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木儿陵墓》A2105000004 · 2018年11月11日摄于乌兹别克斯坦萨马尔罕

 

1941年6月20日夜晚,苏联科学家打开了帖木儿位于乌兹别克斯坦萨马尔罕的陵墓。此事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一时间传言四起,其中就包括「帖木儿诅咒」。

帖木儿陵墓的外围发掘工作始于1941年6月初。关于这次考古勘察的动机有多种说法,其中之一据称是为了揭示著名历史人物帖木儿可能的埋葬地点。早在1930年代,苏联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专门负责鉴定历史名人身份,1936年就曾经开启了智者雅罗斯拉夫尔的石棺。战后,帖木儿陵墓的研究工作继续进行,多位知名东方学家和人类学家参与其中。说法之二是约瑟夫 · 斯大林提议发掘帖木儿陵墓,所得文物将送到纪念这位著名征服者的展览上公开展出。还有一种说法似乎不怎么靠谱:发掘行动是为了获取当年苏联紧缺的黄金。除此之外,也有人说是因为陵墓附近的「国际旅行社」宾馆工地发生事故,大水逼近陵墓,严重威胁到文物的安全。于是苏联政府决定对陵墓进行抢救性发掘。

综合当年各种资料,帖木儿的遗骨可能被保存在他的家乡克什村,亦即现今乌兹别克斯坦沙赫里萨布兹市,也可能就在萨马尔罕。这两种猜测都很有说服力。

大征服者、金帐汗国粉碎者帖木儿1405年2月死于进军中国大明王朝途中,终年68岁。据说,他的尸体经过防腐处理,并用包有银皮的黑色棺木收殓。学者认为,帖木儿的遗体运至萨马尔罕时,陵墓尚未竣工。这座陵墓始建于1403年,位于中世纪萨马尔罕城东南部,原本计划成立伊斯兰教育中心,后因帖木儿之孙马黑麻 · 苏丹猝死才改作陵墓,最后由另一个孙子兀鲁伯修造完成。

考古学家们经研究后确定,从大理石棺内提取的遗骸属于帖木儿的小儿子沙哈鲁,在更深处找到的遗骸属于帖木儿第三子米兰沙。之后又发现了其孙子兀鲁伯的墓室,尸首分离。显然,这是一处帖木儿的家族坟墓。

多位著名学者参与了帖木儿陵的发掘工作,其中包括东方学家谢苗诺夫和人类学家格拉希莫夫。团队中还有一位塔吉克作家阿伊尼。主持发掘的是后来的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院士、院长塔什穆哈迈德 · 卡雷 · 尼亚佐夫。帖木儿本人骨骸在一方镌刻有墓志铭的巨型软玉板下被找到,当时软玉板已经开裂。据传说,这块软玉板曾被波斯君主纳德沙盗走后放置在他自己的宝座台阶前。不久,伊朗地震,纳德沙本人也病魔缠身,最终决定将软玉板物归原地,但运输途中开裂。

考古队掀开软玉板,里面露出厚厚的一层雪花石膏,其下还有五层石板,石板下面才是大理石椁套着的木棺。木棺保存着较为完整。打开棺盖后,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些致密的织物,织物上有金银丝线绣花,其中一些保存尚好的织物残片上的古文字仍依稀可辨。除了织物,木棺中还发现了一具骨骸。由于骨骸的两条腿长短不一,科学家们断定它属于帖木儿本人。因为帖木儿是个瘸子。在很多波斯史料中帖木儿被称为「塔梅尔兰」,意即「铁瘸子」。

1941年6月21日夜晚墓葬发掘完毕。通过对遗骨的研究,科学家认为帖木儿生前身高172厘米。在他的那个年代,这样的身高已经算是相当魁梧了。帖木儿的颅骨因棺内积水保存状况不是很好,但仍有部分毛发残留。有趣的是,帖木儿的尸体直接躺在棺中,并不像沙鲁哈那样用白布包裹。随后,帖木儿的头骨被送到了莫斯科。

有关帖木儿陵的许多神话传说都与马利克 · 卡尤莫夫有关。此人1941年在塔什干电影制片厂工作。在2004年拍摄的电视片《帖木儿的诅咒》中,这位乌兹别克摄影师讲述了陵墓的发掘过程,并坚信正是由于这次开棺才引发了伟大的卫国战争。马利克说,帖木儿陵墓被下了诅咒:开启坟墓将招致战祸。当1942年底帖木儿的遗体被重新安葬后,苏军即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取得关键胜利。另外一些传说称,陵墓开启时出现一系列诡异事件,比如提升石椁盖的绞车突然停止了工作、灯光无故熄灭等等。卡尤莫夫也表示,曾有三位长者造访考古现场,劝说学者们不要开启陵墓,并向他们展示了一本圣书。陵墓最终被打开后,三位长者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作家阿伊尼之子回应卡尤莫夫说,其父当年身处发掘现场,日记中也提到过那些长者。阿伊尼说,由于卡尤莫夫不会塔吉克语,而三位长者又是塔吉克人,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长者们说的是什么,而阿伊尼的儿子后来也说,当时三位长者展示的圣书是当地流传的《旃戈诺玛》,为十九世纪的出版物,不是什么「神秘古籍」。

  1. 0楼
    薛华:

    陵墓发掘过程中的种种传说真是五花八门哦

    2018-12-08 17:42 [回复]
  2. 0楼
    梅香淡淡有似无:

    下了 诅咒的陵墓,不能乱动。好几例了。

    2018-12-14 11:00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