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民福烤鸭》B0000000354 · 2022年9月20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四季民福北外滩店

 

北京的人气美食「四季民福」在北外滩开出了上海首店。

还是在这家店开张之初便开始关注,因为我们家老祖宗是个烤鸭控,这个不想让她错过。

等待了一阵之后,估计稍稍有点降温,便给店里去电话,寻问大约什么时段可以不用排队。店家答复说,平时工作日中午十点左右去店里等号,应该不用等座。

我们是九点五十分到的店,到十点半开始营业时,人不是很多,有空桌。

除了烤鸭,老祖宗不怎么吃得惯其他北方菜,于是就点了一整只烤鸭、两份鸭饼、两份醮料,三个人吃下来刚刚好。

如果说「小大董」的烤鸭偏酥,那么四季民福的烤鸭偏脆,焦香也略重些。

对了,四季民福的烤鸭不配鸭饼和醮料,需另外单独购买。


《日式炸猪排》B0000000352 · 2022年9月13日摄于中国上海长宁名藏

 

那天去高岛屋七楼观展时发了条朋友圈,没想到的是,鲜有人对展出本身感兴趣,倒是有两位邻居强烈推荐同一楼层的日式炸猪排专门店「名藏」。

他们家的日式炸猪排确实不错,在我吃过的同类食物中排位靠前。值得称道的是,名藏的炸猪排按份量分了几档规格,这个就很贴心。

在名藏所有推荐菜品中,位居榜首的是「烟台炸猪排套餐」。

日式炸猪排叫「烟台」,不知道有什么讲法。据我所知,日式炸猪排的源头是西式牛排,只是到了日本后,牛肉换成了猪肉,并按当地人的习惯配上蔬菜、米饭和味噌汤,最终成为现今日本的国民美食炸猪排饭。


《礼》C0000000047 · 2022年9月13日摄于中国上海长宁高岛屋百货

 

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由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与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及上海高岛屋共同主办的题为「日本佳礼 心意成形」上海站于9月10日至25日在高岛屋百货七楼开展。

在日本,「馈赠」不只是单纯地赠送礼物给对方,更重要的是通过馈赠来祈祷对方幸福或向对方表示感谢。因此,馈赠的礼物通过吉祥而充满美感。

本次展出分四个部分:「婚礼相关的赠答」、「用心包裹 袱纱巾与包袱皮」、「父母给儿女的礼物」及「增进人情牵绊的赠答之礼」,共有实物98件。


《铃乃屋和服学院上海教室》A0101140002 · 2022年9月13日摄于中国上海长宁高岛屋百货五楼

 

「铃乃屋和服学院」是日本非常著名的和服品牌。2019年9月,在庆祝日本天皇即位的国民庆典上,发表贺辞的日本演员芦田爱菜当时身着的和服即由铃乃屋提供。这件和服的历史超过了一个世纪。

2007年9月,「铃乃屋和服学院上海教室」成立,其创始人为姜依秋女士。

1987年,姜依秋女士赴日留学,因被和服的魅力所吸引,进入位于东京的「铃乃屋和服学院」学习和深造,学成回国后即创办了「铃乃屋和服学院上海教室」。

「铃乃屋和服学院上海教室」位于上海高岛屋百货五楼,专门教授和服的相关知识及和服的穿着技巧。

长期以来,姜依秋女士以和服为媒介,致力于中日友好工作,积极推动两国的文化交流和合作。


《夏日》C0000000044 · 2022年7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热。

上海的夏天,热,是预料之中的。但今年,热得有些异乎寻常了。

注意到没,不仅听不到夏日里该有的蝉鸣蛙噪,甚至连蚊子也不见了踪影。

前天午后,在露台抽烟、喝茶时,飞来一只白头翁。搁往常,这种鸟很警觉,但这次只是跟我对视了一下,然后义无反顾地跳到我的脚边,饮花盆盆托里的水。牠应该是太渴了,以至于顾不了太多。


《夏》C0000000042 · 2022年8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上海将核酸检测有效时间计算规则调整以核酸检测出具报告时间为准。这个多少有点令人茫然。

核酸检测报告中的结论针对的是获得检材,也就是采样那个特定时间点,与出具报告的时间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更科学的做法是调整相关防疫政策。比如需要24小时核酸码的场合,改为36小时核酸码;需要48小时核酸码,改为60小时核酸码。以此类推。这样完全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并且更加科学。

举个例子:今天采样,三天以后出具报告。按照现在的「有效期」新规,真的还有效吗?


《王子午鼎局部》M0000000032 · 2022年7月31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上海博物馆

 

作为上海博物馆系列展「何以中国」首展「宅兹中国」昨天正式面对公众开放。今天跑去凑了个热闹。

「宅兹中国」四字来自西周青铜器何尊的铭文,是迄今为止最早出现「中国」二字的文字记载。

本次展览的展品全部来自河南博物院,主要为夏、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展品精美绝伦,令人叹为观止。

在展区的尾厅,有一件展品非常特别:「商鞅方升」,一件带柄长方形器具。这件朴实无华的小型青铜器,是秦朝的标准量器,由商鞅亲自监造,其底部刻有秦始皇二十六年统一度量衡的诏令铭文。

尽管商鞅方升其貌不扬,但它见证了中国首次大一统,因而弥足珍贵。


《大快朵颐》A0101160001 · 2022年7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奉贤庄行

 

九点出门,先拐到莘庄接了朋友,然后奔庄行的李记羊肉庄行店。到了那边,车却不让进,说是受疫情影响,一年一度的「伏羊节」取消了。一看,主会场确实被围了起来,里面空无一人。幸好,跟当地人打听,说他们家搬到了几百米开外。顺着指引的方向,移车,果然见到了路对面「李记羊肉馆」的招牌。

后来弄明白,李记羊肉没有搬家。先前找的那家叫「李记羊肉庄行店」,现在这家餐馆边上还开着民宿,所以叫「李记羊肉民宿店」,跟前面是同一家。

上海奉贤的庄行一带一直有大伏天喝烧酒、吃羊肉的习俗,说是补。但我并不以为然,觉得应该只是巧合:伏天赶上烧酒开坛、羊正肥美,喝口小酒,吃口羊肉,最能舒解夏忙的辛劳。久而久之,便成了习俗。而当地「伏羊节」的历史也只是最近几年的事,应该是为推动当地旅游而设。

进得店内,人山人海,只有后院临时搭起的帐篷一角还有空桌。尽管两台立柜空调拚命地吹着冷气,但四面透风的帐篷根本抵挡不住38度高温的热浪。人刚入座,便已汗流浃背。不过,我倒是觉得,热,才配得上羊肉,很提兴。

其实我不怎么吃羊肉,鲜有的几次,也都是在西宁。记得有一回在包头的「小肥羊」总店,因不点羊肉被店员奚落过一回。但这次不一样,朋友热情相邀,不吃羊肉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试着尝了一块白煮的热气羊肉,大呼好吃:鲜香肥美,入口即化,没有半点预想中的膻味。那口感觉得很熟,仔细想了想,跟苏州「陆稿荐」的酱猪头颇有几分相似。

庄行羊肉现如今是市级非遗,据说李记羊肉的掌柜、年逾花甲的李金龙是两个传人之一,是庄行羊肉「领头羊」一般的存在。

吃得兴起,在邻居微信群里发了条消息,说可以捎些回来。不料想邻居们踊跃接龙,半小时竟然预订了二十份。赶紧截单,去找前台;前台见量有点大,打电话找经理;经理也做不了主,又找大厨。大厨过来,说堂食已经快应付不过来了,再要二十份外卖,着有些为难。最后好说歹说,大厨总算答应帮忙。最后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凑齐了二十份外卖。


《烟火气》B0000000318 · 2022年7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南京大排档百联店

 

周边数公里范围内刚恢复不久的堂食,又因疫情波动而暂停了。

熬吧,毕竟这是一场世纪大瘟疫,能健康地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


《中华艺术宫一隅》A0101020007 · 2022年7月16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

 

极度的高温加上波动的疫情,昨天的中华艺术宫冷冷清清。

中华艺术宫由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建筑改建而成,2012年10月1日开馆,建筑面积近17万平方,其中展示面积7万平方,设35个展厅。

昨天只参观了两个部分:「海上生明月:中华艺术宫藏华人美术名家作品展」和世博会保留下来的艺术宫永驻展品「清明上河图」。

上海世博会期间,让人耳目一新的动态版「清明上河图」异常火爆,以至于一直无缘一睹其风采。时隔十二年,能在鲜有观众的情况下从容观赏,喜耶?忧耶?


《烤肉》B0000000326 · 2022年7月9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牛小新百联店

 

40℃。

上海的气象记录始于1873年,迄今一共只记录到15个40℃及以上的最高气温,今天算一个。并且,今天这个还是最早的一个。

而入伏,还在六天之后。


《采样》F0200000047 · 2022年6月18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上海今年的这波新冠疫情还在延续,真可谓一波三折。

最近几天又陆续出现了聚集性疫情并且出现了扩散。从今天起,上海几个相关区域开展三天两次筛查。

但愿一切都好。


《外滩》A0101030014 · 2018年7月19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

 

相较往年,今年的上海,提前一周入梅,提前九天出梅,总降水量也只有往年的三成,真是入得猝不及防,出得莫名其妙,没有半点的存在感。

梅了个寂寞。


《茶》C0000000041 · 2022年1月3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新雅粤菜馆

 

在今天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市商务委二级巡视员赖晓宜宣布,经金山、奉贤、崇明三区前期试点,并结合上海当前防疫的实际情况,从6月29日起,上海餐饮业将有序恢复堂食。

再有三天,消失了近三个月的烟火气将逐渐回归。


《江南雨》A0102030005 · 2013年4月27日摄于中国浙江嘉兴桐乡乌镇西栅

 

入梅了。

每年的六月中下旬,北上的暖湿气和南下的冷空气在江南一带纠缠在一起,形成了能持续大半个月的阴雨天。而这时候恰逢梅子上市,这段雨天也就唤作了「梅雨季」。

早年,具体说是空调普及以前,梅雨和深秋一样,是一年中最折磨人的两个时节,只是一个折磨的是人的肉体,另一个折磨的是人的灵魂。

空气湿度接近饱和,地坪、墙面、家具、被褥,但凡能接触到的东西都在返潮,湿漉漉的。晾晒的换洗衣裤鞋袜,十天、半个月都不容易干。倘若家有幼儿,更是遭罪。早先是没有一次性纸尿裤的,用的全是旧床单缝制的尿布,脏了换洗,晾干了再用。一到梅雨季,尿布不肯干,于是挂满了屋子,壮观得如「万国旗」一般。

梅雨,还有另一个名字:霉雨。

低处的粉墙,慢慢地,先是一点一点地鼓起来,随后连成片,最后剥落,露出了里面潮湿、酥松的墙面和丝丝的菌毛。连绵的阴雨滋生出大量的霉菌,四处弥漫。不只是潮湿的墙角,即使是衣橱里的衣物也不能幸免。那时的毛绒衣物,霉蛀坏的比穿坏的都多。

间或,雨止天晴,气温陡升,水被重新蒸发回空气中,于是整座城市便成了桑拿房,且闷且热且潮。湿汽,再加上汗水,浑身上下全都是湿湿黏黏的,非常的让人不爽。

很多年前,上海有过一则新闻,说刚嫁来上海不到一年的一个青岛新娘离婚了,原因是实在无法忍受上海的梅雨天。


《Erry》F0200000045 · 2022年6月4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太阳宫知还美发

 

上海解封后的第一次线下消费是跑去太阳宫六楼的「知还美发」解决「头等大事」。Erry是外婆的老朋友,甚至在他2004年创办「辛格灵」之前,外婆就是他的忠实顾客。

「辛格灵」,就是现在「知还」的前身。

尽管是周末,并且解封了四天,但太阳宫里冷冷清清。这次疫情带来的恐慌让很多人的心里产生了阴影,并且一时半会儿难以消散。


《吴茂兴》B0000000310 · 2022年5月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最近两个月,对于无麵不欢的我,就靠吴茂兴在续命。

一斤辣肉丁、一斤雪菜肉丝、五只油麵筋塞肉,五人份半干麵,总共105元。如果扣除给团长的5元辛苦费,合下来一碗三浇麵才20元。这个价格比平时大多数的堂食都要便宜,况且口味还相当不错。这在大发疫情财的新闻屡见不鲜的当下,真的可以算是一股清流。


《核酸采样》F0200000042 · 2022年4月1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若隐若现的抗疫班子,吞吞吐吐的疫情通报,支离破碎的防疫措施,敷衍虚浮的工作作风,以及诸如此类。不难想像,这样织就的小区防疫网,即使不是千疮百孔,至少也是漏洞百出。


《核酸采样》F0300000460 · 2022年4月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2022年4月8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23,624例。

 

2022年4月7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21,222例。

同小区再次出现感染病例,为前者的同居者。

 

2022年4月6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19,982例。

 

2022年4月5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17,077例。

同小区出现感染病例。

 

2022年4月4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13,354例。

 

2022年4月3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9,006例。

 

2022年4月2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8,226例。

 

2022年4月1日

浦西封控,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6,311例。

 

2022年3月31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4,052例。

 

2022年3月30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5,653例。

 

2022年3月29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5,982例。

 

2022年3月28日

浦东封控,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4,477例。

上海的疫情有点严重,时不时有小区被封控,有的甚至一封再封。亲朋好友之间相互问候,不再是「侬饭吃过伐」,而是「倷小区隔离几天啊」、「侬放出来了伐」。

还好,封控没让上海人憋出内伤,反而憋出了一大帮段子手:

「我们业主群吵起来了。鸡蛋、牛奶、蔬菜、方便面都抢好了,现在不封小区业主们不答应。」

「你们还在关心封不封城?小区都封掉了,封不封城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实在想不通,等你能出自己小区再说。」

「群里焦虑得一塌糊涂,感觉蔬菜供应不上的话,要开始吃小区里的绿化带了。」

「确诊几例我没害怕,新增几例疑似我也没害怕。但是看到你们一箱一箱往家拉米和面,我真的慌了。」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你能出来。」

「天下之势,久封必核,核久必封。」

「听说中央调查组来上海了,多准备点吃的在家里。」「怎么,要来家里吃饭?」

「现在的医院里,一群精疲力尽的医护人员照顾着一群生龙活虎的确诊病例,看着他们无所事事地刷手机。」

「感觉今晚不封都不行,气氛已经烘托到这了。」

哈哈哈哈。

好吧,黑色幽默也是幽默。

1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