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亚布力》F0300000445 · 2015年1月27日摄于中国黑龙江尚志

 

千里迢迢飞到黑龙江玩雪,可真到了冰天雪地,差点玩不起来了。

先是「苹果」手机扛不住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刚掏出口袋,瞬间没电关机;二是澳大利亚的「UGG」,说是雪地靴,真到了雪地,没几天就开裂了;再就是「佳能」相机,尽管谨小慎微,但快门还是冻住了。

不怨谁,怨自己没经验,但问题得解决,不然玩不尽兴。

前两件事好办,相机快门老是被冻住,真的蛮头疼的。

休息的时候,捧着相机琢磨,总算弄明白了:原来在雪地里拍照,相机免不了会沾上些雪花。按快门时,雪被手指的温度融化,会渗进缝隙里,在零下二十来度的环境中很快就结成了冰,把快门给冻住。有了初步判断,去超市买了几卷食品保鲜膜,剪下一小块贴在快门上,防止融水渗入。这一招果然奏效,后来就再没发生快门被冻住的事。

剩下的保鲜膜用来打绑腿,雪再深,也不会钻进鞋帮里,效果奇佳。哈哈。


《花月》A0101140001 · 2022年1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长宁

 

花月,一家主打「御好烧」的日料店。最初为了招待经常出差上海的日本客户特意找的这家店,后来自己喜欢上了。尽管花月似乎经常迁址,十来年间,前前后后还是追着来了五、六回。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对于吃,我有自己的偏好,但总体而言,只要有机会,还是更愿意尝新。性格使然。早年在船厂工作,很多工程师喜欢干批量船,首制船花点精力弄明白后,后续船就轻车熟路,轻松得很。但我喜欢干特种船,独一艘,常干常新,好玩。

尝新,是要冒点小风险的,经常期待满满,最后口味平平。但这并不意味着一无所获。至少,如果不尝试,连知道「口味平平」的机会也没有。

从成功中收获经验,在失败中得到教训,二者都是正收益,都是人生的积累。当然,前提是,「失败」以自己能够承受得起后果为限。

不要以为不尝新就可以避免口味平平,再好的食物,吃多了,终将口味平平。

对于吃,我比较喜新厌旧。


《正广和鲜橘水》B0000000292 · 2022年1月22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北外滩来福士

 

鲜橘水,在「上海普通话」,尤其是上海的「老宁波普通话」中就是「洗脚水」。老上海人对此不但不反感,而且倍感亲切。因为,正广和「天象牌鲜橘水」是几代老上海人的集体记忆。

1864年,英国商人在上海创办了「广和洋行」,18年后,又更名为「正广和洋行」。1892年,正广和汽水厂在虹口提篮桥正式落成,开始生产「AQUARIUS」牌汽水。1921年,正广和汽水厂搬至现通北路400号新址。

顺便说一下。「AQUARIUS」即「水瓶座」,意「宝瓶」装的「圣水」;而「正广和」则要接地气得多,意「正本清源、广泛流通、和颜悦色」。

新中国成立后,正广和先是由上海地方工业局代管,1966年完全国有化,并更名为「上海汽水厂」。

改革开放后,两大国际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先后收购了除正广和外国内几乎所有民族汽水品牌。正广和虽然得以「幸存」,但在洋品牌的冲击之下,不得不靠转产生产饮用水才勉强维持生存。

时隔多年,随着怀旧风起,正广和旧瓶装新鲜橘水,又回来了。今天在北外滩来福士的城市集市里见有卖,当即买了两瓶,一瓶让丫头怀怀旧,一瓶让闹闹开开眼。

但愿这一次,承载了上海城市一百多年记忆的「洗脚水」不再离开。


《菊》C0000000034 · 2022年1月2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

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

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

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辣肉麵》B0000000291 · 2022年1月1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220辣肉麵馆松花江路店

 

苏州有焖肉麵,昆山有奥灶麵,常州有银丝麵,镇江有锅盖麵。上海有什么麵?小时候是阳春麵,现在是辣肉麵。浓油赤酱,甜鲜中带着些许的辣。

辣肉麵取代阳春麵,应该是在改革开放以后那个无肉不欢且手里渐渐有了几块闲钱的年代。

最初的辣肉麵,浇头是辣肉糜。这种浇头现在也依然存在,只是主流已悄然变成了辣肉丁。毕竟辣肉丁用料更足,吃起来更过瘾,更能给人以满足感。

在我看来,辣肉糜有一个缺点,就是过于细碎。拌麵还好,如果是汤麵,加上汤大,一多半最后都留在了剩汤里,可惜得很。所以现如今辣肉丁浇头成为辣肉麵的主流也是大势所趋。

不过,也有折衷些的,比如「老弄堂」,辣肉浇头中辣肉糜和辣肉丁各一半。这样既迎合了辣肉糜的拥趸者,同时又顺应了当下的主流。


《木姜子油》B0000000290 · 2022年1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万山肴国华广场店

 

那天在「万山肴」跟掌柜的聊黔菜,他去到后厨,回来时手里拿着一罐油,说是木姜子油,他亲手榨的,是万山肴的一个秘密。

几个月前,我在黔南品尝酸汤牛板筋的时候接触过木姜子,蘸水里有,调味用的。但木姜子油,倒真是头一回见。

木姜子,也叫山胡椒,一种樟科植物的种子,是黔菜很常用的调味料,尤其是用来调制蘸水。

木姜子辣、麻、香,兼有辣椒、胡椒和生姜的味道,但又相对柔和,用来调味,风味独特。


《贵州辣子鸡》B0000000289 · 2022年1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万山肴国华广场店

 

开在国华广场四楼的「万山肴云贵创意菜」,虽说不上集贵州菜之大成,但在远离贵州的上海,想品尝纯正的贵州菜,万山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万山肴的菜单上,像贵州辣子鸡、苗家酸汤鱼、青岩状元蹄、毕节豆腐、厥粑炒腊肉、泡椒板筋、腊肉豆米火锅、青椒土豆炒脆哨,等等等等,都是经典且地道的贵州菜。

万山肴的掌柜姓万,来自毕节的大山深处,对贵州菜怀有很深的情感。交谈中,你能明确无误地感受到他对自家的每一道菜都有心得。为了保证菜品的地道,万山肴的大多数食材都在贵州当地采购,甚至一道看似稀松平常的炒青菜,所用食材,就是来自贵州的「贵州青」。


《抹茶蛋糕》B0000000288 · 2022年1月1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无印良品悠迈广场店

 

抹茶就是绿茶粉。很多人认为抹茶不同于绿茶粉,但在我看来,二者是一回事,都是由绿茶干燥后研磨而成。

但抹茶的品质优劣相差很大,这取决于抹茶的原料和制作工艺。好的抹茶绿、香、细腻,当然,价格也非常昂贵。

在日本,抹茶被视为国粹,但日本的抹茶很可能源自中国。隋唐时期,中国人就是将茶叶研磨成粉后食用,只是那时候被称为「末茶」。大约到了明代,中国人开始只饮茶汤而不再食茶,末茶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芝士焗鲑鱼》B0000000287 · 2022年1月15日摄于中国上海徐汇新利查配菜馆广元店

 

「西菜」是老上海人对西餐的叫法。时至今日,上海大多数老派西餐馆依然延用这一叫法,比如「红房子西菜馆」、「德大西菜社」等。这些西菜馆无论提供的菜品口味如何,但腔调是必须要有的,像新利查西菜馆,餐桌是要铺台布的,尽管不怎么换;餐具要刀、叉、勺配全的,尽管是一大堆扔在桌子上的;咖啡是用瓷咖啡杯盛的,并且是有托盘的,尽管感觉像是速溶咖啡冲泡的。

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即便只是站着喝酒,但长衫还是必须要穿的孔乙己。

哈哈。


《「山楂组合」》F0300000444 · 2022年1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宝山新兴坊

 

考完试回到家,摇椅上一躺,跷着二郎腿,一边看电视,一边五音不全地哼哼着自编的小曲:「老年人的生活真快活。」见状,我说:「你这样很『渣男』。」他嘻皮笑脸地看着我:「要『渣』一起『渣』。以后我们三个就叫『山楂组合』。」说着,哈哈大笑。

放假的第一天,他娘老子就带这小子去给故去的先人们扫墓。听他娘老子说,闹闹跪在坟前嚎啕大哭。

被感动到了。

有此「渣男」,夫复何求?


《双档》B0000000286 · 2022年1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鲜得来第一食品万达店

 

一连两天日料,今天给这小子换一下口味,带去五角场第一食品万达店三楼的「鲜得来」尝尝上海小吃。

「鲜得来」是上海老字号,主打排骨年糕。但今天是冲着「双档」去的。现如今真正的「双档」已很鲜见,大都以油麵筋塞肉来替代双档麵筋。

给他点了一个单档,一个排骨年糕里的大排。年糕没要,怕吃多了晚饭又费事。我自己则点了一个双档,解解馋。

餐毕,问这小子,味道怎么样?答:「好吃!」

接下来,「大満足」没有后续了。因为突发疫情,校篮球队不再集训,也就能正常在家吃外婆做的午饭了。


《炸猪排定食》B0000000285 · 2022年1月1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无印良品悠迈广场店

 

和昨天一样的时间接出校门,问想吃什么,回答说寿司。我说这么冷的天吃那东西很没劲的,不如去「无印良品」吃定食。

今天没陪这小子一起吃。给这小子要了份滑蛋猪排定食,我们两个要了两杯咖啡和一块抹茶蛋糕。猪排是现炸的,得十来分钟,先上的是咖啡和蛋糕。结果定食还没上桌,咖啡和蛋糕被这小子当作了开胃前菜,弄去了一半。

这份滑蛋猪排定食68元,按现在的汇率,合1,225日元,几乎与日本当地同价。考虑到中国的店租和人员成本比日本要低得多,这价格有点贵了。

吃完,点评,扣了半粒星。原因跟店家说明了,就为这价格。哈哈。


《焼鸟丼》B0000000284 · 2022年1月1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极火酱烧合生汇店

 

不知道什么鬼,从幼儿园起,在学校里一直不怎么吃午饭,每天下课都饿得稀里哗啦的。

今天上午最后一门考试,但下午是校篮球队集训。出校门时,不知是累的还是饿的,摇摇晃晃。于是赶紧带去餐馆。

满满一大碗的温泉蛋拌日式烤鸡肉盖浇饭下肚,把日语给撑出来了:「大满足!」

问:「怎么样,喜欢的话明天继续?」

答:「先缓缓。」

估计是真吃撑了。


《斯德哥尔摩街景》A4600000010 · 2019年5月29日摄于瑞典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是这个斯堪的那纳亚半岛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同时也是这个国家最大的港口和交通枢纽所在地。

斯德哥尔摩是波罗的海上的一连串小岛。公元13世纪前后,陆陆续续有人在这些荒岛上搭建简陋的木屋,成为了斯德哥尔摩的第一批居民,主要以与过往船只交易谋生。「斯的哥尔摩」一名正是始于那一时期。「斯的哥」,即木头;「尔摩」,即海岛。估计是当地成片破烂不堪的简陋木屋给过往的船员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有了「木头岛」,即「斯的哥尔摩」这个名字。

历史上,瑞典人崇尚维京强盗文化,四处扩张和掠夺。公元17世纪初,瑞典甚至主动招惹正处于与波兰交战中的沙俄,结果被后者彻底打回原形。可能是这个原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瑞典以公开声称「中立」、暗地里对轴心国提供帮助的策略成功躲过了战火,斯德哥尔摩也因此得到了非常完整的保存。


《御茶渍》B0000000283 · 2022年1月9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寿司福悠方店

 

御茶渍,意思是茶泡饭,也就是上海人所说的「泡饭」或「茶淘饭」,一种日本料理。「小语种学习攻略」对此有过较为详细的介绍,转载如下:

 

泡饭在日本人的饮食文化中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到底是谁发明在米饭上倒茶做泡饭吃的呢?米饭和茶这种单纯、简单的配合已不知不觉地成为日本人饮食生活中的一部分。不论是丰富的大餐之后还是有点饿的时候,想吃点清淡食物的话,都离不开「泡饭」,口味清淡就是泡饭的魅力之一。

泡饭在过去是粗茶淡饭的代名词,只要有米饭和茶就可以做成。可是近几年泡饭的种类繁多,甚至出现「鲜鱼泡饭」、「鳝鱼泡饭」等高级泡饭。但传统的「梅干泡饭」仍然是最为普遍且简单。梅干的酸味和茶与米饭混杂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另外还有放紫菜的「紫菜泡饭」、各种新鲜鱼片的「鲜鱼泡饭」、海带的咸烹海味的「海带泡饭」等,均非常美味。泡饭中不可缺少的配菜是日本咸菜。咸菜,日本人也是代表日本饮食文化的食品之一。咸菜是以蔬菜等为主体,再另加副材料腌渍而成的食品,代表性的有盐腌、米糠酱菜、酒糟腌、醋腌、曲子腌、酱腌、酱油腌、芥末腌等。清淡的泡饭,搭配着稍微咸的咸菜,简单的搭配却是大大的满足。

日本人最早吃茶泡饭可追溯到飞鸟时代至平安时代,当时的日本贵族喜欢在饭里浇入热水或热汤,也被称作是「水飯」,或者「湯漬け」,将之视为亲胃的食物。这时候的水泡饭,还是贵族们才享有的食物。

室町时代,代表简朴娴静的茶以及茶具等从中国传入日本,这时候用茶泡饭对于经常干体力活的庶民们来说,食材简单,节省时间,加入茶还有提神醒脑的作用。

战国时代时茶泡饭被称之为「武士之食」。日本武士在行军作战中,用热茶泡米饭,加上佐料,即饮即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充饥提神。如果选用没有发酵和高温处理过的茶叶,其中富含抗氧化剂,可以预防败血症。

当然,时至今日,茶泡饭的种类越来越多,食材越来越精致,营养价值也越来越高。

想做一碗美味的茶泡饭,有三个重要步骤:

首先要煎茶,茶汤是茶泡饭最主要原料之一,日本茶泡饭使用的茶,最早、最具有普及性的就是煎茶,也就是常见的加工绿茶。煎茶的茶香味和微苦的味道,能够使茶泡饭更有味道。除此之外也可以使用玄米茶、焙茶、番茶等日本茶,做茶泡饭的茶最好略浓一些。

其次要选择品质好的米,茶泡饭中的米饭不能太软,不能黏糊糊的,当然太硬也不行,就要粒粒分明,口感恰到好处。煮好后将其稍微放凉一些,使温度恰到好处,细细咀嚼就能尝到米饭的香甜,别有一番风味。

最后要放上点睛之笔:配菜,除了上文提到的腌菜类,日本人最爱放的还有芥末、梅干、鲑鱼等配菜,口味重的话可以放点盐调味。

这些年日本茶泡饭的种类越来越丰富,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添加自己想要的佐料。一碗茶泡饭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其极强的包容性和可变化性。不管添加何种食材,都能在与茶汤的融合中,碰撞出全新的味觉记忆。

《布吕根》A4500000004 · 2019年5月30日摄于挪威卑尔根

 

卑尔根,建城于900多年前的维京时期,曾经是挪威的都城。

卑尔根的根在布吕根,即「汉萨」码头。港湾的这一边是一处渔市,对岸则是著名的布吕根大街。沿街是一排整齐划一、五彩缤纷的木构建筑,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建造于18世纪初。身处其间,让人感觉不到这里是挪威第二大城市,而更像是一座欧洲小镇。

卑尔根以其特有的风光和文化而广受关注,被收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并获得联合国「欧洲文化之都」之称。

尽管卑尔根有百般的好,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里,因为糟糕的气候。

卑尔根是有名的「雨城」,年平均降水量为2,578毫米,这一数值是北京的4倍,上海的2倍。卑尔根人有三分之二的日子与雨水为伴。庆幸的是,我们抵达卑尔根那天没有雨,尽管云很多,也很厚。

据说在当地有一个流传很广的黑色幽默式的笑话:有游客向当地的小男孩打听雨什么时候会停,小男孩回答说:「不知道,我才十二岁。」


《中哈边境大峡谷》A0110040001 · 2012年8月20日摄于中国新疆哈巴河

 

2003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共同完成了两国边界的勘定工作并予以了法律认定,从而彻底解决了两国边界长时期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

新的中哈边界线总长1,782.25公里,中国一侧全部在新疆界内。整条边界线共设599个界线,688个界桩。

照片是在第5号界碑附近所摄,铁丝网内侧是中国新疆的哈巴河县,外侧就是壮美的中哈边境大峡谷。


《右转东大名路》A0101060003 · 2022年1月7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

 

上海开埠后,现黄浦区外滩一带纷纷建起了银行、洋行及写字楼,而水厂、电厂等市政重要的配套设施及其他制造业,如纱厂等则建在了当时比较偏远的现杨浦一带。位于黄浦和杨浦之间的虹口,成了兼顾两头的居民区。

「虹口」一名来自其境内黄浦江一条南北走向的支流虹口港。

虹口港最初叫「洪口港」,后为避朱元璋「洪武」年号,改为「虹口港」。

从降生到自己的孩子降生,曾在虹口生活了27年,童年、少年、青年,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都留在了虹口,因而也就把虹口永久地留在了心底。


《酱瓜馄饨》B0000000282 · 2021年12月29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三林久久圆餐饮

 

三林老街上有好几家「老八样」,其中一家还是浦东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午餐最终选择久久圆餐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酱瓜馄饨。因为在《大众点评》上,酱瓜馄饨被推荐的最多,甚至超过了主菜肉皮砂锅,这很少见。

上海的馄饨通常都是咸鲜口,为改善吃口,很多会加榨菜碎。而久久圆餐饮是加当地特产三林乳黄瓜碎,调成红馅、甜口,红汤,有点锡帮馄饨的意思,蛮独特的,难怪受到推崇。

无题

20220105


《笼》C0000000033 · 2021年12月29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三林老街

 

好些天没有关注过疫情了,今天看了一下相关新闻,陕西的最新疫情感觉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但河南突然又冒了出来,新增64例。

海外依旧呈爆发式增长态势,一天新增2,714,237例,大都为「民主国家」: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阿根廷、印度,德国、澳大利亚等,其中美国一国新增776,520例。直觉判断应该是刚刚过去的圣诞及新年惹的祸。

大疫当前,要限制还是要自由,每个国家对策不同,结果自然也就不同。

人类是社会性动物,作为个体,崇尚自由是一种本性,但重要的是,这种自由必须是以不影响其他个体的自由为限度。这就好比罐子里的玻璃球。每个玻璃球都有恰当的空间才能相安无事。如果有的玻璃球想要挤占更大的空间,结果要么是玻璃球碎了,要么是罐子破了。

无限制的自由,意味着最终谁都受限制,谁都不自由。在这次疫情中死去的5,479,655个鲜活的生命,其中绝大多数就是不负责任「自由」的代价,有些属于咎由自取,而有些真的很无辜。

愿后者安息。

1 2 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