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力马扎罗》A3800000006 · 2018年8月11日摄于肯尼亚安博塞利

 

远处,那覆盖着一层白雪的山峰就是乞力马轧罗,它的主峰呼鲁峰海拔5895米,为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也因此被称为「非洲之脊」。

尽管德国传教士雷布曼和克拉普夫1848年就已经抵达乞力马扎罗,但直到1861年人们才相信,位于赤道附近的乞力马扎罗之巅终年积雪。

一个半世纪后的今天,乞力马扎罗还在,山顶依然有雪,只是已所剩无几。

乞力马扎罗的雪在加快融化,冰川在持续退缩。尤其是近年以来,这种趋势还在加速。据联合国环境署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1800年,乞力马扎罗的冰盖面积应该在20平方公里左右,而到了2003年,这一数字已经变成了2.51平方公里,同时,冰盖的厚度也在逐年减小。如果不出意外,乞力马扎罗的雪将在今后的一二十年中完全消失。

那天面对着乞力马扎罗,我跟闹闹说,如果以后你带你的外孙再来这里,就告诉他,你小时候看到的乞力马扎罗是有雪的。

这话一半是在同闹闹开玩笑,另一半也是在向这座被誉为「非洲之王」的赤道雪山致敬、向山顶上这最后的残雪道别。


《乡村酒吧》A3800000005 · 2018年8月13日摄于肯尼亚

 

在前往肯尼亚之前被一再告知,肯尼亚禁烟、禁塑。这两件事都挺麻烦。

首先是禁烟。2008年8月1日,肯尼亚最新的禁烟法案生效。肯尼亚全国,尤其是首都内罗毕,所有公共场合以及室内禁止吸烟。和其他大多数国家类似的法律、规定不同,在肯尼亚吸烟不仅是在禁烟区外,同时还被限制在政府规定的吸烟点内,否则将面临五万肯尼亚先令的巨额罚款或长达六个月的监禁。此项法案实施之初,《新华网》曾刊发消息称,由于吸烟点的划定工作相对滞后,肯尼亚西部边境地区的一些烟民只能进入邻国乌干达吸烟。该项法案的影响力和威摄力由此可见一斑。但十年之后的今天,肯尼亚对于禁烟的执行力度似乎有所下降,没有想像的那样紧张。尽管街道上吸烟的人并不很多,但吸烟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限制。

其次是肯尼亚的禁塑。去年,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曾发出过一条紧急提醒:肯尼亚开始实施最严禁塑令,违者将面临最高400万肯尼亚先令,约合25万元人民币的巨额罚款及四年监禁。如今人们的生活已经不可能离得开塑料,所以得知这一消息后,我们深感困惑。瓶装水、食品、药品,以及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哪一样都不可能没有塑料包装。为了这事,出国前我们再三打听,最后确认,肯尼亚严格的禁塑令主要是针对一次性的塑料袋,也就是上海人所说的塑料「马甲袋」,而商品的原包装或可以反复使用的塑料制品似乎不在禁用范围之内。


《悲凉安博塞利》A3800000004 · 2018年8月11日摄于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

 

安博塞利国家公园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以南250公里。由于邻近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在肯尼亚所有国家公园中,其受欢迎程度仅次于马赛马拉。

可能是由于乞力马扎罗的融雪逐年减少,原本的湖泊逐渐收缩成了沼泽湿地「安博塞利」,即「干涸的湖泊」。

安博塞利非常适合大象的生活。在392平方公里的公园范围内现有非洲象1000多头,是肯尼亚最重要的非洲象保护区。

在安博塞利,我们见到几头离群的孤象无精打采地在原野上徘徊。司机说,这是几头濒死的大象。大象是很有灵性的动物,一旦预感到死期将至,牠们便会离群索居,孤独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猎豹》E0300000002 · 2018年8月9日摄于坦桑尼亚塞伦盖蒂

 

这是前几天在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拍的。可能是我们在那里用完了几乎所有的运气,在肯尼亚便再没见到过猎豹。

谨以此片献给肯尼亚猎豹营。

我们在马赛马拉的两天,入住在「肯尼亚猎豹营」,一家坐落于马赛村落之中、紧临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的营地式酒店。所有建筑:前台和办公室、餐厅、酒吧,以及数十间独立客房散落在由半人多高的铁丝网围起来的荒野之中。客房很宽敞,布置得也很细致。看得出来,酒店的主人是很有些品味的。

酒店的所有者和经营者是一对来自中国的中年夫妇,朴实,勤勉,无论是前台还是餐厅,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

头一天晚上,我在餐厅用餐。女主人过来,说:「知道您喜欢吃辣,我老公这会儿正在厨房里为您准备油泼辣子。」果然,不一会儿,男主人从厨房出来,给我送来了刚出锅的油泼辣子以及两个泡椒。这些东西在国内稀疏平常,但对于我们已经在非洲待了十几天的人来说,真无异于久旱之后的甘霖,味道特别的好,印象也特别的深。

第二天下午,我们从野外回到酒店,有些疲惫。我直奔餐厅,想去那里找杯咖啡。餐厅的服务人员告诉我,餐厅还没准备好,但可以去边上的酒吧,那里有免费的下午茶。后来碰到女主人,我跟她开玩笑说,像你们这样的酒店还真是不多见。其他酒店开设酒吧都是为了创收,而你们竟然是免费的。她说,我们这里晚餐时间很晚,怕你们会饿,所以我在酒吧里准备了一些点心和饮料。

其实猎豹营为游客做的远不止这些。

肯尼亚是个发展中国家,很多基础设施跟国内相比还有些差距。由于电力供应不足,限电、停电时有发生。猎豹营后面有一个移动基站,到了晚间甚至因电力不足而暂停运行。猎豹营地处荒野,同样受到电力短缺的困扰。尽管大功率电器的使用会受到限制,但为了保证游客的相机、手机在第二天都能正常使用,所有客房里的充电电源二十四小时持续供电。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卫生间里的热水,不但从不中断,而且水量充足。在野外奔波了大半天,经常一身的尘土,回到房间后随时都能酣畅淋漓地冲一个热水澡,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和高星级酒店不同,猎豹营的服务显得很不「规范」,甚至有些「任性」。

现在正值旺季,猎豹营每天的接待量都在百人以上。如果你起床晚了,或者被一些事给耽误了,你完全不必担心自己错过了用餐时间,尽管去餐厅好了。到了餐厅之后,你会发现,所有的餐厅员工都在为你守候。这里的员工非常细心,会留意每一个没有按时用餐的游客。

这些年,我也曾接受过很多次细致入微的酒店服务。但猎豹营给我的感觉很有些不同,除了细致,更重要的是亲和,仿佛家人一般,倍感温馨。

我问女主人,为什么给酒店取名「猎豹营」,是不是因为这名字很酷。她的回答出人意料。她说,猎豹是一种非常专情的动物,她想用这个名字来宣示他们夫妻二人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情感和信念。

她告诉我,她永远不会忘记四年前刚踏上这片土地开始创业时那个踌躇满志的自己;不会忘记三年前打着伞蜷缩在漏雨的草棚里等待天明的那个自己;不会忘记两年前身处荒野、独自面对病情危重的丈夫时那个无助而绝望的自己;也不会忘记一年前眼看着一辆又一辆满载游客的越野车从大门前呼啸而过,驶向其他酒店时那个失落和惆怅和自己。好在这一切都已成过往。她说,无论「猎豹营」以后取得多大的成功,她都不会忘记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她会牢记初心,像猎豹一样专情于患难与共的丈夫,同时也专情于「猎豹营」的每一位客人。

离开酒店的那天,我又见到了女主人。我向她道别,同时也表达一下由衷的谢意。我说,这两天在你们这里我们全家都过得非常开心。

我这样说,不是出于客套,而是完全发自于我的内心。

真的非常感谢。祝你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