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餐》B0000000308 · 2022年3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继前天第一次小区全员抗原自检后,今天又进行了第二轮抗原自检。

上海的新冠疫情有点严重了:新增确认96例,无症状感染者4381列。除了一部分为在隔离管控区内被发现外,有相当数量的新增病例在管控区外被检出。这就很有些令人担忧了。

昨天晚间,上海出台了防疫新政:从今天凌晨五时起,全市以黄浦江为界分两批做封闭式全员核酸普筛,每批各四天。

几近封城。


《春》D0007000015 · 2022年3月2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

 

今天又忙了半天。小区全员新冠抗原自检。

新冠抗源检测是一种新的新冠病毒快速检测方法。它是检测人体内是否存在因免疫系统受新冠病毒某种结构蛋白刺激而产生的特异抗体来判定是否患上新冠肺炎。现阶段,这种方法因其灵敏度低于核酸检测而只作为一种辅助检测手段。它的优点是快速、简单,通常十几分钟便可自行完成检测。这在当下核酸检测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作为初步筛查的补充手段应该是有一定效果的。


《辣肉麵》B0000000309 · 2022年1月1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220辣肉麵馆松花江路店

 

一周前发朋友圈说,去街对面的悠方生活购物广场吃碗重庆小麵是不是在作死。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忍住了,没去,想等上海这波新冠疫情稍稍平缓些再说。

没想到,也就几天功夫,再去悠方吃麵已经不是作不作死,简直就是在送死。


《工作餐》B0000000307 · 2022年3月2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小区48小时封闭核酸普筛采样第二天,降温,且中雨。

昨天相关人员经过研究,决定今天设两个采样点,双管齐下。这一决定在今天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采样时间大大缩短,并且进行得流畅、顺利。

晚上的工作餐里有一个鸡腿。是巧合,还是有所暗示?

哈哈哈哈。


《工作餐》B0000000306 · 2022年3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上海这一波疫情有点严重了。

全城新冠核酸筛查势在必行,但几千万人的生活和工作又不能完全停滞运行。管理者确实处在一个两难的地位,努力在寻求尽可能两头兼顾的平衡点。最新的政策是,全市以街道为单位进行网格式筛查,即将全市所有街道分「风险」和「低风险」两级,对风险街道进行48小时封闭管理并进行全员筛查,对低风险街道根据自愿原则进行核酸检测。

我所在的街道属于风险地区,3月14日已经进行过一轮筛查。但次日准备第二轮筛查时,接到通知,说为避免「健康云」受挤兑,筛查工作暂停。

四天后,也就是3月18日,接到通知,说小区将于今天零时封闭,做48小时两次全员核酸筛查。所有志愿者再一次被召集起来。


《生日快乐》C0000000038 · 2022年3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少很有像这两年这样,这一天会在上海度过。

疫情之下,生活改变得太多。

无奈,但认命。


《工作餐》B0000000305 · 2022年3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还在上海这波新冠疫情稍稍有点不对劲儿的时候就报名加入社区抗疫志愿者队伍。前天,组织者在工作群里说,疫情形势不怎么乐观,想集中所有志愿者进行一次演练。没想到的是,昨天就接到通知,说整个新江湾城街道今天以小区为单位统一进行全员核酸普筛。

经过一天的紧张而细致的准备,我们这支毫无经验、直接投入实战的「乌合之众」志愿者队伍在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点半,在长达四个半小时的时间内有条不紊地执行组织者的指令,很好地配合了相关部门顺利完成小区全员核酸采样工作。

累,但很有成就感。


《海事塔广场》A0101150003 · 2022年2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徐汇

 

最近天气不错,春暖花开。

前些天跟老祖宗说好,找个暖和些的天气去吃烤鸭,顺便去共青森林公园转转,散散心。周二见天气预报,说周三晴天,便打电话给餐馆,订了座。谁知周三那天刚准备出门,就接到微信说不用接老祖宗了,隔壁门洞发生新冠疫情,小区被封闭了。

所幸,两次已经做了两次核酸检测,全是阴性。

上海的这波疫情来得有点突然,也有点猛。时不时从身边的人那里听到,这个朋友被封闭了,那个亲戚中招了。闹闹他们学校因为有个同学的奶奶是「次密接」全体师生做了不下七次核酸检测。

上海这个防疫「优等生」这回能不能挺得住?

但愿。

破例

20220309


《投篮》F0300000453 · 2022年2月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悠方生活购物广场

 

中午闲散地看着新闻,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开车去接闹闹下课。

平时都是乘地铁去学校接闹闹下课。地铁便捷,单程半小时左右,时间还好把握。要是开车去接的话,首先是校门口停车非常麻烦,经常为能有个停车位,得提前一、两个小时。再者,我眼神不好,打三十岁起,只要路上一掌灯,就不再开车。闹闹下课晚,接到他,差不多天快黑了。

但为了安全,不想再拖着闹闹挤地铁了。最近新冠无症状感染者有点多,怕闹闹中招。

90后

20220226


《九十有七》F0300000452 · 2022年2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南翔古猗园

 

早年在「搜狐博客」写《80后的旅行家》还历历在目,转眼就快是「00后」了。

只要天气合适,总想带着老祖宗出门转转,尝尝鲜,解解闷。自己也老了,能做的只就这些了。

前些天跟她开玩笑,说110岁之前玩的事都交给我。110岁之后,自个儿想办法玩去,因为那时候我也管不了了。

哈。


《挑荠菜》F0300000449 · 2022年2月20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娄塘镇娄东村李楼

 

外婆去年春就想去乡村挑野荠菜。问了朋友大概什么地方能有,结果几十公里路跑去,只能望着大片的田野发愣:一棵荠菜都没找着。应该不是没有,是看见了也不确定是杂草还是野荠菜。

悻悻而归。

又是一年春早时。外婆想起了去年的事,说挑个暖和些的日子再去碰碰运气。也是巧,刚好有个果园、田间杂草方面的专家朋友发了一条朋友圈,展示了嘉定周边二十来种野荠菜的图片。我说,这回可以了,我去请这位高级园艺师朋友现场指导。

在朋友的指导下,历时三个小时,外婆采了有三斤,但最后带了六斤野荠菜回家。多出来的三斤,是朋友担心万一找不到野荠菜,外婆可能会失望,于是一早在老农那里买了三斤先备着。

真够朋友,哈哈。


《小城辛特拉》A3101000011 · 2015年9月28日摄于葡萄牙里斯本

 

随着文艺复兴运动的深入,另一波更加直截了当的反叛揭竿而起,那就是宗教改革。

当时,教廷大权独揽、一手遮天,不仅对包括《圣经》在内的所有天主教教义拥有绝对的解释权,而且还是上帝与教民之间唯一的沟通渠道,拥有上帝与教民的独家沟通权。

宗教改革派认为,每个人都可以对《圣经》有自己的认知和解读,并且每个人都可以独自与上帝沟通。换句话说,宗教改革就是摒弃教廷这个中间商。

宗教改革异常惨烈,教廷对改革派的打压没有丝毫人性可言,很多改革派还没来得及与上帝沟通便被活活烧死。

顺便说一下,宗教改革派并非是一个整体,而是分成无数个宗教派系。但凡反教廷的派系都被归为「新教」或「基督教」。新教教派林立,鱼龙混杂,很多邪教都打着新教的幌子招摇撞骗。马路上那些念叨「耶稣、基督」的老头老太,百分百属于新教。


《花月》A0101140001 · 2022年1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长宁

 

花月,一家主打「御好烧」的日料店。最初为了招待经常出差上海的日本客户特意找的这家店,后来自己喜欢上了。尽管花月似乎经常迁址,十来年间,前前后后还是追着来了五、六回。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对于吃,我有自己的偏好,但总体而言,只要有机会,还是更愿意尝新。性格使然。早年在船厂工作,很多工程师喜欢干批量船,首制船花点精力弄明白后,后续船就轻车熟路,轻松得很。但我喜欢干特种船,独一艘,常干常新,好玩。

尝新,是要冒点小风险的,经常期待满满,最后口味平平。但这并不意味着一无所获。至少,如果不尝试,连知道「口味平平」的机会也没有。

从成功中收获经验,在失败中得到教训,二者都是正收益,都是人生的积累。当然,前提是,「失败」以自己能够承受得起后果为限。

不要以为不尝新就可以避免口味平平,再好的食物,吃多了,终将口味平平。

对于吃,我比较喜新厌旧。


《溏心鹌鹑蛋》B0000000277 · 2021年12月25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万达剑持屋

 

日本人有生食鸡蛋的习惯,生鸡蛋拌饭,生鸡蛋拌生牛肉,生鸡蛋牛丼,生蛋液蘸料,都是日本人的日常。过去中国的日料店也常见生鸡蛋,只是有一年禽流感流行,餐桌上的生鸡蛋从此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半生不熟的溏心蛋。

头一回听到生鸡蛋拌饭,还是第一次出差日本的时候。

抵达日本的次日,在酒店用早餐。老朋友金山信行担心我们初到日本,遇到困惑,便特意从家里赶来酒店,陪我们一起用餐。

早餐是定食,一碗米饭,一碗味噌汤,一段盐烤青花鱼,几片煎培根,一小碟酱菜,再就是一个装在小碗里的鸡蛋。

金山介绍说,日本的鸡蛋都是生吃的:将鸡蛋打在装鸡蛋的小碗里,打散,然后浇在米饭上拌匀了一起吃。说着,他拿起鸡蛋,轻轻地在碗口磕了一下,没见蛋液从蛋壳里流出。他稍稍用了点力,将鸡蛋在碗口又磕了一下,依旧不见有蛋液流出。他索性将蛋壳扒开,一看,一脸的疑惑:「奇怪,今天的鸡蛋为什么是熟的?」

他正准备叫来店家一问究竟,我在一边提醒道:「会不会是店家知道中国人吃不惯生鸡蛋,都给煮熟了?」

金山听了连连点头,「有可能,有可能。」说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刚才表演失败。」

后来跟店家打听,果然是这么回事。


《韩式烤肉》B0000000274 · 2021年12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聚十三五角场店

 

中午全家外出用餐。临出门,顺手把手机充电器塞进了口袋。

原来出门是提醒自己「伸手要钱」: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疫情之下,还得再加口罩和手机充电器。万一碰巧遇到强制隔离,手机能始终保持畅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少年

20211029


《秋阳》F0300000424 · 2021年10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上海共青国家森林公园

 

前天天气不错,两人没事去了趟共青森林公园。眼下正是公园最美的时节,大片的醉蝶花开得如火如荼,一年一度的菊花展也盛大开幕。

共青森林公园的全称叫「上海共青国际森林公园」,最初为黄浦江边的一片滩涂,1956年被上海市政府辟为市政绿化苗圃。两年之后,时任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和正在上海开会的全国青年积极分子在这里建立起一处青春实验果园,苗圃因此更名为「共青苗圃」。

中学时,有一年冬天,我们去共青苗圃「学工」。那个年代,每个学生都要「学工」、「学农」、「行军拉练」。这次学工是我们第一次在外过集体生活。头一天晚上,由于过度亢奋,以至于夜半三更都不愿意上床,在几十个人的大寝室里踢毽子、打羽毛球,再不就是胡闹,比如把牙膏挤进几个已经睡成死猪一样的同学的鼻孔里。

那时真的很穷,烟瘾犯了,没钱买,就找来干枯的葡萄藤蔓,用火柴点了当烟吸,聊以自慰。

没几天,有同学的姐姐来苗圃看弟弟,带了一大纸袋的苏打饼干。我们都眼巴巴地指望着同学能分几块解解馋,结果那同学一点也不自觉,不但没有意思意思,甚至还把饼干锁进了大帆布旅行袋。

妈的,走着瞧。

第二天,集体出动,下地干活。我们几个偷偷溜回寝室,找到那只藏着宝贝的大帆布旅行袋,一顿揉搓,直到估摸着应该片瓦不存了,这才罢休。

那天晚上,就听那同学轻声嘀咕:「怎么都碎了?」

还不知足?能有碎的留下已经很幸运了好吧。


《人闲桂花落无声》D0005000003 · 2021年10月2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

 

人闲桂花落无声,四时更迭剩三分。

时光任由空逝去,冬春夏秋又一轮。

困扰

20211015


《无题》C0000000029 · 2021年10月1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南京大牌档

 

拖着行李到了五角场机场四线黄兴路站,准备前往浦东机场,飞乌鲁木齐。

离车到站还差十分钟,收到消息,说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发生疫情,有先期抵达的团队已经接到通知,就地等待核酸检查。

赶紧致电东方航空,申请无损退票,取消行程,回家。

记录一下,疫情中的日常。

中秋

20210921


《秋》D0004000008 · 2013年11月9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上海共青国家森林公园

 

中秋谑称「月饼节」,所以月饼要吃的。今年态度极好,很用心地吃了光明邨总店、南区老大房以及真老大房的鲜肉月饼,昆明冠生园云腿月饼,蠡园文化生活馆的文创月饼,温州董福林的手工月饼,新雅的大师功夫月饼,美心月饼,贵阳轴承厂月饼,内蒙古蒙特的奶豆腐月饼。

早饭后,翻出两本书来,一本是蔡澜的《旅行食记》,一本是余秋雨的新版《文化苦旅》。犹豫了一下,最后挑了《旅行食记》来读,因为今天是中秋节,想让自己闲散些。

《文化苦旅》是要读的,不过不是现在。过些日子,比如晚秋,天稍稍萧瑟些,那时读起来应该比现更有感觉。


《秋近》A0101040012 · 2021年8月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一暮一朝一日,一秋一春一年。

一茶一饭一隅,一生一世一梦。

1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