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N0000000010 · 2020年12月3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说好的雪呢?

寒潮如约而至,零下六度,只是没有雪。

近年来上海很少下雪,偶尔的几次小雪,等飘落到了地上,也成了水,积不起来。

印象中,小时候上海的冬天比现在的冷,雪也多,路上会积起厚厚的一层。人踩过,车辗过,便成了冰,溜滑。

中学就读的是原上海市第五十八中学,其前身是「澄衷中学」,由民国时期实业家叶澄衷先生所创立。我们离开后没几年,又重新改用原名,延用至今。

我们的教室在沿街教学楼的四楼。如果座位临窗,又遇雪,那真的很开心,因为可以透过窗户俯看唐山路上小心翼翼的车辆和踉踉跄跄的行人,觉得很滑稽。倘若有人摔倒,四仰八叉的,甚至会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很不厚道。

老师也不怎么厚道。通常她会停下讲课,静静地看着你,直到你看够了,也笑够了,回过神来去看她。这时,教室里往往会有一阵哄堂大笑。

  1. 0楼
    薛华:

    京城这次寒潮风刮的很大,气温很低,晴冷的天气没有下雪。南方水汽充沛,雨雪会多于干燥的京城吧。

    2020-12-30 14:56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