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诊

20240518


《金鸡独立》F0300000620 · 2024年5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普陀

 

1月15日在儿童医院泸定路院区做了一次双膝外翻矫正手术,今天下午复诊。医生的结论是,恢复得很好。

下一次复诊被安排在七八月的暑期。

揭盖

20240422


《揭盖》F0300000617 · 2024年2月12日摄于中国浙江嘉兴海盐官酱园

 

下午四点五十六分,闹同学在群里发了条消息:「5000!」后面还跟了个戴墨镜扮酷的表情。

「5000」是之前说好的,这次期中考试能进班级前三分之一外公的奖励数字。

娘老子装糊涂:「什么5000?」

「班级前10,年级前25!」

娘老子继续装糊涂:「真的假的?!」

其实闹同学的成绩我们中午就知道了,而且奖励也已转入了他的支付宝帐号。只是我们商量好,都装不知道,让闹同学有一个给我们惊喜的机会。

这次真的不容易。考前半个月,闹同学肺炎,每天只能上半天课,因为得去医院吊好几个小时的抗生素。这对学习影响还是蛮大的。

前两天接他放学,一上车就央我:「你什么也别问。」

「问什么?」我一头雾水。

「考前测验成绩呗。考砸了。」

「考砸就考砸呗,你知道我对你的学习成绩远没有对你的学习态度看得重。再说了,考砸了也好,我能省下不少钱。」

「省钱?想都别想!」

嗯,这才是我看中的。

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对闹同学的考试成绩远没有他娘老子那样在意。我在意的是他对生活和对学习的态度。认真了,努力了,就好。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不能期望太高、要求太多。

吐槽

20240331


《绮园小憩》F0300000615 · 2024年2月12日摄于中国浙江嘉兴海盐

 

英语课,老师让学生给学校食堂写个评价。忍了六年的闹同学讲了个故事:

 

Harry Potter came to Hogwarts.

Dumbledore said: "We have some new food from a muggle school YPBS. Everyone can try some."

Harry Potter: "I have much muggle food from my uncle." Then he tried a tinnnnnnnnny little bit.

Lord Voldemort was happy, because:

Harry Potter was dead.

玩儿

20240320


《早春的阳光》F0300000614 · 2024年2月14日摄于中国浙江嘉兴子城

 

每个周末都要去上两个小时绘画课。

那天闲聊,提及此事,便问他:「你是上一个小时漫画,一个小时速写?」

「都不是。两个小时素描。」

「你不是漫画和速写在考级吗?怎么又冒出素描来了?」我很好奇。

「漫画和速写我没学过,考级都是直接去的。素描倒是很系统地在学,但没考过级。」


《「哟」长声长音》F0300000613 · 2024年2月14日摄于中国浙江嘉兴

 

「哟」发长声、拖长音是个什么动静,敬请自行结合画面脑补。哈哈哈哈。

周末,接放学。

开车的外公:「没有坏消息?那就是好消息。」

坐副驾驶的闹同学:「嘿嘿,有一个坏消息:数学考了个B。大题,答案对的,解题方法跟老师规定的不一样,被扣分了。」

「学习成绩波动很正常。这对外公来说算不上坏消息。」

「那什么是坏消息?」

「比如惹你妈哭。」

「嘿嘿,那就没有坏消息了。」

「以前为什么老惹你妈哭?」

「是啊,以前为什么会惹老妈哭,真是匪夷所思。」

得瑟

20240308


《嘿嘿》F0300000612 · 2024年2月14日摄于中国浙江嘉兴子城

 

晚上临睡觉胡乱翻一下手机,见到了这小子发的一条朋友圈:「两个小时換来的,什么实力我不用说了好吧。」配图是两张《社会艺术水平考级证书》,一张是「速写」,五级;另一张是「漫画」,九级。

得瑟。


《站没站相》F0300000609 · 2024年2月14日摄于中国浙江嘉兴子城

 

给他拍照,他一刻不闲,老动老动。问他啥情况,他说:「你直管拍,我保证每张不同样。」

下午回的上海。

晚上,他娘在「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发了条消息,说她收拾屋子的时候,她儿子不光收拾好了行李箱,还把換洗衣服用洗衣机洗了。我见到消息,有点小感动的。像这种事,能主动且毫不张扬地做了,真的长大了。


《嘉兴博物馆藏品》M0000000040 · 2024年2月14日摄于中国浙江嘉兴

 

参观嘉兴博物馆。

「外公,知道这是啥坐像吗?」

「不知道。」

「我知道。」

「告诉我。」

「坐没坐相。」

今天下月初五,迎财神的日子,微信朋友圈被各种的貌似虔诚刷屏,而我们却在肆无忌惮地胡说八道。

活该我们家发不了财。唉。


《大棒骨》B0000000565 · 2014年1月1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虹霞浓汤骨头煲

 

不知道食品安全的现状如何,但人们普遍感到不省心是肯定的。对食品安全的担忧,在很长一个时期内,比如几代人这样的时间尺度,恐怕都会有或深或浅的阴影。

闹同学喜欢啃大棒骨。一放假,便带去一家有些年头的大棒骨火锅店过过瘾、解解馋。

啃着啃着,闹同学有点不对劲儿了,小心翼翼地问:「外公,为什么每根骨头上都有小针眼?」

我定睛一看,果然,在一根胫骨的一侧,确实有一个很细小的针孔。想想像这么便宜的大棒骨,又是有些年头的店家,真犯不着搞什么幺蛾子。想是这么想,内心终究有些狐疑。于是上网,必须查出个所以然来。一来可以消除我的不安,二来可以消除闹同学的心理阴影。结果是,胫骨上确实有小孔,那是往骨髓供应营养物质的通道。我把这事告诉闹同学,他那脆弱的小心灵于是释然,继续啃起了大棒骨。

疗伤

20240125


《疗伤》F0300000603 · 2024年1月25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术后第十天。

一周前出的院。医生嘱咐能动尽量动,说不动,膝关节容易粘连。这小子怕痛,不怎么肯动。术后十天了,走路依然僵硬。真有点替他着急。

这两天,被我骂了几回。说这么不吃痛,哪像个男孩子。

手术

20240115


《术前》F0300000602 · 2024年1月15日摄于中国上海普陀儿童医院

 

儿童医院泸定路院区住院部九楼7床,术前。

下午十二时做的手术,双膝外翻矫正,全身麻醉。手术持续一小时,很成功。


《南浔》F0300000601 · 2023年8月11日摄于中国浙江湖州

 

初中预备班第一学期终考成绩出来了:数学、英语均97,语文70.5,班级15,年级49。闹同学说他有些遗憾,语文有点考砸了。

其实,这样的成绩对外婆和外公来说已经非常棒了。外婆和外公的心理预期是年级前三分之一。

期中考试的时候,闹同学的成绩排名:班级13,年级36。语文成绩相当不错,但数学有点考砸。这次期末反过来,数学进步很大,语文退步明显。有点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意思。哈。


《拆蟹粉》F0300000600 · 2023年12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生日快乐》F0300000599 · 2023年12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年底最后一天,人家都忙着总结,我们家忙着过生日。

这娘俩,有事没事过个生日,一年生日能过个五六回,没完没了,真能把人烦死。

好吧,再祝生日快乐。

这次是爷爷设宴,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元祖「驰骋人生」鲜奶蛋糕。有心了。

看到蛋糕上的「12」没?下回再过生日,就个数字就是「13」了,嘿嘿。

好吧,准十三,三祝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B0000000543 · 2023年12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文汀 · 半糖蛋糕合生汇店

 

预备班,学习很紧张,作业多还拖拉,平时实在没有哪怕一两个小时的空闲,所以,周二的生日只能提前到周日。玩也玩了,馆子也上了,但对闹同学来说,没有蛋糕的生日终究不能算是完整的。

闹闹没说,但外婆、外公是知道的。今天外婆做好大排,外公买好蛋糕,在闹同学放学前赶了过去,给他一个小惊喜。

果然,当晚,闹同学发了条「朋友圈」:「前天只是玩,不是过生日,今天才是!」喜形于色,毫不掩饰。

哈哈哈哈。


《对拍》F0300000596 · 2023年11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上海共青国家森林公园

 

刷朋友圈,见这小子发的动静。仔细一看,原来是得了个全国性少年儿童绘画比赛一等奖。

知道这小子在学绘画,好像是漫画和素描,也在慢慢考级,没想到还在外面参加比赛了。查了下大赛的主办单位,全国性的公益组织,挺正规的那种,感觉确实有点含金量,赶紧奖励了一下,以资鼓励。

这小子见我肯定了他的成绩,带我参观了他的「荣誉室」。好多的奖状和奖牌,有区级的,有地区性的和全国性的。

「为什么才告诉我这些?」我问。

「怕你看不上这种课外班的玩意儿,招你损,说是『家长朋友圈课程』。想等考满级之后再告诉你。」

真是「低调」,哈哈哈哈。


《呐喊的鸡蛋仔》N0000000025 · 2023年11月25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克茗冰室悠方广场店

 

这张照片在归类时着实有点犯难。人物?食物?玩物?最后归在了「N」字头的「玩物」类。

昨天图省事,全家跑去街对面的克茗冰室吃个午饭。

冷不丁的,这小子一伸手:「看!」

定睛一看,忍俊不禁:一个鸡蛋仔被这小子整成了蒙克的《呐喊》, 惟妙惟肖,绝!


《构思》F0300000594 · 2023年11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上海共青国家森林公园

 

校运动会,半天。

难得多出小半天的空闲,赶紧带去共青森林公园。

森林公园一年一度的菊展将尽未尽,秋叶又开始变色。让闹闹赏赏秋、散散心,舒解些许学习压力,这是外婆近期的一大心愿。前些天为这事跟丫头探过口风,但未能如愿。对此,外婆能理解,但终究是个心结。

生活,犹如琴弦,太紧了容易断,太松了不成调,张弛有度,方能持久。

有一点我跟外婆的想法一致,就是宁可孩子健健康康地平庸,也不要神经兮兮地杰出。

被出生、被期望、被束缚、被塑造,在潜移默化和习以为常中,孩子们真的很无辜,甚至很冤。

抱怨

20231121


《路边摊》F0300000591 · 2018年6月23日摄于中国山东威海

 

正看电视,收到丫头的抱怨:

「他对我要求太高了!」

「麺条要断生,还要有根白芯!」

「尼玛,我又不会。」

「都怪你们,把他养刁了!」

玩海

20231117


《八大关》F0300000593 · 2018年6月24日摄于中国山东青岛

 

旧事。

闹同学幼儿园毕业季,带他沿着苏鲁沿海逛了一圈,到了青岛,特意多逗留了几天,想让闹同学身临其境地看看他娘老子四岁时在青岛都玩了什么。

玩什么?当然是大海。当时我们住在青岛海洋大学内,离青岛第一海水浴场不远,所以玩海很方便。

丫头第一次见到大海,面对着一波紧接一波裹胁着白色浪花的海浪有点懞,死活不肯下水。我抱起她,直接扔进了海水里。她呛了几口,定住神,突然疯了似的,一边尖声狂叫「大海啊,我跟你拚了!」一边迎着扑面而来的海浪朝大海深处猛冲。这突如其来又出乎意料的反常举动反倒把我们吓了一跳。

打那之后,丫头只要一睁眼,就要去玩海。至今仍记得她当时操着一口青岛山东话:「带我去第一海水浴场!」

哈哈哈哈。

1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