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原》C0000000039 · 2022年5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一天两次新冠筛查,一次是抗原,另一次也是抗原。

记录

20220524


《玩伴》F0100000095 · 2022年5月2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很喜欢这样的场景,有点像丁聪漫画里的小人儿。

给孩子拍照,除非特别有悟性的孩子你可以告诉他或她你的构想,通常不要强迫他或她按照你的构想来做:「站这里」、「手放这儿」、「头抬高」、「眼睛朝我看」,或诸如此类。别说孩子,就连大多业余模特也不会做得很到位,或僵硬,或做作,或呆板,看着也别扭。

找个合适的机位,调整好相机参数,然后让孩子在一定的区域内自由活动。你要做的,就是仔细观察和耐心等待,找时机按下快门。

先学会记录,而后再去试图创造。


《无忌童年》F0300000477 · 2022年5月2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和邻家孩子玩,成了管控期间最大的乐趣。

其实不光是在管控期间,即使是在寻常日子,和邻家孩子们待在一起也很开心。

想过没有,为什么?

因为你不用为孩子的成长劳神费力,不用为孩子的学业殚心竭虑,不用为孩子的婚嫁疲于奔命。总之,你无需任何付出便可得到孩子们的天真和童趣所带来的快乐。

如此,再不开心,你很可能需要心理医生的帮助了。

谢谢孩子们。


《拉萨即景》F0100000094 · 2018年4月8日摄于中国西藏拉萨

 

第二天要回上海了,有些不舍,下午又跑到红山脚下。在一棵大树下找了张凳子无所事事地坐下后不久,便见到她们。

最初以为她们和其他的信众一样,也在转山,还稍稍地感动了一下。但半个多小时过后,发现全不是那么回事。

很多时候,我们乍一看之余不妨再一看,事情可能跟先前想的不那么一样。


《挪威的森林》F0300000475 · 2019年6月2日摄于挪威奥斯陆

 

先是不能出国,接着不能出省,现在不能出区、街道、小区,经常的还不能出户。

像极了小时候玩过的游戏:抓一只蚂蚁放在纸上,然后用圆珠笔在牠周边一圈一圈地画,越画越小,越画越小,直到蚂蚁被彻底困住。

歌舞升平的年代,我们都以为自己很厉害。现在想想,我们能比蚂蚁厉害多少?

一模一样。

无题

20220515


《哈桑二世清真寺》F0300000474 · 2019年4月9日摄于摩洛哥卡萨布兰卡

 

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在光明中留意黑暗。

居安思危,反之亦然。


《飞越珠穆朗玛》A0106000002 · 2012年6月24日摄于中国西藏

 

说一个冷知识:地球最高峰。

地球最高峰是哪座山峰?喜马拉雅山脉的珠穆朗玛峰?也是,也不是,这取决于参照标准。如果以海拔为参照基准,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度为8848.86米,为地球第一高峰。

但地球是一个扁平的椭圆体,赤道到地心的距离比南北两极到地心的距离要多出20公里左右。珠穆朗玛峰顶到地心的距离是6382.3公里,而南美洲厄瓜多尔境内的钦博拉索峰由于位于赤道附近,其峰顶到地心的距离是6384.4公里,多出2100米。

所以,如果以地心为参照基准,地球最高峰应该是钦博拉索峰。


《迈阿密南海滩》A3201000006 · 2017年11月2日摄于美国佛罗里达

 

截止到今天,全球已累计6,270,000人死于本轮新冠疫情,其中中国15,000人,美国1,000,000人,欧洲2,000,000人。

在医学高度发达的今天,这一数字尤为触目惊心。

资本赢了,人类病了,并且病得不轻。


《唐 · 吉诃德》N0000000023 · 2019年12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

 

当一个人深陷于自我臆造的角色中不愿自拔,那么,作为旁观者,抱着娱乐的态度去听,去看。认真不得。认真,你更蠢。


《信念》F0100000088 · 2019年4月28日摄于中国西藏拉萨

 

药,指「一种可以治病的物品」。很明确,药是用来治疗疾病的。

怎么知道哪些药可以用来治疗哪些疾病?需要知道特定药物对特定疾病有某种治疗效果。

以上这些应该都经得起推敲。如果承认这些,那么问题来了:

怎么知道某种药物对某种疾病有治疗效果?靠情怀?靠信念?

断其然,却不知是否然,更不知所以然,肯定是有问题的。


《州桥老街》F0300000455 · 2021年11月19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

 

当下,所有曾经的平凡都觉得弥足珍贵。

华为

20220329


《华为》A0101040014 · 2022年3月29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中环国际

 

昨天结束了志愿者工作,回到家,外婆的手机坏了。上了几家电商平台,都因为近期上海有点严重的疫情不能及时送达。于是今天一早骑车去了中环国际的华为官方服务中心给外婆买了一台华为手机。整个过程也就十来分钟:付款、取货。

自从苹果4S之后,我就开始使用华为手机,直到现在。开始是认为华为手机的定位很商务,稳重,体面,无论什么场合都比较得体;后来,觉得华为品牌很有些情怀,于是使用华为手机也就成为了一种情怀;再后来,因为华为受到美国举全国之力的打压而遇到困难,于是但凡家里需要更新的产品,只要华为有,就全部用华为。

加油,华为。


《信念》F0100000087 · 2018年3月31日摄于中国西藏林芝

 

大疫之下,人性的光辉和良知得以彰显,但与此同时,人心的卑劣和丑陋也昭然天下。


《随手拍》C0000000037 · 2022年2月1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朝花夕拾海派麵馆

 

不喜欢视频,尤其是短视频。

平面媒体,你可以先有一个概览,从而得到一个初步结论,如果感兴趣,就花点时间细读;如果没有兴趣,可以当即放弃。而视频不一样,视频是线性的。你必须从头看到尾才能搞明白它在说什么,有趣还是没趣,有益还是无益。

对于现在非常流行的自媒体短视频尤其不喜欢。先不说这类东西有没有价值,通常随带的夸张的配乐过于喧闹,让人头疼。

可能是上岁数了,我更喜欢在不受其他无关信息干扰的情况下读一些文字。


《盛世中华》A0108030010 · 2012年10月22日摄于中国北京崇文天坛公园

 

北京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落下帷幕。

自打立春那天观看了这届冬奥会的开幕式之后,其实并不怎么关注比赛,而是祈望能有一个媲美开幕式的过程和闭幕式。

这届冬奥会,给了中国一个机会,通过世界各地的自媒体而不是由资本把控的老牌新闻媒体来展示一个真实的中国。

无论如何,北京的这届冬奥会很可能作为百年变局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而载入史册。


《元宵打灯谜》F0300000448 · 2022年2月15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元宵,元月的第一个月圆日。闹花灯、打灯谜、吃元宵。

元宵是什么?看上去像汤圆,但实际不是。汤圆是用湿的水磨糯米粉包馅料,搓圆之后下锅煮熟。所以上海也管包汤圆叫搓汤团。

元宵是将馅料放在铺满干糯米粉的笸箩里摇,使馅料外头沾满干糯米粉,然后用笊篱捞起,快速浸水,快速捞出,稍微沥干之后,再放进干糯米粉笸箩里摇。几次三番,等糯米粉足够厚,就成了元宵。


《家主婆私房菜》B0000000299 · 2022年2月1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米其林」价格构成猜想:

食材:20%,

烹饪:30%,

装盘:50%,包括留白5%,浇汁5%,勾抹40%。

哈哈。


《开涮》B0000000296 ·  2022年2月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正月初五。

今天是个人不分男女、地无论东西,举国上下接财神的日子。

财神被接了几百、上千年,有些岁数了,既怕烦,也不怎么扛得动钱。所以,接财神的方式要投其所好、与时俱进。再鞭炮齐鸣、鼓乐喧天,怕是财神想躲的心都有。

差不多意思的,还有祭灶。祭灶是想叫灶王爷给老天捎几句好话,所以祭品都很甜,这样灶王爷跟老天爷捎话的时候嘴就甜。将心比心,几百、上千年下来,灶王爷即使没得糖尿病,对甜食应该也早腻歪透了。不仿供点咸鲜口或麻辣口的祭品,没准更能讨灶王爷喜欢。

初五「破五」,不是说初五有多破,是说到了初五这天,年节中的很多禁忌可以破除了,该干嘛干嘛。该打扫的打扫,该干活的干活。闹腾了好几天的熊孩子,到了初五,该揍的就得揍。

到了初五,这年就算是过去了。


《无肉不欢》B0000000295 · 2022年1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三林久久圆餐饮

 

无肉不欢,却又见不得垂钓、扑蝶,这事曾经纠结过好些年头。直到有一天在观看《动物世界》时才有了一个可以让自己安心的答案:食肉动物只会为生存而不会为娱乐去猎杀。

比如垂钓。谋食,可;娱乐,不可。


《托莱多火车站》A1304000012 · 2015年10月2日摄于西班牙卡斯蒂利亚托莱多

 

在历经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之后,欧洲迎来了一个从意识形态到科学技术的飞跃发展时期。以蒸汽机和纺织机的出现为标志,工业化大生产逐步取代了传统的手工业生产,生产力得到了数十,乃至上百倍的提升。

恩格斯将自18世纪后期到19世纪前期发生在英国,后来扩散到世界很多地方的从手工生产转向大机器生产的技术、经济变革称为「工业革命」。由此,欧洲开始领先,直到今天。

1 2 3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