆一桨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钩。

一俯一仰一场笑,一江明月一江秋。


《夜丽江》A0115010006 · 2017年2白26日摄于中国云南丽江

 

今日小满。

小满,「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

二十四节气中,有小暑就有大暑,有小雪就有大雪,有小寒就有大寒,唯独有小满而无大满。比较多的解释是,中国人忌讳「满」,「谦受益而满招损」,何况「大满」。

 

《半字诗》

佚名

 

半水半山半竹林,半俗半雅半红尘。

半师半友半知己,半慕半尊半倾心。

半醒半迷半率直,半痴半醉半天真。

半虹半露半晴雨,半皎半弯半月轮。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