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茂兴》B0000000310 · 2022年5月7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最近两个月,对于无麵不欢的我,就靠吴茂兴在续命。

一斤辣肉丁、一斤雪菜肉丝、五只油麵筋塞肉,五人份半干麵,总共105元。如果扣除给团长的5元辛苦费,合下来一碗三浇麵才20元。这个价格比平时大多数的堂食都要便宜,况且口味还相当不错。这在大发疫情财的新闻屡见不鲜的当下,真的可以算是一股清流。


《核酸采样》F0200000042 · 2022年4月12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若隐若现的抗疫班子,吞吞吐吐的疫情通报,支离破碎的防疫措施,敷衍虚浮的工作作风,以及诸如此类。不难想像,这样织就的小区防疫网,即使不是千疮百孔,至少也是漏洞百出。


《核酸采样》F0300000460 · 2022年4月6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

 

2022年4月8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23,624例。

 

2022年4月7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21,222例。

同小区再次出现感染病例,为前者的同居者。

 

2022年4月6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19,982例。

 

2022年4月5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17,077例。

同小区出现感染病例。

 

2022年4月4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13,354例。

 

2022年4月3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9,006例。

 

2022年4月2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8,226例。

 

2022年4月1日

浦西封控,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6,311例。

 

2022年3月31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4,052例。

 

2022年3月30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5,653例。

 

2022年3月29日

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5,982例。

 

2022年3月28日

浦东封控,上海新增新冠本土感染4,477例。

上海的疫情有点严重,时不时有小区被封控,有的甚至一封再封。亲朋好友之间相互问候,不再是「侬饭吃过伐」,而是「倷小区隔离几天啊」、「侬放出来了伐」。

还好,封控没让上海人憋出内伤,反而憋出了一大帮段子手:

「我们业主群吵起来了。鸡蛋、牛奶、蔬菜、方便面都抢好了,现在不封小区业主们不答应。」

「你们还在关心封不封城?小区都封掉了,封不封城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实在想不通,等你能出自己小区再说。」

「群里焦虑得一塌糊涂,感觉蔬菜供应不上的话,要开始吃小区里的绿化带了。」

「确诊几例我没害怕,新增几例疑似我也没害怕。但是看到你们一箱一箱往家拉米和面,我真的慌了。」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你能出来。」

「天下之势,久封必核,核久必封。」

「听说中央调查组来上海了,多准备点吃的在家里。」「怎么,要来家里吃饭?」

「现在的医院里,一群精疲力尽的医护人员照顾着一群生龙活虎的确诊病例,看着他们无所事事地刷手机。」

「感觉今晚不封都不行,气氛已经烘托到这了。」

哈哈哈哈。

好吧,黑色幽默也是幽默。


《樱》D0007000014 · 2022年3月23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新江湾城

 

一年一度,又到了樱花季。

上海有很多比较出名的赏樱地:顾村公园、鲁迅公园、同济大学、四平路,等等等等。

作为新社区,新江湾城在市政绿化中也引入了相当多的樱,除了零星散布的外,江湾城路一段、殷行路一段,都以樱作为行道树。尤其是后者,双向人行道,双向机、非隔离带,中间隔离带,都栽有成行的樱,长达数百米。假以时日,待这些樱再茁壮些,必将是又一条绚烂、浪漫的「樱木花道」。


《酥不腻烤鸭》B0000000304 · 2022年3月2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小大董南京西路店

 

「小大董」,「大董」的同门小师弟,一改大董商务定位的一本正经,活脱脱变成了一个小清新,人均消费额也有了较大幅度的下降。

小大董的看家菜依旧是「酥不腻」京式烤鸭。「酥不腻」,是说小大董的烤鸭酥而不腻。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感觉上,小大董的烤鸭选用的鸭子比通常用作京式烤鸭的北京填鸭要瘦得多,烤出来的鸭子自然相对少油。这是小大董烤鸭的一个亮点。


《海事塔广场》A0101150002 · 2022年2月27日摄于中国上海徐汇

 

海事塔广场位于徐汇滨江休闲观光带中段,以海事塔为地标,周边有滨江滑板公园、龙美术馆、龙华港桥、西岸美术馆、西岸艺术中心,以及近期有点火的「复古肯德基」和一众咖啡馆,艺术、时尚,适合休闲观光。


《肯德基西岸滨江店》A0101150001 · 2022年2月17日摄于中国上海徐汇

 

可能是为疫情所困太久,都快憋疯了,位于徐汇滨江的肯德基西岸滨江店仅仅因为正立面很有些美国乡村风格而突然爆红。

等闹闹在朋友家练习完英语口语,全家去徐汇滨江转转,顺便在这家肯德基用午餐。谁知这家店实在太火了,等餐得排200多号,估计等吃上也该是晚餐时间了。

还是闹他娘老子机灵,在不远处的「乔咖啡」找了个露天座,点了咖啡和点心,然后叫了肯德基外卖。

结果没过半小时,肯德基就送到了。


《小店一隅》A0101050005 · 2022年2月24日摄于中国上海嘉定南翔

 

在南翔,小笼馒头店历史超过百年的只有一家,就是古猗园餐厅,跟豫园的「南翔馒头店」同门。一年多前,这两家为分别持有的「南翔小笼包」商标的归属权打了一场官司。这场官司厘清了「南翔馒头」的来龙去脉:

南翔小笼源于南翔镇「日华轩」,后以南翔镇「吴家馆」制作的南翔小笼为最佳,成为嘉定正宗南翔小笼的代表。

新中国成立后,经公私合营,「吴家馆」等多家老饭店合并为嘉定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下属嘉定县饮食服务公司经营的「城中合作饭店」,并不间断传至现在的古猗园餐厅所有者上海南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当年「日华轩」继承人黄明贤儿媳的表弟吴翔升在日华轩学得南翔小笼的制作手艺后,在城隍庙开了一家饭馆「长兴楼」,后这一名字弃用而更名为「南翔馒头店」。

因为无聊,对上述这场官司有过关注,从而也知道了南翔小笼的前世今生。所以,每当看到南翔老街上「非物质文化遗产」、「百年老店」的网红店总是一笑而过。

刚才特意查了一下,「百年老店」的工商登记时间是2010年,满打满算距今12年。

顺便说一下,南翔小笼包确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其传承人,一个在古猗园餐厅,一个在豫园南翔馒头店。


《集市》A0101060005 · 2022年2白6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太阳宫

 

太阳宫将集市引进了空间巨大的中庭,既大气时尚,又不乏集市的烟火气,颇有新意。

和北外滩来福士一样,太阳宫也有一个「城市集市」美食街。只是太阳宫城市集市美食街的主题是「江湖」,在我看来,其品味比北外滩来福士极具怀旧风的老棚户区城市集市美食街要差很多。

这类东西,俗了。

不仅如此,北外滩来福士城市集市美食街引进的大都是一些名优老店,而太阳宫引进的则是一些网红商家,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两个城市集市不同的品味和不同的定位人群。


《一隅》A0101060004 · 2022年2月6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今潮8弄

 

「今潮8弄」在弄什么?

「今潮8弄」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又一个「新天地」,一个以老上海「新式里弄」的石库门弄堂为载体的新商圈。但如果细品,二者还是有明显的区别。

「今潮8弄」对新式里弄的还原度比「新天地」高,此其一;但更主要的还在于,和「新天地」酒吧街的定位不同,「今潮8弄」增添了诸多的文化气息和艺术元素,从而提升了商圈的整体形象和品味。这很虹口。毕竟历史上的虹口,曾经文人会聚,文化和艺术气息在上海算是相当的突出。

「今潮8弄」没有瞎弄,也应该不会白弄。


《正广和鲜橘水》B0000000292 · 2022年1月22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北外滩来福士

 

鲜橘水,在「上海普通话」,尤其是上海的「老宁波普通话」中就是「洗脚水」。老上海人对此不但不反感,而且倍感亲切。因为,正广和「天象牌鲜橘水」是几代老上海人的集体记忆。

1864年,英国商人在上海创办了「广和洋行」,18年后,又更名为「正广和洋行」。1892年,正广和汽水厂在虹口提篮桥正式落成,开始生产「AQUARIUS」牌汽水。1921年,正广和汽水厂搬至现通北路400号新址。

顺便说一下。「AQUARIUS」即「水瓶座」,意「宝瓶」装的「圣水」;而「正广和」则要接地气得多,意「正本清源、广泛流通、和颜悦色」。

新中国成立后,正广和先是由上海地方工业局代管,1966年完全国有化,并更名为「上海汽水厂」。

改革开放后,两大国际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先后收购了除正广和外国内几乎所有民族汽水品牌。正广和虽然得以「幸存」,但在洋品牌的冲击之下,不得不靠转产生产饮用水才勉强维持生存。

时隔多年,随着怀旧风起,正广和旧瓶装新鲜橘水,又回来了。今天在北外滩来福士的城市集市里见有卖,当即买了两瓶,一瓶让丫头怀怀旧,一瓶让闹闹开开眼。

但愿这一次,承载了上海城市一百多年记忆的「洗脚水」不再离开。


《贵州辣子鸡》B0000000289 · 2022年1月14日摄于中国上海杨浦万山肴国华广场店

 

开在国华广场四楼的「万山肴云贵创意菜」,虽说不上集贵州菜之大成,但在远离贵州的上海,想品尝纯正的贵州菜,万山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万山肴的菜单上,像贵州辣子鸡、苗家酸汤鱼、青岩状元蹄、毕节豆腐、厥粑炒腊肉、泡椒板筋、腊肉豆米火锅、青椒土豆炒脆哨,等等等等,都是经典且地道的贵州菜。

万山肴的掌柜姓万,来自毕节的大山深处,对贵州菜怀有很深的情感。交谈中,你能明确无误地感受到他对自家的每一道菜都有心得。为了保证菜品的地道,万山肴的大多数食材都在贵州当地采购,甚至一道看似稀松平常的炒青菜,所用食材,就是来自贵州的「贵州青」。


《芝士焗鲑鱼》B0000000287 · 2022年1月15日摄于中国上海徐汇新利查配菜馆广元店

 

「西菜」是老上海人对西餐的叫法。时至今日,上海大多数老派西餐馆依然延用这一叫法,比如「红房子西菜馆」、「德大西菜社」等。这些西菜馆无论提供的菜品口味如何,但腔调是必须要有的,像新利查西菜馆,餐桌是要铺台布的,尽管不怎么换;餐具要刀、叉、勺配全的,尽管是一大堆扔在桌子上的;咖啡是用瓷咖啡杯盛的,并且是有托盘的,尽管感觉像是速溶咖啡冲泡的。

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即便只是站着喝酒,但长衫还是必须要穿的孔乙己。

哈哈。


《右转东大名路》A0101060003 · 2022年1月7日摄于中国上海虹口

 

上海开埠后,现黄浦区外滩一带纷纷建起了银行、洋行及写字楼,而水厂、电厂等市政重要的配套设施及其他制造业,如纱厂等则建在了当时比较偏远的现杨浦一带。位于黄浦和杨浦之间的虹口,成了兼顾两头的居民区。

「虹口」一名来自其境内黄浦江一条南北走向的支流虹口港。

虹口港最初叫「洪口港」,后为避朱元璋「洪武」年号,改为「虹口港」。

从降生到自己的孩子降生,曾在虹口生活了27年,童年、少年、青年,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都留在了虹口,因而也就把虹口永久地留在了心底。


《等餐》C0000000032 · 2022年1月3日摄于中国上海黄浦新雅粤菜馆

 

对于老上海人,要是想品尝粤菜或广式早茶,十有六七会首先想到四川路「新亚」、南京路「新雅」以及福州路「杏花楼」。

上海南京路步行街上的新雅粤菜馆是商务部第一批「中华老字号」,再有几年,就将跻身于百年老店之列。

新雅粤菜馆的前身叫「新雅茶室」,由当时的广东南海人蔡建卿于1926年创立,其最初的店址在现四川北路534号,门面仅一开间两层,底楼主要是外卖,出售罐头和点心之类,二楼是广式茶楼,主要面对的是虹口一带的广东人。

数年之后,新雅茶室已小有名气。只是苦于店铺位置相对靠北,发展受到了一定的限制。1931年,蔡建卿从「哈同洋行」那里购得现址地块,新建餐馆。新店于次年8月18日开业,同时更名「新雅粤菜馆」,延用至今。

由于地处上海十里洋场的中心地带,无论在抗日时期还是抗战胜利后,新雅粤菜馆都经营得风生水起。新中国成立后的1955年12月,一直具有超前眼光的新雅粤菜馆率先批准公私合营。即使在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经济困难时期,新雅粤菜馆高价供应名菜名点,为国家回笼了不少资金。

1998年,新雅粤菜馆进行了一次在其长达大半个世纪的历史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改造。经过那次改造,新雅粤菜馆脱胎换骨成现在的十层、8500平方米的大型多功能、综合性餐馆。


《新业坊》A0101130001 · 2021年12月26日摄于中国上海宝山

 

新业坊,位于宝山区高境镇,轨道交通三号线殷高西路站附近,逸仙路高架北向南殷高西路上匝道边上,交通便利。

新业坊的前身是1950年成立的中外运江湾仓储基地,后因城市扩大,周边出现了大批住宅区,2005年决定转型。其后的十年前,转型之路可谓一波三折。最先试水的是九百家居,但不久之后难以为继,将场地全盘转租后退场。后来好像还准备搞汽配城,可能是因为内部意见不统一而不了了之。2013年,在市政府的牵头下,中外运开始与临港集团接触。经过两年多谈判,最终于2015年达成合作协议,次年开工,2019年完工。

新业坊所在位置蛮有些历史纪念意义的,中国最早的铁路淞沪铁路就在这里通过。所以在规划时,刻意保留了淞沪铁路的部分铁轨,连同站台一起改建成「明光月台」,其两侧也被改造成「铁轨风情商业街」。

昨天为了给闹同学拍照,跑去了新业坊。但与前几次相比,这次感觉有些萧条。

但愿一切都能好起来。


《荷兰风情小镇》A0101020006 · 2021年12月21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

 

本世纪初,上海市政府出台了《关于上海市促进城镇发展的试点意见》,提出重点发展「一城九镇」的构想。一城九镇,即松江新城及安亭、浦江、高桥、朱家角、奉城、罗店、枫泾、周浦、陈家镇等九镇。上海市政府同时要求各地「综合考虑城镇的功能定位、历史文脉等因素,借鉴国外特色风貌城镇建设的经验,引进国内外不同城市和地区的建筑风格」。在这一背景下,荷兰风情小镇应运而生。

荷兰风情小镇位于浦东新区高桥镇,毗邻高桥老街,占地80公顷,是一个配套相对完整的街区。这里的建筑全部采用欧式建筑风格,在一处河岸上还建有一座荷兰式风车。

这一项目由荷兰的两家设计公司以荷兰著名的卡腾布鲁克小镇为原型设计,算是有点荷兰「血统」,所以还是蛮有感觉的。


《蒸三鲜》B0000000276 · 2021年12月21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高桥长兴菜馆

 

前些天逛高桥老街,饭点时就在西街的长兴菜馆用餐。五个人,五个菜:蒸三鲜、黄酱、酒香草头、红烧肚档、走油肉,外加一份麵疙瘩,总共三百出头点。这个价,在上海算是相当的亲民了。

上海本帮菜有两个发源地,一是三林,二是高桥。

长兴菜馆最早由高桥周家浜人周悦卿创办于1903年,后在其子周仁初的潜心钻营下一举成为高桥本帮菜的代表,据说曾受到高桥人杜月笙的青睐。

现在的长兴菜馆是2012年恢复营业的,其所在建筑也是彼时重新修建,不知道能不能承担得起恢复高桥本帮菜荣耀的重任。


《荷兰风情小镇》A0101020005 · 2021年12月21日摄于中国上海浦东

 

今日冬至。

风轻云淡,阳光和煦,最高气温超过16摄氏度。

上海超长的秋仍在延续。

1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