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聊发少女狂》F0300000392 · 2021年5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公园

 

外婆狠狠地秀了一把无中生有的球技。

上岁数了,见人多容易烦。这回「五一」小长假也没出去凑热闹,就带着闹闹一起骑自行车去离家不远的公园,晒晒太阳,踢踢球。玩累了,再一起跑去新疆人开的「疆域时光」,啃口馕,撸个串。也挺开心。


《接球》F0300000386 · 2021年4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上午接下课。走半道,这小子一转身,发现我在身后用手机拍他,问我拍什么。我说他手里握着保温杯在路上晃悠,很有点老干部的范儿。他狂笑,说老干部不是这样的。老干部手里的杯子应该印有「建党70周年纪念」字样,并且是不锈钢盖的透明保温杯。

他这话,真把我给笑喷了:这小子的描述超有画面感。我给他脑补了一下,说杯子里不应该泡着几粒枸杞以及几朵小菊花?

哈哈哈哈。


《运球过人》F0300000384 · 2021年4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有几天了,他娘老子跟我说,家里的蒲公英开了,找个好天气给闹闹拍几张吹蒲公英的照片。

昨天朗晴,蒲公英也恰好盛开。吃了午饭,我背着相机在小区里转了一圈,找好机位,然后去他们楼下等。

几分钟后,先是门洞里飞飞扬扬地飘出一连串的蒲公英,紧接着他们娘俩出现在门洞里,一脸的沮丧:「完了完了,风太大了,蒲公英全吹秃了!」

如何拍好蒲公英?

先要有一枝蒲公英。


《「阿玛尼」》F0300000377 · 2014年8月22日摄于中国上海宝山

 

昨天放学,爷俩在地铁上闲聊。

「外公,你看我裤腿。」

我一看,裤腿膝盖处密密匝匝缝补了好多针线。

「知道吧?这条裤子已经穿了三年。坏了,妈妈说缝好了打篮球穿。」

我表扬道:「厉害了。这才是我喜欢的样子。」

「你更厉害。记得你有一条裤子一直穿到裤腿快断了。哈哈。」

真的长大了。让人欣慰。

记得两岁半那年,带他楼下小花园透气儿。他在我面前晃晃悠悠地转了好几圈,见我没反应,忍不住道:「外公,你没看见吗?」

我疑惑地看着他。「看见什么?」

「我今天穿的。」

「怎么了?」

「『阿玛尼』!」最后那个「尼」还带着升调。

说着,又开始晃晃悠悠地在我跟前转起圈来。拽,还一脸的六亲不认。


《享受阳光》F0300000375 · 2017年6月26日摄于毛里求斯

 

在毛里求斯的时候,这小子说去酒店的露天泳池游泳。我说现在是非洲的冬季,水很冷。他不信,坚持要去。

进了泳池,脚刚沾到水,两条细胳膊死死地箍住我的脖子就是不肯下水。

我也太无辜了,你出的主意,结果让我一个人泡在水里挨冻。想都甭想!我直接把这小子扔进了水里。

在冰冷的水里挣扎了几分钟,实在受不了了,跟我求饶:「外公,不行了,太冷了。我们不游了好吗?」

一捞上岸,这小子迫不及待地跑到阳光下。那个爽,恐怕能幸福好些天。哈哈。


《哈马马特麦地那》F0300000373 · 2019年4月10日摄于突尼斯哈马马特

 

好吧,继续窝在上海度过你的生日,因为新冠疫情。去年,再算上今年。

不过,即便如此,今年的这个生日也应该很开心了,因为一过再过。

哈哈哈哈。

作法

20210315


《作法》F0300000369 · 2021年3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前两天接下课,见他手里拿了一件泥塑之类的手工,像是非洲或是美洲原住民的图腾柱;昨天在他书房里见一硬纸板手工,问他是什么,他说是面具。

弄不懂这小子为什么突然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感兴趣。趁昨天难得放晴,我把他拽到楼下,他负责「作法」,我负责记录,留几张照片。等哪天这小子得道成仙,也算是「珍贵」的影像资料。

「起居歪注」可不就是干这个的嘛。哈哈哈哈。


《突发奇疯》F0300000356 · 2016年10月29日摄于中国台湾台北和平广场

 

晌午,我给闹闹看了他三年前在台北和平广场突然发疯的照片,结果这小子嘴里的半个馄饨差点没喷出来,一边狂笑一边发出连串的灵魂拷问: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我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怎么做到的?」

你在台北,你在发疯,至于你为什么会这样以及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哪知道啊,鬼才知道。

哈哈哈哈。


《「足球流氓」》F0300000334 · 2014年10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公园

 

刚巧还差两个月三岁。

全家在新江湾城公园晒太阳,闹玩球,热,出汗,于是让他把上衣脱了。

可能是这小子觉得大庭广众光着膀子既新鲜又刺激,兴奋得球也不玩了,满公园狂跑,拦都拦不住。


《九岁》F0300000329 · 2020年12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蛋糕上点着十支蜡烛,过的是九岁生日。

这已经是这小子今年第二次过生日了,前些天刚和班上同学一起过了一次。

家里就这小子跟他娘老子烦,有事没事过次生日。实岁,虚岁,农历,公历。

昨天回来的路上,我跟这小子唠嗑:「闹,对了,我们好像很久没吵架了。」

「是哦。要不我们现在吵一架?」

「算了,不真吵没劲。」接着,我又道:「你大了,以后吵架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确实,他眼看着一岁一岁就这么大了,而我,跟着一年一年就这么老了,快吵不动了。


《你个鬼》F0300000313 · 2020年10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

 

照片是万圣节前拍的。

今天去学校接这小子下课。

「饿吗?」

「有一点点。」

「我们去『全家』找吃的?」

「好。」

到了「全家」,他要了个布丁。我让他坐在沿街的窗户跟前,「你快点吃,我去外面抽支烟。」

掐掉烟头,转身回到店里。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布丁不见了,再看这小子,神情怪异。我知道准有事儿,四下扫了一眼,果然,在桌子底下发现了倒扣着的大半盒布丁。

正值下课时分,店员都在忙。我不好意思再给人家添麻烦,找来纸,把店堂给擦拭干净。

我问这小子:「吃过没?」

「吃了一点点。」

「嗯,可以了。反正你也只是有一点点饿,吃过一点点,应该不饿了。」


《逗你玩》F0300000382 · 2013年10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青浦

 

一岁多,不满两岁时,有一阵给这小子拍照特别费事。

因为他个子小,所以我很多时候都是躺在地上给他拍。而只要见我躺下,这小子就立马跑过来坐到我肚子上。经常的,我故意站着,想等他分神后再躺。他也不急,就这么斜着脸,用余光看着我,等我躺下好跑过来。


《红色敞篷车》F0300000380 · 2014年10月12日

 

不到三岁,闹同学就实现了男孩都会有的豪车梦。那天,他坐上了一辆红色敞篷车,一脸的满足。


《戴头巾的男孩》F0300000379 · 2016年4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南翔古猗园

 

我怀疑,外婆的心里始终隐藏着一个外孙女情结。哈哈。


《打坐》F0300000376 · 2017年6月22日摄于毛里求斯

 

甘蔗是毛里求斯最重要的经济作物,岛上的黑人就是因为白人农场主要种甘蔗才从其他地方买来的黑奴的后代。

那天我们仨叫了辆车去「自然桥」,顺道转转甘蔗地。闹说想拉屎,问他能不能憋,他说不能。荒郊野外,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只能让他就地解决。

闹真是急了,三下五除二便告完事。正待准备提裤子,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两条狗,一阵哄抢过后,屎不见了。

闹万分吃惊地看着心满意足跑远的狗,问外婆:「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外婆风轻云淡地来了句:「狗吃屎呗。」

这事后来问过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他说,想啥啊,让我说句脏话,当时就是懵逼了。哈哈哈哈。


《自然桥》A2300000011 · 2017年6月23日摄于毛里求斯

 

毛里求斯有一处海岸,嶙峋的礁岩由于长年风化和海浪冲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孔洞,上面那一小段相连的礁岩被当地人称为「自然桥」。

风高浪急,大风裹胁着巨浪猛烈地拍击着礁岩,飞沫四溅。外婆说上桥去看看,并且要带闹一起去,说是让他开开眼界。可怜的闹腿肚子一路哆嗦着被野人外婆拽到桥上。

惊魂甫定,闹问外婆:「外婆,为什么海里全是牛奶?」


《顽童》F0300000363 · 2015年9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忘了哪一年,差不多就这般大吧。

有一回带去宝山的公园玩,这小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跟我商量:「外公,我们打一架吧。」

「先等等。」说着,我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提到公园办公楼前,指了指落地玻璃窗里面两人的身影,说:「仔细看看,好好想想,然后再决定要不要跟我打架。」

那时他踮起脚也就跟我皮带差不多高。

他揣度了一下,「那还是算了吧。」


《嬉海》F0300000355 · 2015年6月22日摄于马来西亚亚吉达兰卡威

 

古有叶公好龙,今有闹童好海。

三岁那年,全家去马来西亚度假。出发前,对海满怀各种的憧憬:踏浪,挖沙,嬉水。结果到了海滩,一个排浪袭来,撒腿就跑,一边的外婆想拦都拦不住,想追也追不上。


《跑偏》F0300000311 · 2020年3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

 

说内急,于是去卫生间,一边走,一边哼哼:

 

加油、努力,拉屎要用力。

拉不出,没关系,下次再努力。

 

上周,我和这小子说:「闹啊,你知道你现在到了『猫嫌狗厌』的年纪了不?你要尽量管束自己,不要太过为所欲为。」

「什么是『猫嫌狗厌』啊?」

「小男孩到了像你现在这样的年纪,会有几年特别烦人,见猫踢猫,遇狗踹狗,弄得不但人烦,就连猫狗见了都嫌弃,所以叫『猫嫌狗厌』。」

「这样啊。听爷爷说,爸爸两年级的时候,有一回跟爷爷去北京动物园玩。到了熊馆,非要翻过围栏和熊一起玩,爷爷都拦不住。所以,两年级的男孩应该叫『猫嫌狗厌熊烦人怨』,嘿嘿。」


《玩累了》F0300000306 · 2019年7月11日摄于加拿大新不伦端克

 

最近闹同学又知道了三个冷知识:

镇宅石狮子是分公母的。掌下按个球的是公狮,母狮掌下按的是幼狮。

如何区分蚊子的雌雄?吸血的只是雌蚊子,雄蚊子通常吸食花密之类的植物汁液。

尽管被大多数人所忽略,但招财猫其实也是分公母的。一般认为,摆右臂的是公猫,招财;摆左臂的是母猫,招福。

1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