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20211029


《秋阳》F0300000424 · 2021年10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上海共青国家森林公园

 

前天天气不错,两人没事去了趟共青森林公园。眼下正是公园最美的时节,大片的醉蝶花开得如火如荼,一年一度的菊花展也盛大开幕。

共青森林公园的全称叫「上海共青国际森林公园」,最初为黄浦江边的一片滩涂,1956年被上海市政府辟为市政绿化苗圃。两年之后,时任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和正在上海开会的全国青年积极分子在这里建立起一处青春实验果园,苗圃因此更名为「共青苗圃」。

中学时,有一年冬天,我们去共青苗圃「学工」。那个年代,每个学生都要「学工」、「学农」、「行军拉练」。这次学工是我们第一次在外过集体生活。头一天晚上,由于过度亢奋,以至于夜半三更都不愿意上床,在几十个人的大寝室里踢毽子、打羽毛球,再不就是胡闹,比如把牙膏挤进几个已经睡成死猪一样的同学的鼻孔里。

那时真的很穷,烟瘾犯了,没钱买,就找来干枯的葡萄藤蔓,用火柴点了当烟吸,聊以自慰。

没几天,有同学的姐姐来苗圃看弟弟,带了一大纸袋的苏打饼干。我们都眼巴巴地指望着同学能分几块解解馋,结果那同学一点也不自觉,不但没有意思意思,甚至还把饼干锁进了大帆布旅行袋。

妈的,走着瞧。

第二天,集体出动,下地干活。我们几个偷偷溜回寝室,找到那只藏着宝贝的大帆布旅行袋,一顿揉搓,直到估摸着应该片瓦不存了,这才罢休。

那天晚上,就听那同学轻声嘀咕:「怎么都碎了?」

还不知足?能有碎的留下已经很幸运了好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