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排麵》B0000000351 · 2022年9月17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琪琪麵馆

 

晚上吃泡饭,就了十来块醉麸,有点上头了。连着两顿晚饭吃泡饭了,前天就的是三林酱瓜。

天天吃麵,难得吃一两顿泡饭,简直美味到「惊艳」。忽然想到杨万里的一首诗:

 

老子平生汤饼肠,客间汤饼亦可尝。

怪来今晚加餐饭,一味庐山笋蕨香。

 

哈哈哈哈。


《蚝烙》B0000000344 · 2022年9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密接隔离第十天。大白上门做了一次核酸采样。

上午接到「政务服务便民热线」的语音提示,解除隔离后,也就是从明天起的第2和第7天必须再完成两次核酸检测,整个过程才算真正结束。

17:30,核酸结果阴性,经与居委确认,隔离结束。


《午餐》B0000000343 · 2022年9月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这次密接隔离,确实给生活造成了一些不便,但完全理解,坚持支持。

是放是控,现阶段争论得相当激烈。有一点必须明白,放,是一个不能试错的选项。很多声音称,目前新冠的主流变异奥密克戎传染性强,但危害性小。事实是否果真如此尚不得而知,但是,即便如此,一旦放开后,如果再有更高传染性且同时具有更高危害性的新变异出现,后果不堪设想。而这种可能性在现阶段谁都不能无视。

由控而放,也就是一纸公文的事;而放开后再想控,怕是很难了。

完全可以预见,现在的放开派中有相当一部分会在因放开而造成医疗严重挤兑的时候有完全不同于目前的另外许多说法,而且听上去也都很有道理。


《午餐》B0000000342 · 2022年9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完成了七天的集中隔离,回家。接下来是三天的居家自我健康监测。每天早、晚各一次体温测量,第三天做一次核酸检测。

实测:降体重,节食的效果比运动要明显很多。一周的酒店隔离,每顿七、八分饱,体重下降了2公斤,而之前的一个月,每天步行6公里,体重不过下降了1公斤。要知道,酒店隔离期间,是没有任何运动的。

当然,体重的下降,可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酒店的餐食相对较淡,低盐,致使身体水分流失较多。


《午餐》B0000000341 · 2022年9月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欢阁酒店

 

上午核酸采样,这应该是酒店隔离期间的最后一次。房间环境也做了核酸采样。

今天是酒店隔离的最后一天,根据最新版《新冠防控方案》,从明天起,还需要为期三天的居家健康监测,所以真正「出关」还得下周一。

一周的酒店隔离,是难得的一次体验、一种经历。

挺好。


《午餐》B0000000340 · 2022年8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欢阁酒店

 

三餐,两茶,一书。

今天是来酒店隔离的第六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很短,但好像真没觉得有什么苦闷和不适。从小就习惯独处,现又上了岁数,加之来时就已经降低了预期,于是就没有感觉很糟糕。

当然,心态的自我调节相当重要。这次带了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可读性很强,但经常有些沉重。每每读到悲凉、忿满之处,释卷、旁鹜,以不使情绪随之消沉。

隔离掉所有的不美好,剩下的一切便都很美好。


《午餐》B0000000339 · 2022年8月3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欢阁酒店

 

说一下隔离期间的健康监测情况。

体温检测:除了第一天,每天的上、下午各有一次体温测量。

核酸检测:「闭关」那天在转运车上进行过一次喉、鼻双采,第二天和第三天晚间各有一次采样,第四天轮空,今天上午又进行了一次采样,全都只是喉采,结果均为阴性。

根据第九版《新冠防控方案》,第七天,也就是后天还有一次核酸检测。

所有核酸检测都是上门单人单管,检测机构都是杨浦疾控中心。


《午餐》B0000000338 · 2022年8月29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欢阁酒店

 

这次的餐食都是「丽华快餐」负责提供。这家快餐企业据说是北京奥运、北京冬奥和上海世博的餐饮服务商,算是相当的不错。

早餐大体是点心加粥,午餐和晚餐都是四菜一饭,要么配一个水果,要么配一盒饮料。虽说不上美味,但比想像的要可口。最重要的,都是热的。

一日三餐,由「大白」送到房间门外的凳子上,然后敲门示意。等他离开后,得戴上口罩才能开门取餐。餐具都是一次性的,用完之后,装入塑料袋送到门外,会有「大白」运走。

这次隔离,特意没带任何食物。之前有传闻,说有的隔离点餐量不足,会有吃不饱的情况。我是想,吃不饱,是一次难得的强制节食的机会。

这次的餐量确实有点欠,只能吃到不饿。不过,每次都能在饥肠辘辘的状态下用餐,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午餐》B0000000336 · 2022年8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欢阁酒店

 

这次的隔离酒店是「CitiGo欢阁酒店」,国航路89号,近五角场。

我被安排在529房间,空间不很大,十几平米的样子,布局类似快捷酒店,但感觉蛮时尚的。活动纱窗、遮光窗帘、空调、电视之类都可以手机遥控,很方便。卫洗丽座便器。无线网络,微信登录,网速很快。

看介绍,这家酒店的公共区域相当可以,可惜隔离人员走的是货运通道和货梯,没有接触到任何公共区域。以后有机会专门再过来看看。

房间很干净,没有异味。但门外的过道里弥漫着有点刺鼻的消毒剂的味道。一天数回能听到从走道里传来的风机的声音,估计是在喷洒消毒剂。

前天进房间检查设施时,发现电视遥控器失灵,联系前台和客房服务后,响应很快,送了一个全新的遥控器和两节电池。

感到有些不便的是,房间里唯一的凳子被搬到门外,用作物品的交接台。打电话给客房服务,回答说酒店没有其他备用椅凳可以提供。还好,我发现一个垃圾桶高度差不多,看上去也挺结实,就找了个大塑料袋罩上,权作凳子。

今天是第三天了,完全没有客房服务。脸巾和浴巾也不知道换不换。随他去了,反正我自己也都带着。

如果静得下心,隔离生活总体还是蛮不错的,毕竟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和体验,可遇而不可求。


《午餐》B0000000335 · 2022年8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欢阁酒店

 

这次密接匪夷所思,用上海话讲,简直是「碰着赤佬嘞」。

大前天15:30,午睡刚醒,接信说羽跃羽毛球馆开了,约好昨天16:00。我懵懵懂懂地只看到16:00,其他没注意,以为是当天,赶紧起床,去地库拿了车就直奔球场。如果看清晰日期,到了昨天,球场已经被封,进不去,也就不会被密接。这也就罢了。更巧的是,半道上我得知弄错日期后联系教练,那个时段他刚好有空,于是另外付费特意补了一场。如果教练没空,半道上我也就打道回府了。

前天,抽空去世界路修了个脚,之后见天气凉快,又跑去麵馆惬意地吃了碗辣肉麵。昨天一早就接到隔离通知。

冥冥之中一切都给安排得明明白白。真是连剧本都不敢这么写。


《午餐》B0000000333 · 2022年8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欢阁酒店

 

昨天14:30接连收到杨浦区防控办两条同样内容的短信,说根据大数据排查,我近期可能去过民星路162号和水海隆修理厂区域,涉嫌密接;当晚10:52分再次收到同一部门的短信,说我可能去过民星路160号区域,涉嫌密接。

开始还不以为意,因为之前也有过类似情形,后来不了了之。

今天8:15接到流调电话,明确通知我等待转送隔离酒店。

后来才弄明白,今天上午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新冠阳性确诊患者本月21至24日在其工作单位民星路160号的和水实业有限公司逗留过,而我是24日曾经去过民星路158号的羽跃羽毛球馆。这两个场所共用一个大门,扫的是同一个场所码。

密接,就这么不约而至。


《青溪老街》F0300000500 · 2022年8月17日摄于中国上海奉贤

 

外婆说又到了当季,想吃奉贤的黄桃。于是出发。

计划是:一早出发,先去青溪老街,吃早饭,闲逛,找家茶馆歇歇脚,10:00去附近的农家菜,点个红烧河鳗,再点个农家菜饭,打个尖,然后去市场买黄桃。

现实是:5:45上路,6:45到了青溪,7:00吃完早餐,逛老街。一连找了几家茶馆和咖啡馆,都是9:00开始营业。实在受不了暴热,8:30回到车上,换了身干衣服,奔黄桃市场,9:30打道回府。

鸣谢

20220812


《邻家女孩》F0300000499 · 2022年8月12日摄于中国上海悠方

 

特别鸣谢邻家女孩的倾情出镜。多热的天,40℃。

很可爱的小公主,商场一隅,原地持续造型,时长一刻钟。超强的理解力和出色的表现力,让我顺利完成因左臂肌肉拉伤而不得已的单手拍摄。


《猫趣》E0300000031 · 2011年6月22日摄于中国湖南凤凰

 

1979年的那次高考可能是高考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先考,后填志愿。所有考生的成绩由高到低被划分成数个档次,分别对应重点大学、非重点大学、大专、中专以及技校,既不能升档,也不能降档。

到了可以去查高考成绩的日子,懵懵懂懂地跑去学校。刚进校门,就听见办公楼传来一阵嚷嚷声。抬头一看,一个老师身子探出二楼的窗户,用手指着我,大叫:「你,全校第一!」

她叫杨美心,化学老师,被我们背地里戏称「氧镁锌」。

我的成绩被划在了第一档。当时能想到的志愿就四所:清华、北大、交大、复旦。由于父母希望我能留在上海读书,于是选择了交大。那年,交大的录取分比复旦稍微高些。

其实当时很想报考上海海运学院。因为在那个年代,想环球旅行,当个国际海员是一个最接近现实的选择。


《猫趣》E0300000030 · 2011年6月22日摄于中国湖南凤凰

 

和现在的学制不同,我们那时候小学六年半,中学不区分初、高中,全四年半,中途没有分流,所有中学毕业生都参加高考。不只是本科,大专、中专,甚至包括技校,也都通过高考招生。

两天半后,高考结束。本以为紧绷了两年的紧张神经会就此缓解。但实际并非如此,甚至更加焦虑:由于考生间天壤之别的差异,同一道题,十个人能有七、八个答案。

其实我对数学和物理是有点把握的,语文也还好,问题最大的是化学,有超纲内容。好在之前经常参加市、区竞赛,超纲内容都接触过,不至于一点做不来,只是能不能做对很有些随缘。

那年高考总成绩记得是430分,自己估计,应该能有个350分。但到处找人核对答案后,越来越焦虑,越来越没有信心,最后有没有250分都感觉不太有把握。


《猫趣》E0300000029 · 2011年6月22日摄于中国湖南凤凰

 

1979年7月7日,参加高考。

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春季和秋季各举行了一次。我参加的那次算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三次,中学七八届,大学七九级。

那一年,参加高考的除了应届生,还有历届生以及前两次的落榜生,总人数近470万,而录取名额不到30万,录取率6%,竞争的激烈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今天。只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精神压力也有,但远没有现在的孩子这么大。其中一个原因是,尽管父母看上去也挺着急,但没有现在这么的鸡血和气急败坏。

考试前,父亲问他能帮我做点什么。我说想吃肉。父亲去了菜市场,回来时扛了一个麻袋,里面是十个咸的猪前蹄膀。

考试三天,我别的啥也没吃,就吃咸蹄膀。一顿一个,三天九个。

那三天不记得我洗过澡。除了考试和啃蹄膀,剩下的时间就是睡觉。

多热的天,气温跟现在不相上下,没有空调。

争利

20220703


《猫趣》E0300000028 · 2021年11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万竹园

 

早年,有日本朋友让我在上海开厂,说这样的话,他在中国的加工业务都可以给我。我拒绝了。朋友不解,问缘由。我说这种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加工业务想挣钱,就得跟工人争利,所以不想干。

不是不想挣钱,只是想挣些心安理得的钱。

十几年前,有一家日企找到我,问我们公司能不能长期小批量、多批次地提供他们公司的产品部件。我研究了一下图纸,说我们是钢结构公司,毛坯件制作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机械加工部分恐怕成本不会低。尽管加工精度不高,但由于尺寸很大,需要大型设备。

那时的日本人有一个普遍的误解,就是中国的制造成本比日本低。其实与日本相比,中国在有些方面成本确实低些,比如人工费用。但到了动用大型加工设备时,人工费用所占的比率非常小,加工成本不会比日本低多少。

我当即联系了有能力加工的一家国企,得到的初步报价是好几万一台,而且进度不能保证。听到这一结果,对方苦笑着说,这个价格确实跟日本已相差无几。

我说,先别失望。给我一个月,我来想办法。

我拐弯抹角地找到江阴的一家个体机械加工厂,条件非常简陋。老板姓胡,年轻,务实,而且对机械加工非常精通,这让我对他很有信心。我就现有的厂房和设备提出了一套脑洞大开的改造方案。小胡觉得可行,也愿意尝试。一个月之后,我们用不到三十万元的二手设备做到了原本需要动用国企上亿元设备才能完成的加工,单件的加工费也由数万元降低到数千元。

那家日企听到我的最新报价后,问我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去现场看看。我说你只要在日本验收产品就可以了,至于加工工艺,我需要保密。

有一回出差南通,完事之后拐到江阴那家厂,看看加工情况。临走,不善言谈的小胡诚恳地说,真没想到,他的二手设备竟然可以加工这样的大型部件。他说他们家已经商量好,我的改造方案算技术股,年底时给我分红。

我推辞了,说我做的所有这些都是份内工作。只要他那边工期跟质量都有保证,我们公司的利润也就有了保证。至于我个人,公司会按月给我工资的。


《四季》F0300000486 · 2021年11月2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镜界》,记录的无非三餐四季,间或夹杂了一些无厘头的胡言乱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不觉间竟积攒了2192段文字。

六岁了,《镜界》,生日快乐!


《云栖山房》F0300000498 · 2021年11月24日摄于中国江苏南京

 

外婆挤在后排齐腰高的玉米堆里,手里捧着开裂的西瓜,千辛万苦地回到家后,没顾得上喘口气,立马招呼邻居拿东西。

前前后后五六天时间,三百公里车程。我问外婆何苦来着。她说有吃、有玩,还捎带着两头做点好事,很觉得开心。

好吧,你开心就好。我就权当解闷儿。

只是,昨天又有些郁闷了:打电话给朋友,问西瓜好不好吃。朋友说有一个好像不怎么样。思来想去,感觉一多半是瓜农最后送的那两个瓜中的一个。我判断他不是故意的,应该是疏忽了。

另一个目前不知去向,但愿留在我们家里。


《小镇米哈斯》F0300000497 · 2015年9月30日摄于西班牙

 

吃了午饭,带了200来斤玉米离开老农家,去外岗买西瓜。

半道上我跟外婆说,玉米还差100多斤,按先来后到分给邻居,没轮上的,要不就给捎个西瓜。除了我们自己的二十来个,估计还能再捎十来个。

见到瓜农,我开玩笑说,我们家老祖宗来了,好歹得先开一个西瓜给她老人家接接风吧。我们一边啃西瓜,一边等瓜农去田里慢慢挑。

30来个西瓜,塞得后备箱满满登登。转好账,我随手去关后备箱。就听得「咔嚓」一声,心想坏了,一定是瓜炸了。这种熟透的西瓜当地人叫「地雷瓜」,因为一碰就炸。

打开后备箱一看,果然,炸了三个。瓜农挺客气,说补两个给我们。

告别瓜农,回家。路有点颠,到了高速口,外婆说不知道西瓜啥情况,会不会再炸几个。我停车,打开后备箱仔细看了看,还好,所有西瓜都妥妥的。

外婆很少怀疑我的开车技术。但刚才一下子连炸三个瓜,让她着实感到有点不怎么踏实。

1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