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流氓」》F0300000334 · 2014年10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公园

 

刚巧还差两个月三岁。

全家在新江湾城公园晒太阳,闹玩球,热,出汗,于是让他把上衣脱了。

可能是这小子觉得大庭广众光着膀子既新鲜又刺激,兴奋得球也不玩了,满公园狂跑,拦都拦不住。


《九岁》F0300000329 · 2020年12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蛋糕上点着十支蜡烛,过的是九岁生日。

这已经是这小子今年第二次过生日了,前些天刚和班上同学一起过了一次。

家里就这小子跟他娘老子烦,有事没事过次生日。实岁,虚岁,农历,公历。

昨天回来的路上,我跟这小子唠嗑:「闹,对了,我们好像很久没吵架了。」

「是哦。要不我们现在吵一架?」

「算了,不真吵没劲。」接着,我又道:「你大了,以后吵架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确实,他眼看着一岁一岁就这么大了,而我,跟着一年一年就这么老了,快吵不动了。


《你个鬼》F0300000313 · 2020年10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

 

照片是万圣节前拍的。

今天去学校接这小子下课。

「饿吗?」

「有一点点。」

「我们去『全家』找吃的?」

「好。」

到了「全家」,他要了个布丁。我让他坐在沿街的窗户跟前,「你快点吃,我去外面抽支烟。」

掐掉烟头,转身回到店里。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布丁不见了,再看这小子,神情怪异。我知道准有事儿,四下扫了一眼,果然,在桌子底下发现了倒扣着的大半盒布丁。

正值下课时分,店员都在忙。我不好意思再给人家添麻烦,找来纸,把店堂给擦拭干净。

我问这小子:「吃过没?」

「吃了一点点。」

「嗯,可以了。反正你也只是有一点点饿,吃过一点点,应该不饿了。」


《跑偏》F0300000311 · 2020年3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

 

说内急,于是去卫生间,一边走,一边哼哼:

 

加油、努力,拉屎要用力。

拉不出,没关系,下次再努力。

 

上周,我和这小子说:「闹啊,你知道你现在到了『猫嫌狗厌』的年纪了不?你要尽量管束自己,不要太过为所欲为。」

「什么是『猫嫌狗厌』啊?」

「小男孩到了像你现在这样的年纪,会有几年特别烦人,见猫踢猫,遇狗踹狗,弄得不但人烦,就连猫狗见了都嫌弃,所以叫『猫嫌狗厌』。」

「这样啊。听爷爷说,爸爸两年级的时候,有一回跟爷爷去北京动物园玩。到了熊馆,非要翻过围栏和熊一起玩,爷爷都拦不住。所以,两年级的男孩应该叫『猫嫌狗厌熊烦人怨』,嘿嘿。」


《玩累了》F0300000306 · 2019年7月11日摄于加拿大新不伦端克

 

最近闹同学又知道了三个冷知识:

镇宅石狮子是分公母的。掌下按个球的是公狮,母狮掌下按的是幼狮。

如何区分蚊子的雌雄?吸血的只是雌蚊子,雄蚊子通常吸食花密之类的植物汁液。

尽管被大多数人所忽略,但招财猫其实也是分公母的。一般认为,摆右臂的是公猫,招财;摆左臂的是母猫,招福。


《放飞》F0300000305 · 2019且7月10日摄于加拿大新斯科舍佩姬湾渔村

 

这小子心大,随他外公。

心大,是比较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老油条。

昨晚,我在阳台喝茶,这小子兴奋地跑过来:「外公,外公,看我的新剃头!」我瞅着他狗啃似的新剃头,犹豫着是该讪笑还是该安慰,操刀手他娘老子跟了过来,「过几天就好了。」

我轻声嘀咕道:「老是『过几天就好了』总不是个事儿。」


《我要飞得更高》F0300000302 · 2019年2月8日摄于中国海南三亚蜈支洲岛

 

一场瘟疫,死人无数,但好处也还是有,比如很久没有听到外婆追着这小子吼:「去洗手!」

每次「放疯」回家,根本不用提醒,闹闹头一件事一定是洗手,还是标准的「七步洗手法」。

今天外出回来,在电梯间等电梯的时候,闹闹突然想起口罩忘在车里了,说回去取。外婆说,口罩就留在车里,等明天「放疯」时再取不迟。这小子喃喃地道:「好吧。不过我不坐电梯了,走楼梯去。」

八楼!他都没犹豫,扭头就往楼上跑。

真是惜命。

迷糊

20200320


《放飞》F0300000299 · 2020年3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江湾湿地

 

前两天从爷爷家回来后兴奋地拽住我:「外公,告诉你啊。今天我跟奶奶比了一下,我原来的皮带在奶奶这个地方,今天到了这个地方。我又长高了这些。」一边说,一边用拇指和食指比划着。

外公夸赞道:「真棒。只是你不止长这些,应该再番一倍。」

「为什么啊?」

「你不会只长下半身而上半身一点都不长吧。」外公幽幽地说。


《课间休息》F0300000298 · 2020年3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江湾湿地

 

外婆和闹闹约定:如果上课表现好、作业完成得好,就每天奖励二十块。至于好不好,由闹闹自我评判。

昨天下午网课结束后,外婆问闹闹今天表现怎么样,闹说不错。外婆打开钱包,没找到零钱,就抽了一张百元钞给闹闹。

闹闹回自己的房间,在「小金库」里数出一沓零钱塞找给外婆。外婆接过钱数了数,说:「闹闹,你好像给多了。你应该找我八十,可是这里有一百一十五块。是不是弄错了?」

「我知道。那八张十块的是找给你的,另外七张五块是给你买菜的。我听你说过,买菜没零钱很麻烦。」


《生日快乐》F0300000297 · 2020年3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江湾湿地

 

以此春色 以介眉寿

称彼兕觥 万寿无疆


《放「疯」》F0300000295 · 2020年3月5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江湾湿地

 

春风和煦、春光明媚,一个早春二月里难得的暖晴天。

趁午间网课休息,赶紧带闹闹到湿地透透气,晒晒太阳。

一出小区大门,闹闹便如脱兔一般,一路狂奔。

还是一月三十日出过一次小区,那次是随我们一起采购,捎带着伸伸胳膊、腿,准备居家抗「疫」。打那以后,就再没出过小区,真是可怜。

昨天全国新增确诊病例148人,而治愈出院倒有2366人,疫情似乎缓解了很多。只是那标成黑色的32例死亡病例依然触目惊心。

但愿一切能尽快过去,让闹闹可以不戴口罩也能安心地在阳光下尽情狂奔。


《饺子》B0000000084 · 2020年2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

 

吃西瓜吃西瓜切切切,包饺子包饺子捏捏捏。

 

凌晨两点,饥饿难耐。起床,先是给自己开了张「固本正气」的方子:

各式餐食 一日四次 每次一顿 早、中、晚、夜宵时荤汤送服

然后下厨房,执行医嘱。

妈妈清早下了五公斤面粉的单,外公快晌午时从小区门外给扛了回来,外婆下午和面、剁馅,最后是闹闹一起掺和着包成了饺子。

尽管闹闹包的饺子也都是馅在里头、皮在外头,但很特立独行,莫可言状。妈妈看了有些吃不太准,疑惑地问:「这是饺子?」

前几天,闹闹闲得神经错乱,用剪刀把自己的头发铰得跟狗啃似的。学校的李老师见了,安慰说,发型很酷,跟当初她给儿子剪的有一拼。我说这叫名师出高徒弟。果然,闹闹没让李老师失望,包出来的饺子跟元宵节那天李老师包的也很有一拚。

元宵

20200208


《元宵》F0300000291 · 2020年2月8日摄于中国上海

 

元宵节。

美术老师布置了一项家庭作业:制作一盏走马灯,待在家里庆元宵。

汤团吃了,灯点了,元宵节就全了。

生活就该这样,要有点仪式感。

昨天一家早十点吃的第一餐,速冻汤团;晚五点吃的第二餐,外婆做的葱油拌麺。闹闹突然说想吃热干麺了。我说好啊,等这次疫情过去了,我们找时间再去武汉吃热干麺。

不为别的,只是喜欢。


《闲疯弟》F0300000290 · 2020年2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

 

一早啃了一块羊排、六个煎馄饨,外加一杯牛奶,心满意足。外婆、妈妈也心满意足。

妈妈每天负责网上下单,外公负责出门取货,外婆负责做成各种美味,就想让这小子多吃点,增加抵抗力。

昨晚下完飞行棋,一家准备洗澡上床。妈妈见闹闹站在镜子前,神情十分诡异,知道肯定哪不对劲儿了。细瞅,还真发现了端倪:这小子的两鬓狗啃似的。问他怎么回事,说是无聊,找了把剪刀自己铰头发,结果就这样了。

他娘老子叹了口气,「你脑子是有机的啊?」

「啥意思?」

「全是屎呗。」

祖宗

20200117


《淘金》F0300000285 · 2014年1月19日摄于中国上海闸北大宁灵石公园

 

寒假作业有一项:制订《家规》。这小子和他娘老子定的《家规》中有一条,就是每天要和家庭所有其他成员互道「我爱你」。

晚上,我突然想起这事,便道:「闹闹,今天作业没完成,因为你还没跟我说过『我爱你』。」

「你不是也没说吗?」

「我是外公,所以应该你先说。」

「我是祖宗。你们都这么叫的。」

也是。放假没几天,已经闹得全家都管他叫祖宗。


《八岁》F0300000283 · 2019年12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上周六,趁一家人齐了,就把闹闹八周岁的生日提前过了。可到了昨天晚上,这小子跑到外婆和我跟前嘀咕:「明天是我的正式生日。」见他一脸的可怜兮兮,外婆问:「你明天能不能在学校里把作业做完?要是能,我就跟你娘商量,明晚再给你过回生日。」他一口答应:「能。」

今天接到他下课,外婆开口就问:「怎么样,作业做完没?」

「大部分都做完了,只剩一点点,回家很快就能完成。」他说。

于是,我们顺道接了他娘老子,一起找地方给这小子过了回「正式生日」。

心满意足地回到家后,剩下的作业果然一会会便做完了,足足提前了一个多小时。

妈的,看来平时作业做得晚,不是作业多,真的是磨蹭。


《星空》C0000000014 · 2019年11月30日摄于中国上海

 

闹同学的习作《星空》。

停车不方便,闹他娘老子守在车里,我去绘画教室接闹闹。回到车里,我问闹:「你的绘画老师怎么一个比一个漂亮?上次那个也超级好看。」

他娘老子一边开车,一边嘀咕:「都是他挑的,他喜欢漂亮的老师。」


《新剃头》F0300000277 · 2019年11月5日摄于中国上海

 

「进博会」,学校还在放假,他娘老子照常上班。一早,他娘老子把他送过来,布置了作业,然后吩咐要是有时间就带他去剃个头。

十一点,作业告一段落,我说:「走,找『托尼老师』去。」

闹闹很疑惑,问:「托尼老师是谁?找他干什么?」

我嘿嘿一笑,解释道:「现在理发师都叫『托尼老师』。」

「为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无厘头,反正都这么叫的。」

和小区隔了一条马路就有一家美发厅,小贵。好在附近有好几家剃头的,于是舍近求远,找便宜的。谁知一连找了三家,一家比一家贵,屁大的孩子光剃个头就得五十。最终还是回到马路对面这家。

闹闹在椅子上坐下,冲着理发师笑呵呵的来了一句:「托尼老师好。」

理发师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等头发剃好,我问多少钱。理发师脱口而出:「四十。」顿了顿,他改口道:「三十吧。」

也不知道是小屁孩剃头本来就便宜,还是那声「托尼老师」起了作用,最终便宜了十块钱。


《乐高课》F0300000276 · 2019年11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这小子喜欢乐高课,不知不觉已经玩了不下四五年。

刚开始,我对乐高的印象就是积木,只是小孩玩儿。但经年累月之后,我发现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乐高不仅可以培养孩子的识图能力和空间感,还可以让孩子初步了解简单的机械原理。比如传动,闹闹至少对蜗轮蜗杆传动、齿轮传动和皮带传动都理解得蛮透的。

根据他娘老子的指示,今天在送他去乐高课的路上让他背了一课《新概念英语》,后来在回家的路上又做了一课《蛋糕英语》。我问他累不累,他说不累;我又问他,在校内、校外这么多的功课中有哪些是不喜欢的。他说唯一不喜欢的就是回家作业。我估计,做回家作业,娘俩没少闹得脸红脖子粗的。

哈。


《「谭鸭血」》B0000000071 · 2019年8月3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丫头生日,说晚上全家一起去吃网红火锅「谭鸭血」。最初听到这名字时,还以为是当年红极一时,现已难觅踪影的「谭鱼头」转世,今天才知道,二者无半点关系。

闹闹今天返校,十一点放学。尽管提前三刻钟到的校门口,但附近马路的两侧已经停满了车。绕了几个圈,最后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里找到一个收费车位。停好车,快十一点了,心急火燎地穿过马路,到校门口,就看见电子屏显示闹闹他们班正在离校。挤过密密匝匝的人群,伸直脖子,想在孩子堆里找到闹闹,可搜寻再三,就是不见这小子。我正在纳闷,就听得身后闹闹同班同学的家长在「嘿嘿」地笑:「糊涂了吧?你家外孙已经是二年级了,现在离校的是一年级。」

哦,闹闹已经二年级了。

1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