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F0300000324 · 2015年9月30日摄于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塞维利亚西班牙广场

 

所谓「财务自由」,就是不靠薪酬就能维持生计。

实现财务自由大体有两条途径:一是积累足够的财富来满足你的生活需求;二是简化你的生活需求来适应你现有的财富。前者凭能耐,后者靠心态。

所以,实现财务自由,难,也不太难。


《「攀枝花」》F0300000322 · 2019年9月19日摄于奥地利瓦豪河谷

 

图谜,打一地名。

答案是:攀枝花。

中国风摄影三要素:丝巾、墨镜、攀支花。

哈。

海子

20201205


《祁连山》A0118030002 · 2018年3月25日摄于中国青海海北

 

我们是在青海的海北藏族自治州境内邂逅的祁连山。

青海大体上分成几块:海北藏族自治州、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海南藏族自治州,以及青海湖东面包括首府西宁在内的一块。这里的「海」就是青海湖。

在中国的西北和西南很多地方都管湖叫「海」或「海子」,像洱海、居延海、乌海、北海、什刹海、中南海等。这种叫法感觉上似乎跟蒙古人有关。有人说是因为蒙古人没见过海,所以大凡稍大些的水域都成了海。

蒙古人曾经横扫了大半个世界,不可能没见过海。这种说法一多半只是一种调侃而已。


《不眠广场》A4000000015 · 2019年4月3日摄于摩洛哥马拉喀什

 

日本有一种独创的企业管理方法,即「整理」、「整顿」、「清扫」、「清洁」及「素养」。在日语中,这五个词的罗马字皆以「S」打头,所以这种管理方法也简称为「『5S』管理法」。而所谓的「定置管理」,就是「整顿」的具体实施方法,其所包含的内容很多,但其中有一项,就是给每个物品一个固定的位置。这一概念完全可以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让家里的每件物品都各归其位、各得其所。这不仅让家更整洁、有序,而且整理起来也事半功倍。

汉语中有一个差不多意思的词:「归置」。只是「归置」很口语化,比较笼统和模糊,「收拾收拾」、「整理整理」,不像「定置」那么明确。

无题

20201008


《四世同堂》F0300000314 · 2020年10月8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上海中心

 

感恩,感慨,欣赏,欣喜。

四代人,站在同样的位置,面对同样的风景。


《烤包子》B0000000101 · 2018年11月11日摄于乌兹别克斯坦

 

有一回在美国的汽车旅馆用早餐。餐厅服务员捧来一只大纸箱,用刀划开,将里头的小圆面包一鼓脑倒进桌子上的另一只空纸箱,供客人取用。我摇了摇头:美国人也太不讲究了。这哪里是进餐,分明是给牲口投料。

与之成鲜明对照的是乌兹别克斯坦乡镇的街边小吃摊。尽管就要了一个烤包子,餐碟、料碟、茶壶、茶碗一应俱全。

人不同于动物,在大多数情况下,进食不只是为了摄取热量,更是为了享受进食的过程。

如果只谈餐饮文化,乌兹别克斯坦无疑比美国文明太多。

美食,除了色、香、味,还需要再加上形、器、境。形是形态,器是器物,境是环境。


《黑白灰》F0300000346 · 2017年1月30日摄于中国广东广州

 

将彩色照片专化成黑白照片,仅在PHOTOSHOP中就有不下10种方法。由于每种方法的算法不同,转化效果也就不同。

《黑白灰》左边这半用的是「渐变映射」法,而右边那半则用的是将降低饱和度至最小。仔细看看,转化效果是不是有所差别?


《阳光下》F0300000345 · 2015年10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

 

拍人物照,如果关系不是很熟,我会尽可能在人物四周留边,因为有为数不少的人不喜欢不完整。「头掐掉了一点」、「脚没拍出来」对他们来说是「大忌」,不能接受。

但经常的,通过掐头去尾,将人物撑足画面,可以掩盖周边的杂乱,使画面变得干净利落。


《二十二个月》F0300000344 · 2013年10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青浦练塘

 

通常而言,一张照片应该有一个关注点。无论有意还是无意,你是希望别人在看你照片的时候会重点关注哪里。至于结果是不是如你所期,那是你在拍摄时要考虑的。

形成关注点,可以通过画面的引导,也可以通过不同的色彩,不同的形状,明与暗,虚与实,柔与刚等等这些不同元素之间的相互衬托来实现。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大片白色中间有一个黑点。这个黑点毫无疑问就是关注点。因为当你在看这个画面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这个黑点,很少会有例外。

看点

20200724


《小眼神》F0300000341 · 2014年5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

 

有一万个读者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照片也是如此。

对于同一张照片,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关注点。有的看颜值,有的看神态;有的看头脚全不全,有的看衣着整不整。视角不同,看点也就不同。

其实一张照片,可看的东西很多。除了被拍摄对象的状态,照片本身就有很多看点,比如曝光、影调、对焦、锐度、构图,或诸如此类。


《对话》F0300000340 · 2014年5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

 

我至今不会用闪光灯,也不习惯用反光板。

我觉得,寻找合适的光线和角度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自由与和平》E0400000008 · 2013年2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世纪公园

 

毕加索笔下的和平鸽,其嘴里大都衔着一枚橄榄枝。这一形象的来源不是毕加索的灵感,而是一个《圣经》故事:

 

洪水汹涌,共泛滥了150天。上帝惦记着挪亚方舟和里面的生灵,于是叫雨停住,让大风吹地面,水势渐落。但是水退得很慢,雨停了150天还看不到一片陆地。7月17日,方舟停搁在亚拉腊山上。

到10月1日,山顶大都露出了水面。又过了40天,挪亚开了方舟的窗户,放出一只乌鸦,以便了解能否找到陆地。

但那只乌鸦飞回来了。他又放出一只鸽子,但那只鸽子也飞回来了,因为找不到落脚休息的地方,挪亚伸手把那只鸽子接进了方舟。

再过了7天,挪亚又把那只鸽子放了出去。傍晚时分,鸽子噙着一个橄榄枝飞回来了。这意味着大地某个地方露出了旱地。

再过了7天,挪亚又把鸽子放出去。这回鸽子没有飞回来,因为大地干了,洪水全退了。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人们把叼着橄榄枝的鸽子当成平安、和平的象征的原因。


《男孩》F0300000335 · 2014年12月13日摄于中国上海宝山上海建峰学院

 

为什么男孩喜欢「打打杀杀」,喜欢舞刀弄枪,而女孩喜欢过家家,喜欢抱布娃娃?正常的性别认知所然。

大约在三岁左右,孩子就能够正确识别自己的性别。这里指的是心理性别而非生理性别。有了自我性别认知,男孩和女孩就有了不同的行为表现:男孩喜欢舞刀弄枪,女孩热衷过家家。

但不是所有孩子都如此。有些孩子的性别认知与其生理性别会出现偏差,并且因此感到困惑、不安,这就是「心理焦虑」或「性别认知障碍」,是一种心理疾病。

心理焦虑的形成原因目前尚无确切定论,但通常认为和生理因素、心理因素或环境因素相关。

男孩就引导他像个男孩,女孩就引导她像个女孩,这很重要,可以帮助和强化孩子的自我性别认知。如果等到发生心理焦虑再去纠正,不但非常麻烦,而且还不一定能纠正得过来。

女孩男性化多少还有点酷,而男孩女性化真的不忍直视。


《雅法海滨风光》A1902000003 · 2016年5月18日摄于以色列特拉维夫

 

经常在新教徒比较多的沿海渔船上见到「以马内利」的字样。

「以马内利」最早见诸《圣经 · 旧约》,意思是「上帝与我们同在」,即祈求上帝保佑。其背后的故事通常如下:

「据记载,当时南国犹大国正遇亚兰国与以色列国联军之攻击,以赛亚奉上帝之命去安慰犹大国国王亚哈斯,并预言一个预兆作为证明:『必有童贞女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 在亚哈斯时期,作为一个征兆,期望犹大能从外敌侵略中获得拯救。在《新约 · 马太福音》中,天使在梦中向约瑟指出马利亚将由圣灵怀孕,就是应验先知以赛亚所说过的这个预言。以赛亚时代的以马内利和新约耶稣基督的以马内利之间,有很大的差异。前者是预表,后者是这预表的应验;前者是影,后者是实体。前者象征从外人的欺压下得释放,后者是使人脱离欺压的释放者。第一位是以马内利代表神的同在仅数年之久;第二位却是神子,要永远与人同在。」

但从这段文字来看,「以马内利」是上帝和圣母玛利亚的孩子,即耶稣的名字。如此,「以马内利」译成「耶稣与我们同在」是不是更合适些?


《金字塔》A0501000008 · 2013年6月1日摄于埃及开罗

 

墓志铭,刻于墓碑或陵寝,是世人对后世最后的告白。

世界上最著名的墓志铭应该是镌刻在法老图坦卡蒙陵墓上的一段文字:「谁要是干扰了法老的安宁,死亡就会降临到他的头上。」这段文字据说非常灵验,号称「法老的诅咒」。此事在「印象埃及」中有说,不再赘述。

并不是所有的墓志铭都这般威严。近日看到这样一样墓志铭,笑到喷饭:

「初从文,三年不中;改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又从商,一遇骗,二遇盗,三遇匪;遂躬耕,一岁大旱,一岁大涝,一岁飞蝗;乃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此翁文不成,武不成,商不成,农不成。最后学医倒是有点眉目,只可惜不知出了什么状况,把自己给药死了。

据说此文出自明清笑话集《笑林广记》的《杨一笑传》,但《笑林广记》并无此文,应该是今人编的段子。有好事者意犹未尽,续了一个「加强版」:

「初从文,三年不中;改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又从商,一遇骗,二遇盗,三遇匪;遂躬耕,一岁大旱,一岁大涝,一岁飞蝗;乃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遂至地府,久候阎王升堂,不耐,问之,鬼卒曰:王阅足下卷宗,狂笑,休克于后堂,未醒。」

此翁嘎屁后,跑到阴曹地府,干等半天就是不见阎王。问小鬼,阎王在干嘛,为什么迟迟不露面。小鬼道出了实情。原来阎王爷看了此翁的生平事迹,严重笑晕,醒不过来了。


《「金拱门」》A4100000018 · 2019年4月12日摄于突尼斯埃尔 · 杰姆斗兽场

 

第一次知道「麦当劳」,还是大学时在《世界之窗》里读到的一篇文章,只是当时翻译成「麦克唐纳」。「麦当劳」是后来从港台「引进」的。

麦当劳快餐连锁的创立者名叫雷 · 克洛克。上世纪60年代,克洛克从麦克唐纳兄弟那里买下了一家他们经营的小汉堡店。由于当时这家汉堡店已小有名气,克洛克把「麦克唐纳」的店名保留了下来。就是这家汉堡店,最后发展成了现在的快餐连锁帝国「麦当劳」。

三年前,也就是2017年的10月12日,由于股权变更,麦当劳(中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金拱门(中国)有限公司。


《假装会骑车》F0300000323 · 2018年6月15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

 

闹同学是个称职的模特,不怵镜头,鲜有手足无措的时候。我很喜欢拍这小子,一是想给他多留点记忆,二也是拿他练手。

拍闹,我很少导演他,而是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让他自己玩,自己则调整好相机在一边守着,时机合适了就拍一组。对,是一组,然后从中挑一张最满意的。

闹蹒跚学步的时候,为了拍他,我经常在地上趴十几分钟。

很多孩子一见到镜头,第一反应就是两手做蟹钳状。这不怪孩子,是家长们长期「熏陶」的结果。尽管这种照片也承载了某些记忆,但其中留存的信息很少,很乏味。

一张生动的照片比十张「蟹钳手」更有价值。是吧?


《灯塔岛》F0300000321 · 2017年6月25日摄于毛里求斯

 

我觉得吧,趁年轻,尽量多做一点能让自己小感动、小得意的事。这样,老了,就有了跟儿孙们吹牛的资本。

即使不行善,也不要作恶。积攒了太多的无良无德,面对儿孙,真不好弄。

转悠

20200627


《奈良初冬》F0300000318 · 2017年12月7日摄于日本

 

人需要多走走,多看看。

走得越远,看得越多,慢慢地,你就知道自己有多么缈小,缈小到微不足道,一如蝼蚁。

杀熟

20200625


《塞伦盖蒂日落》A3900000003 · 2018年8月9日摄于坦桑尼亚

 

这里的杀熟,不是大数据杀熟,是上海人所说的「独吃自家人」。

人世间有诸多的丑陋,刨绝户坟、踹寡妇门,而杀熟在我看来,更加的丑陋。

杀熟很无耻,无耻到将他人的信任和自己的人格变现;同时杀熟也很是无能,无能到只能靠杀熟来混口饭吃。

杀熟也是需要智商的好吧。

哀你无脑,怒你无良。同情并鄙视中。

1 2 3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