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航空》A0801000002 · 2015年6月23日摄于马来西亚吉达兰卡威国际机场

 

2014年12月28日上午7时24分,一架由印尼泗水起飞的「亚洲航空」QZ8501航班在飞往新加坡的途中失联。这一事件引发了对「廉价航空」安全性的广泛关注。很多人认为,既然是廉价航空,执飞的应该都是一些二手的老旧飞机,因而更容易发生飞行事故。

事实果真如此吗?

以「亚洲航空」为例:亚洲航空目前拥有的机队,清一色是被认为最先进、最可靠、最安全的「空客」飞机,其中航程在4小时以内的短途航线由「空客A320」执飞,少数4小时以上的长途航线由「空客A330」执飞,平均机龄3.5年,这至少在亚洲称得上是最新的机队了。

无独有偶。中国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春秋航空」至2016年末机队规模66架,全部为空客A320飞机,平均机龄3.6年。

和一般人的想像不同,廉价航空更倾向使用新飞机。这是因为新飞机在燃油经济性和维护修理成本上更具优势。除此之外,廉价航空也倾向于使用统一机型,这样不光可以以「批发」的方式降低零件采购成本,同时在飞机的维护、保养、修理以及使用上都可以做得更加专业,因而也就更加安全。

廉价航空究竟安全与否,下面的数据和实例都给出了科学和客观的答案:

根据德国航空媒体JADEC综合数据,2003年到2013年,全服务航空公司客机共发生818次严重事故,导致160架飞机全毁,而廉价航空仅发生112次严重事故,14次飞机全毁。按照廉价航空在全球民航班次中超过20%的比例计算,廉价航空的事故数据也并不比全服务航空更差。根据2006年出版的《航空产业:战略方向》一书,无论是在平均事故数量、近似碰撞事故数量还是飞行员偏航次数方面,美国全服务航空公司和廉价航空公司也并无显著区别。

美国的「西南航空」、欧洲的「瑞安航空」和「易捷航空」、澳大利亚的「澳洲航空」都保持了数十年的飞行安全记录,从未有一名乘客或机组成员死于飞行安全事故。甚至这次尚不能明确航班失联原因的亚航,在之前也从未有过飞行事故致人死亡的先例,拥有几乎完美的安全记录。

2006年3月起,欧盟委员会不定期公布因安全原因被完全或部分禁止在欧盟境内开展运营业务的航空公司名单,也就是俗称的「欧盟航空公司黑名单」。

在2007年6月公布的「黑名单」中,印度尼西亚全部航空公司无一幸免,其中包括这次失联的QZ8501航班所属的「印尼亚洲航空」。但两年后,欧盟单独豁免了「印尼亚洲航空」公司,认为这家航空公司「保持了最高安全标准」。欧盟的这一决定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印尼亚洲航空」的飞行安全状况是可以信赖的。


《飞龙航空》A0701000001 · 2013年7月18日摄于菲律宾西米沙鄢卡利博国际机场

 

廉价航空,正式名称是「低成本航空」,对应的是「全服务航空」。

廉价航空的最大卖点就是低廉的机票价格。我曾经搭乘过很多次的廉价航空,其中一次从上海飞珠海,搭乘的是春秋航空,票价99.00元,比从家到机场的出租车还便宜。

但廉价并不意味着高性价比。除了全网络售票、大量采用自动值机,以及减少航班的地面停留时间、提高飞机的日利用率等一系列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措施外,廉价航空更主要的是通过牺牲乘客的舒适度以及拆分并出售不必要服务来降低运营成本。

廉价航空通过增加座位密度来提高载客量,这样必然会降低乘客的舒适度。另外,廉价航空一般都没有娱乐设施,这样既降低了飞机的采购成本,同时也可以减少飞行重量。

廉价航空的另一个通行做法,就是取消所有不必要的服务,并将这些服务拆分、细化后分别出售,像托运行李、餐食和饮料等。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乘客可以只购买自己所需要的服务即可。这是「廉价航空」与「全服务航空」最大的区别所在。可不可以这样比喻:全服务航空出售的是整车,而廉价航空出售的只是零配件,顾客挑选好后,再由他们组装。因此,在同等条件下,廉价航空的价格其实很可能超过全服务航空。


《采得百花酿成蜜》E0100000001 · 2013年5月2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上海共青国家森林公园

 

这里所讨论的蜂蜜是指由蜜蜂采集的植物花蜜腺的花蜜或花外蜜腺的分泌液,在混合了蜜蜂酶液后经过充分酿造而成贮藏在巢脾内的粘性、透明或半透明的甜味物质。蜂蜜属于天然物质,任何经过化学工艺加工过的蜂蜜都属于「蜂蜜产品」而不能称为「蜂蜜」。

蜂蜜的主要成分因蜂种、蜜源、环境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其最主要的成分是果糖、葡萄糖和水,占了95%以上,其他成分包括维生素、矿物质、蛋白质、氨基酸、芳香物质等,含量极低,只占不到5%。

蜂蜜中含有激素的观点可能源自蜂蜜中的花粉。蜂蜜中确实含有微量花粉,但花粉所含的激素属于植物激素,完全不同于动物激素,并不会对动物的生长发育产生激素样影响。

因此,孩子能不能食用蜂蜜并不取决于蜂蜜本身,只取决于蜂蜜的质量。

1 17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