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唱》F0300000410 · 2021年6月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双语学校

 

那天接他放学。一见面,他兴奋地告诉我:「外公,你知道吧,老师让我领唱!」

「你?五音不全怎么领唱?」我满腹狐疑。

「我五音全的好吧。我唱给你听!」结果五音未见不全。

我说,「好吧,算你五音全的。加油!」


《作法》F0300000411 · 2021年3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五月的最后一天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期末考试、放暑假。

这场疫情着实把闹同学给憋惨了。

前两天跟我说,这次暑假想出去玩。我说∶「可以呀,等你放假,并且有空,我们就带你出去透透气。」

「不是门口转转,要坐飞机的那种。」

坐飞机的那种。

坐飞机的那种。

好吧,如果可能。

涂鸦

20210529


《涂鸦》F0300000408 · 2021年5月29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悠方生活购物广场

 

吃完饭准备回家,半道上见「梦笔堂」在大堂里设摊,画伞,立马讨来伞、笔,涂鸦起来。

这小子喜欢涂鸦,想像也很天马行空,画出来的东西蛮有意思的。前几天见丫头家客厅一角塞着一张奖状,杨浦区什么绘画比赛小学组一等奖。

嗯,长大后开一家美甲店应该可以的。


《放飞》F0300000407 · 2021年4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这是闹同学的一篇作文。在孩子的眼里,长辈经常会是神一样的存在。

文中一字未改,所有病句及错字均原样保留。

说真的,被感动了。感觉所有的付出没有白费。

 

《万能的外公》

 

我的外公什么事都会,他简直就是我的万能外公。

当他做糖醋排骨时,他就像一名米其林大厨;当他照顾花花草草时,他就像一位勤劳的园丁;当他逗我开心时,他就像一个滑稽的小丑。他也是一个可以带我环游世界的旅行家;是一本可以解答我所有问题的百科全书,还是一位可以用相机记录下我从小到大无数重要时刻的摄影师。

可是,最暖心的还是他的「超人模式」。

有一次,我在篮球训练时,脚踝韧带拉伤了。见到外公时,我很懊丧。

我含带眼泪说:「外公,我的脚受伤了,好痛好痛,你能扶我吗?」

外公二话不说,直接把我抱起来就走。

「外公,不行,我很重,你抱不动!」

外公摸摸我的头,笑着说没事,他抱得动。

他抱着我下楼,上楼,过马路,坐地铁,直到回家。我想想,平时他背个书包就很累了,现在除了一个大书包,他的肩上还有一个那么重的我!天哪!他的腰疼又会犯啦!

果真,第二天,外公的腰疼犯了,起床都废劲。外公说,比起自己的腰,他觉得我的脚更重要,他会在我需要被保护的时候用尽全力。

我爱我的外公,他也非常爱我。也许你只觉得他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老头,可就是因为他爱我,他才成为了我的万能外公。他那颗爱的种子在我心中发芽,开花,结出了好多好多幸福。


《少年》F0300000402 · 2021年5月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公园

 

可能是担心我患老年痴呆,上一周,这小子去学校图书馆挑了一本美国人大卫 · 克里斯蒂安写的《极简人类史》回来,要我读。

好吧,花几天时间,一杯茶,一支烟,把这本书好好读一下。


《旺山》F0300000401 · 2021年5月7日摄于中国江苏苏州

 

国际护士节。

一早,丫头在小区群里义务开团,团购鲜花。我说,今天是护士节,小区里的护士今天名单,我可以赞助。

感觉外婆一直在过节:母亲节,教师节,护士节,劳动节,妇女节,跟重阳节也快沾上边了,但最重要的是护士节,因为外婆首先是一个护士,一个称职的护士。

早年在泰国的一座荒岛上,外婆还和泰国军人一起抢救过溺水者。厉害吧。

规则

20210506


《射门》F0300000399 · 2021年5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公园

 

现在接闹闹下课,通常都是搭乘地铁。

上海的地铁票不便宜,自从身高达到购票标准,闹闹光地铁票就已经花了小一千。尽管在过闸机的时候,很多孩子在家长的怂恿下逃票,但闹闹从不会忘记刷交通卡。

过马路不闯红灯,不乱扔垃圾,公交或地铁车厢里不饮食、手机不外放、不大声喧哗,闹闹都做得很好。这很让人欣慰。

将规则意识深植于孩子的意识之中,让遵守规则成为孩子的行为准则,这对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


《外婆聊发少女狂》F0300000392 · 2021年5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公园

 

外婆狠狠地秀了一把无中生有的球技。

上岁数了,见人多容易烦。这回「五一」小长假也没出去凑热闹,就带着闹闹一起骑自行车去离家不远的公园,晒晒太阳,踢踢球。玩累了,再一起跑去新疆人开的「疆域时光」,啃口馕,撸个串。也挺开心。


《接球》F0300000386 · 2021年4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上午接下课。走半道,这小子一转身,发现我在身后用手机拍他,问我拍什么。我说他手里握着保温杯在路上晃悠,很有点老干部的范儿。他狂笑,说老干部不是这样的。老干部手里的杯子应该印有「建党70周年纪念」字样,并且是不锈钢盖的透明保温杯。

他这话,真把我给笑喷了:这小子的描述超有画面感。我给他脑补了一下,说杯子里不应该泡着几粒枸杞以及几朵小菊花?

哈哈哈哈。


《运球过人》F0300000384 · 2021年4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有几天了,他娘老子跟我说,家里的蒲公英开了,找个好天气给闹闹拍几张吹蒲公英的照片。

昨天朗晴,蒲公英也恰好盛开。吃了午饭,我背着相机在小区里转了一圈,找好机位,然后去他们楼下等。

几分钟后,先是门洞里飞飞扬扬地飘出一连串的蒲公英,紧接着他们娘俩出现在门洞里,一脸的沮丧:「完了完了,风太大了,蒲公英全吹秃了!」

如何拍好蒲公英?

先要有一枝蒲公英。


《「阿玛尼」》F0300000377 · 2014年8月22日摄于中国上海宝山

 

昨天放学,爷俩在地铁上闲聊。

「外公,你看我裤腿。」

我一看,裤腿膝盖处密密匝匝缝补了好多针线。

「知道吧?这条裤子已经穿了三年。坏了,妈妈说缝好了打篮球穿。」

我表扬道:「厉害了。这才是我喜欢的样子。」

「你更厉害。记得你有一条裤子一直穿到裤腿快断了。哈哈。」

真的长大了。让人欣慰。

记得两岁半那年,带他楼下小花园透气儿。他在我面前晃晃悠悠地转了好几圈,见我没反应,忍不住道:「外公,你没看见吗?」

我疑惑地看着他。「看见什么?」

「我今天穿的。」

「怎么了?」

「『阿玛尼』!」最后那个「尼」还带着升调。

说着,又开始晃晃悠悠地在我跟前转起圈来。拽,还一脸的六亲不认。


《享受阳光》F0300000375 · 2017年6月26日摄于毛里求斯

 

在毛里求斯的时候,这小子说去酒店的露天泳池游泳。我说现在是非洲的冬季,水很冷。他不信,坚持要去。

进了泳池,脚刚沾到水,两条细胳膊死死地箍住我的脖子就是不肯下水。

我也太无辜了,你出的主意,结果让我一个人泡在水里挨冻。想都甭想!我直接把这小子扔进了水里。

在冰冷的水里挣扎了几分钟,实在受不了了,跟我求饶:「外公,不行了,太冷了。我们不游了好吗?」

一捞上岸,这小子迫不及待地跑到阳光下。那个爽,恐怕能幸福好些天。哈哈。


《哈马马特麦地那》F0300000373 · 2019年4月10日摄于突尼斯哈马马特

 

好吧,继续窝在上海度过你的生日,因为新冠疫情。去年,再算上今年。

不过,即便如此,今年的这个生日也应该很开心了,因为一过再过。

哈哈哈哈。

作法

20210315


《作法》F0300000369 · 2021年3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前两天接下课,见他手里拿了一件泥塑之类的手工,像是非洲或是美洲原住民的图腾柱;昨天在他书房里见一硬纸板手工,问他是什么,他说是面具。

弄不懂这小子为什么突然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感兴趣。趁昨天难得放晴,我把他拽到楼下,他负责「作法」,我负责记录,留几张照片。等哪天这小子得道成仙,也算是「珍贵」的影像资料。

「起居歪注」可不就是干这个的嘛。哈哈哈哈。


《突发奇疯》F0300000356 · 2016年10月29日摄于中国台湾台北和平广场

 

晌午,我给闹闹看了他三年前在台北和平广场突然发疯的照片,结果这小子嘴里的半个馄饨差点没喷出来,一边狂笑一边发出连串的灵魂拷问: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我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怎么做到的?」

你在台北,你在发疯,至于你为什么会这样以及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哪知道啊,鬼才知道。

哈哈哈哈。


《「足球流氓」》F0300000334 · 2014年10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公园

 

刚巧还差两个月三岁。

全家在新江湾城公园晒太阳,闹玩球,热,出汗,于是让他把上衣脱了。

可能是这小子觉得大庭广众光着膀子既新鲜又刺激,兴奋得球也不玩了,满公园狂跑,拦都拦不住。


《九岁》F0300000329 · 2020年12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蛋糕上点着十支蜡烛,过的是九岁生日。

这已经是这小子今年第二次过生日了,前些天刚和班上同学一起过了一次。

家里就这小子跟他娘老子烦,有事没事过次生日。实岁,虚岁,农历,公历。

昨天回来的路上,我跟这小子唠嗑:「闹,对了,我们好像很久没吵架了。」

「是哦。要不我们现在吵一架?」

「算了,不真吵没劲。」接着,我又道:「你大了,以后吵架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确实,他眼看着一岁一岁就这么大了,而我,跟着一年一年就这么老了,快吵不动了。


《你个鬼》F0300000313 · 2020年10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

 

照片是万圣节前拍的。

今天去学校接这小子下课。

「饿吗?」

「有一点点。」

「我们去『全家』找吃的?」

「好。」

到了「全家」,他要了个布丁。我让他坐在沿街的窗户跟前,「你快点吃,我去外面抽支烟。」

掐掉烟头,转身回到店里。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布丁不见了,再看这小子,神情怪异。我知道准有事儿,四下扫了一眼,果然,在桌子底下发现了倒扣着的大半盒布丁。

正值下课时分,店员都在忙。我不好意思再给人家添麻烦,找来纸,把店堂给擦拭干净。

我问这小子:「吃过没?」

「吃了一点点。」

「嗯,可以了。反正你也只是有一点点饿,吃过一点点,应该不饿了。」


《逗你玩》F0300000382 · 2013年10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青浦

 

一岁多,不满两岁时,有一阵给这小子拍照特别费事。

因为他个子小,所以我很多时候都是躺在地上给他拍。而只要见我躺下,这小子就立马跑过来坐到我肚子上。经常的,我故意站着,想等他分神后再躺。他也不急,就这么斜着脸,用余光看着我,等我躺下好跑过来。


《红色敞篷车》F0300000380 · 2014年10月12日

 

不到三岁,闹同学就实现了男孩都会有的豪车梦。那天,他坐上了一辆红色敞篷车,一脸的满足。

1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