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

20190130


《财迷》F0300000212 · 2019年1月23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上海大剧院

 

我们家大门背后贴着一张支付宝收款二维码,收款方是闹闹,收的是「卫生间使用费」。

我们买屋子的时候,闹闹他娘老子还是个屁大的孩子。在得知我们家财政发生困难后,她掏出了所有的「私房钱」。按当时的房价,差不多能买下一两平米,够安个抽水马桶。尽管之后装修过几回,但无论抽水马桶安在哪,那块地方的产权一直归她所有。

大几岁后,闹闹他娘老子有了「物权」意识,说她打算对卫生间开征使用费。对于这样的合法且合理的要求,我们无法反驳,自然满口答应。只是告诉她,家里除了卫生间,其他地方的物权归我们所有。她可以待在卫生间里,但要出来,我们同样要收费。

于是大家妥协,相安无事。

闹闹得知这事后,说他正式接管他娘老子的那份产权,开征卫生间使用费。他叫娘老子弄来支付宝收款码,贴在大门背后,还劳神费力地手写了一张《价目表》:「大号」如何,「小号」如何,包月如何,包年如何,贴在收款码边上,要求我们自觉付费。

开始也是好玩,我们隔三差五地扫码付款。只是不久之后,我们就把这事渐渐给忘了。过了几天,闹闹回来,进门就说:「我好像已经有好几天没听到『支付宝到账了』。」说完自己也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前些天,外婆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说是今年的压岁钱。妈妈把钱存进了闹闹的支付宝,买了理财。支付宝的理财收益很直观,天天更新,这下子把闹闹的财迷心又给勾了起来。前天回来,他拿着个拖把冲进我的房间,嚷嚷着说要给我拖地板。我被他弄得一头雾水,说不用,我自己会拖。

后来才知道,他这是在提供「有尝家政服务」,就是大街上拿着块脏抹布给人擦汽车挡风玻璃的那种。在进我房间之前,已经让外婆扫码支付他拖客厅地板的「服务费」了,只是进我房间后,没敢跟我开口要这钱。

  1. 0楼
    薛华:

    闹闹从小就开始在家庭的熏陶下,一边玩儿着一边学习着挣钱了,这不是财迷是长本事啦????

    2019-01-29 19:03 [回复]
  2. 0楼
    梅香淡淡有似无:

    从小有金钱观念并善于运用,相信未来也会运用得当。

    2019-02-01 10:11 [回复]
  3. 0楼
    梅香淡淡有似无:

    有偿家政服务的概念可以有,要市价与之。
    不过传统观念里,生活自理与家务参与是好孩子的标志。
    能自己动手的事情,家长不要替代。

    2019-02-01 10:14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