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夕阳的金合欢》A3900000004 · 2018年8月9日摄于坦桑尼亚塞伦盖地

 

刚才见到闹同学,问及寒假作业,回话说正常进行中。不过,今天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说是有篇主题作文,要求讲述与生物学家一起探险时的遇险经历。闹同学说,这个好像完全不知道怎么写。我说,探险,还要跟生物学家一起探险,还要遇险。这样的经历别说孩子,就是成人,一亿个人里头也不会有一个。如果非要想像,能想到的,就在融化的冰川发现了被冰封了多少万年的可能带有致使病毒或细菌的动物或人类尸体。这样的作文,确实无从下笔。

我提醒闹,在现实生活中,几年前倒是曾经有过一次可能遭遇危险的经历。不过,面对的不是危险生物,而是掠食动物。

四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和外婆带闹同学去东非草原。一天傍晚,我到酒店后面的停车场,想拍落日。酒店没有围墙,停车场外面便是无垠的大草原。不远处有几株金合欢树,在夕阳的映衬下瑰丽而浪漫。正当我慢慢往金合欢树走的时候,闹同学追了上来,说想跟我一起看夕阳。

突然,在几米开外的草丛里,我发现了一小群正在休息的食草动物。由于天色已晚,分辩不出是鹿还是羚羊。当时第一个反应,是叫闹赶紧退回酒店。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附近很可能会潜伏着伺机捕猎的掠食动物。

我站在原地,确定闹同学已经安全地退回酒店后,没敢转身,而是慢慢后退着脱离这片是非之地。不转身,是不想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掠食动物,这样可以大大降低危险。因为大部分掠食动物都喜欢从背后发动攻击。

时隔多年,旧事重提,是按照闹同学的要求把当时的情况捋一下供参考。


《小儿》F0300000531 · 2015年10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

 

元旦,随妈妈逛城隍庙。路过宁波汤团店,这小子说想吃。妈妈说,太危险了,别因为贪嘴而感染了新冠,那就惨了。

「不管了。进店,吃!感染也认了。」

染病的恐惧终究抵不过美食的诱惑。


《佩姬湾渔村》F0300000530 · 2019年7月10日摄于加拿大新斯科舍

 

这小子似乎是我们家硕果仅存的没有感染过新冠的幸运儿。在全家都出现症状的那几天,这小子也曾发过两天烧。当时怀疑他也感染了新冠,但随后的抗原和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但问题是,这小子的味觉可能出问题了:青菜吃出芥末味,菜饭说是巧克力味。这是新冠后遗症很典型的症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做一次抗体检测。


《向阳而生》F0300000529 · 2017年6月26日摄于毛里求斯艾美酒店沙滩

 

今天半天课,下午带去四平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接种了第二剂新冠疫苗。北京生物制剂。算是完成了全程接种。


《跆拳道》F0300000528 · 2017年7月31日摄于日本北海道札幌定山溪格兰酒店瑞苑

 

今天是新中国缔造者、伟人毛泽东主席129周年诞辰纪念日。这个日子,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已经固化在记忆之中。主席逝世前,每年的这一天,但凡吃食堂的,都会有一碗免费的大肉麵,算是为主席庆生。真的是普天同庆。即使是现在,在主席的家乡湖南韶山,每当主席诞辰,都会出现万人同吃福寿麵的盛况。

今天也是我们家小人第11个生日。由于新冠疫情汹涌且凶险,这个生日是11年来最简单的一个: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甚至都没敢出去拍张纪念照。

无论如何,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守护

20221221


《走光的跆拳道》F0300000527 · 2017年7月31日摄于日本北海道札幌定山溪格兰酒店瑞苑

 

走光的跆拳道,嘿嘿。

征询过意见,说照片可以公开。

那天说带他去泡温泉,这让他有点小激动,直接在酒店的大堂里来了组跆拳道。然后,泡温泉;然后,蒸桑拿;然后,鼻血喷涌而出,一下子傻了,乖乖地躺在我的臂弯里,让我捧回酒店房间。

新冠疫情爆发的三年间,一直在竭尽全力地保护这小子的安全。只要疫情稍有异样,便会采取措施让他尽可能降低感染风险。

前些天,得到疫情管控即将放开的消息,就和外婆商量着把这小子接回家。谁知这小子被煽情了,说不想离开妈妈,气得我摔门而出。只过了几天,妈妈身边的大部分同事都感染了新冠。直到这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说想来外公、外婆家「避难」。

一直在尽力。明知有些事不能幸免,但尽力了,会少些内疚。

一起加油,争取进入决赛圈。


《「花滑」》F0300000525 · 2022年10月3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东外滩

 

劳神费力地忙活了一星期,总算让这小子打上了第一剂新冠疫苗。北京生物制剂。

误打误撞的,这小子之前错过了好几次疫苗接种机会。

尽管现有新冠疫苗对目前的新冠流行毒株的预防效果并不理想,但对降低重症或死亡风险还是相当有效。如果没有禁忌症,每个人都应该接种新冠疫苗,尤其是高龄老人和未成年孩子。


《秋日的稻田》F0300000514 · 2022年11月12日摄于中国上海金山

 

正准备下高速,大的说想去一趟卫生间。很幸运,出了收费口,便见路边有一市场,门口竖着「公共厕所」的牌子,蓝底白字,很是醒目。拐进去,小憩片刻。更幸运的是,重新上路后,误打误撞地进了一条村道,拐弯抹角地走了几公里,眼前出现了大片的稻田,以及正在收割的「久保田」。

大的小的一同喜不自禁,大呼小叫道:「这就是稻田?这么漂亮?」

「不然呢,这时节,我们至于三天两头往郊外跑?」外婆在一旁幽幽地道。

「长这么大,还真不知道稻田会是这么漂亮。」

有点出乎意料。原以为孩子们见过深秋岚山的红叶,见过夏末富良野的花田,对朴实、本真到掉渣的稻田会不以为然。

看来,现实中的乡村、田园,比诗或散文中的更感染人。


《小「架梁」》F0300000510 · 2022年10月3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东外滩

 

不知道是因为遗传还是因为网课,闹同学近视了。

眼镜配了有一年多,起初可能戴着不习惯或活动不方便,就上课的时候戴一下。但最近注意到,他除非戴墨镜,通常都戴着近视镜,估计是不怎么离得开眼镜了。

「架梁」,沪上俚语,指「眼镜」,也指「戴眼镜的人」。


《小王八蛋》F0300000507 · 2022年10月1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

 

周日。玩了整整一天,晚饭后回家的路上,妈妈说:「回家后做一页语文卷子。」这小子一下子不乐意了:「晚上没时间玩了。」

我听不下去了,说:「都玩了一整天了,晚上做点作业又不过分。再说了,就一页卷子,用不了多少时间。」

「要一个半小时。」

「如果是考试,也就一节课时间。一页卷子做一个半小时,亏你说得出口。」

「那就一个小时。」

「这样吧。明天你开始上网课了。如果想让外公来陪你,那今天就半个小时把妈妈布置的作业做完。」

回到家,仅仅过了半小时,就收到了这小子的语音私信,八个字:「老子八分钟做完了!」

妈的,小王八蛋!


《猜猜都是谁》B0000000371 · 2022年10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杨树浦咖啡厅

 

拿铁甲和肉桂坐在顶层露台看江景、闲聊天,小熊招呼拿铁乙:「走,我们下去疯。」

小熊脚穿轮滑鞋,下不了楼梯,拿铁乙只得连提带抱着把小熊弄下楼。到了楼下,小熊见拿铁乙累得半死,有点不好意思,但又不直接言谢,拐弯抹角地道:「我们俩的关系,你猜一个词语。」

「『冤家对头』?」

「有点接近,但不对。」

「那是什么?」

「『相爱相杀』!」

天!哈哈哈哈。


《观天》F0300000506 · 2022年10月15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

 

一起「三天两核酸」,没戏唱,但又不能让这小子憋着,于是带去僻静处,说气象台预报两小时后转晴,去拍照玩。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气象台执着地预报着下午四时开始转晴。

四时,再看天,从最开始的多云变成了阴天。闹同学感叹:「天有不测风云。」

再看天气预报,依然是:晴。


《玩》F0300000505 · 2021年5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公园

 

闲聊天。

妈妈:「疫情好像又有波动了。要是妈妈去隔离,你怎么办?」

闹闹:「好像不好办。」思索片刻,「那就我跟你一起去隔离。」

妈妈:「我如果密接隔离,你算次密接,要居家隔离,人家不会让你去酒店。」

闹闹:沉默,心事重重。

外公:「你担心啥啊。居家,就来外公、外婆家,我们陪你一起隔离就是了。」

闹闹:「对哦,哈哈哈哈,感觉瞬间变得丝滑了,哈哈哈哈。」

概念

20221005


《玩》F0300000504 · 2022年5月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昨天完成了25米室内泳池20个来回1000米。尽管有些累,但明显感觉得到这小子的兴奋。

其实并不真正关心闹闹的运动量,让他完成1000米的小目标,目的在于向他灌输什么是「信念」,什么是「信心」,什么是「坚持」,什么是「坚守」。这种概念性的东西很难说得明白,说明白了也很难有效果。最好的办法是在实践中慢慢理解和体会。

前几天还向这小子灌输了另一个概念:「情绪控制」或「情绪管理」。处在叛逆期的孩子情绪很容易激动,有时甚至莫名发火。但自从让他了解到情绪是可以控制和可以管理的之后,确实避免了几次无谓的情绪波动。那天跟他妈妈说:「我刚才差点又发无名火了,但我努力控制住了。」

不可能百分百管得了孩子的行为,但可以灌输一些概念,提供一些经验,让孩子慢慢学会自我管理。


《闹闹闹元宵》F0300000503 · 2022年2月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正式聘请闹同学为我的私人游泳教练。

花了老鼻子的时间和老鼻子的钱,闹同学现在的游泳技术真算是可以的,完全有资格当我的私人教练。

说实在的,我不喜欢泡游泳池,觉得脏。各种的人体代谢物、脱落物应有尽有,想想都蛮恶心的。但为了闹同学,咬咬牙,都忍了。

之所以要这么做,自己确实有运动需求,但最主要的还是想借此帮这小子改变一下做作业拖拉的坏习惯:要当教练可以,但得挤出时间才成。

这小子现在乐此不疲,一有空就嚷嚷着叫我去游泳馆,其驱动力,一是有成就感。学了这么多年的游泳,现在可以当教练了,感觉很拽;二是有「不菲」的收入。一小时一百个大洋,即教即付,从不拖欠。

不过,到底是受过比较正规训练的,这小子教得像模像样,纠正了我一大堆的「野路子」动作,收效显著。现在的重点是得想办法保持住这小子的一腔热情,让他持之以恒。

哈哈哈哈。


《外婆的爱马仕》C0000000048 · 2022年9月10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女人都爱包,但包跟殷实的家底才般配。说来惭愧,这方面外婆欠缺很多,所以只得退而求其次,爱篮子,爱笸箩。

前两天在朱家角买酱瓜,顺手买了个篮子提着。到家后爱得不要不要的,非要我给拍张照,说留个纪念。可一个破篮子,怎么看都跟个要饭篮似的。

找了些蔬果装了,拍了几张,算是交个差。


《晨练》F0300000502 · 2022年8月2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好日子就快到头了:开学在即。

军训夏令营结束之后,为了让这小子保持早起的习惯,以适应即将到来的开学,跟他约好,每天六点半起床,一起去晨练。

当然,威逼太过分,是通过利诱:前一天由他挑一家离家一、二公里的早餐店作为目的地,步行过去,用餐,然后稍事休息,返程。

效果不错,已经冒着酷暑坚持了三天,并且兴趣盎然。有一回往返超过五公里,蛮厉害的。


《防范区》F0300000473 · 2022年5月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人类学家邓巴在《你需要多少朋友》这本书中写道,从石器时代的原始部落,到罗马帝国的部队编制,许多人类团体的组成人数,都会很奇怪地落在150这个数字上。

「即使到了现代社会,无论你的社交媒体粉丝是否破千,你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只能和大约150人维持稳定的人际关系。因此,这可能就是人类认知能力的极限,你的大脑最多就只能应付150份社交负担。

「此外,这里所谓稳定的人际关系,指的是每年至少会联络一次,过年看到的三叔公二婶婆四姨丈五舅伯,应该全都能算在内。如果是没事就爱聊天瞎扯、讲干话的这种好朋友,那平均而言只有12至15人左右。

「所以说,朋友这种东西真的是多了也没用,毕竟你每年还可以联络一次的,顶多150人,而真正会在乎你死活的,也就那15人。」

 

「19世纪的英国工程师丘比特爵士发明了一种刑具:犯人得不停地踩着踏板来带动滚轮转动,再把制造出来的动力用来抽水或者研磨谷物。在惩罚犯人的同时,又能创造一定的生产力,这种刑具乍听之下还真是挺有创意。

「这就是现代跑步机最主要的雏形,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英语中,『跑步机』一词由『脚踏』和『磨坊』两个单词组合而成。

「不过,就像西西佛斯推石头神话所暗示的一样,重复无意义的劳动的确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所以这种刑具后来被英国政府立法禁止了。

「有点哀伤的是,现代人的工作就够像是在坐牢了,结果竟然连休闲娱乐都是建立在以前的酷刑上。难怪我们常在跑步机上怀疑人生。」

 

前天晚上准备离开时,闹闹让我等等,然后塞给我一本书,要求我好好读,并且必须读完。书的名字叫《怪奇事物所》,以上二则「冷知识」就出自这本书。

我很喜欢闹闹对课本以外知识的关注。很小的时候,即使看电视,也引导他看一些自然、风光、考古或探索之类的纪实类节目。这种兴趣他一直保留至今,而且欲罢不能。

这,真的挺好,人不容易变傻。


《闹闹闹花灯》F0300000450 · 2022年2月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悠方生活购物广场

 

上完绘画课,闹说想去地下一层的盒马买鲜奶冰淇淋。我说没戴口罩,盒马管得紧,肯定不让进。这小子颇感失望,但转眼便「嘻嘻」地笑了,说:「有办法。」

「啥办法?」

「一楼有一部滚梯,直通盒马,没人管。」

对啊。我想起来了,确实如此。这办法应该能行。

这小子带着我,拐弯抹角地找到了滚梯,但更加的失望。只见滚梯口立着一块告示牌:出于防疫需要,本滚梯只上不下。

「算了,我们去碰碰运气,跟盒马门口的保安商量商量,看能不能进去买冰淇淋。」我说。

闹觉得希望不大,垂头丧气地跟着我下了楼,来到盒马门口。

完全出乎意料:盒马的入口放着一盒口罩,供人免费取用。

我们白忙活了半天。哈哈哈哈。


《「山楂组合」》F0300000444 · 2022年1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宝山新兴坊

 

考完试回到家,摇椅上一躺,跷着二郎腿,一边看电视,一边五音不全地哼哼着自编的小曲:「老年人的生活真快活。」见状,我说:「你这样很『渣男』。」他嘻皮笑脸地看着我:「要『渣』一起『渣』。以后我们三个就叫『山楂组合』。」说着,哈哈大笑。

放假的第一天,他娘老子就带这小子去给故去的先人们扫墓。听他娘老子说,闹闹跪在坟前嚎啕大哭。

被感动到了。

有此「渣男」,夫复何求?

1 2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