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 · 杰姆斗兽场》A4100000015 · 2019年4月12日摄于突尼斯埃尔杰姆

 

第二次布匿战争失败后,迦太基在政治上一蹶不振。但是,凭借以往所积累起来的大量财富,到公元前2世纪时迦太基「死灰复燃」,迅速复兴。这引起了罗马人的不安,下决心消灭迦太基,永除后患。

公元前150年,努米底亚国王马西尼萨进犯迦太基,后者被迫自卫。罗马借口迦太基破坏和约,于公元前149年向迦太基宣战,第三次布匿战争由此引发。

罗马军队在北非登陆后,迦太基原本是打算求和的,答应交出人质和武器。但罗马人提出了极为苛刻的条件:拆毁迦太基城,居民迁至离海岸至少15公里的内地等。这等于将迦太基人逼入绝境,迦太基人愤然拒绝,众志成城,奋起抵抗。迦太基城被罗马军团围攻了整整两年也未失守。不幸的是,公元前146年春,迦太基发生饥荒,同时疾病流行,罗马军团趁虚而入,终于攻破迦太基城。迦太基陷落后,城市被夷为平地,二十五万居民经过饥荒、疾病和战争的蹂躏之后,只有大约五万人最终活了下来,但全部沦为奴隶。

罗马人摧毁迦太基之后,于公元前122年在废墟上重新修建起一座新城。新城建成后发展很快,人口一度达到六十万,成为同一时期仅次于罗马的第二大城市。之后在凯撒时代,罗马亦曾把一些没有土地的公民遣送至这里,奥古斯都时期,罗马人将迦太基设为非洲阿非利加省的一部份。到了罗马皇帝哈德良统治时期,罗马人又修筑了巨大的马加蓄水池和著名的安东尼浴场。工程从哈德良皇帝执政时期开始,一直到公元2世纪罗马皇帝安敦宁 · 毕尤当政时才竣工。

公元4世纪,罗马帝国分裂,迦太基划归西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瓦解后,公元元439年,汪达尔人乘机入侵迦太基,并占领了非洲北部沿海大片土地,成立了自己的王国。

公元533年,迦太基成为东罗马帝国的属地。在这里产生了第一所基督教拉丁文学院。许多著名的基督教卫道学者如特土良、圣奥古斯汀等都曾在此成长、写作。到了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向亚、非、欧三大洲的邻国入侵。倭马亚时代,阿拉伯人征服了包括迦太基在内的北非大部分领土。公元元698年,阿拉伯人侵入该城,迦太基再一次遭受破坏。之后,迦太基城稍稍恢复,成为阿拔斯王朝的地方政府所在地。公元1217年至1221年,十字军第五次东征横扫迦太基城,这座历经沧桑的古城被破坏殆尽,最终彻底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迦太基遗址》A4100000015 · 2019年4月13日摄于突尼斯突尼斯城

 

第二次布匿战争伊始,罗马计划派遣远征军进攻北非和西班牙。不料汉尼拔于公元前218年率领庞大雇佣军,从西班牙东南沿海的新迦太基出发,经高卢南部,翻越陡峭难行的阿尔卑斯山突入意大利。经过休整和补充,他在特列比亚河畔击败罗马军队。次年春,罗马人在特拉西梅诺湖畔遭汉尼拔伏击,几乎全军覆没。随后汉尼拔乘胜追击,挥师南下。罗马危在旦夕。罗马独裁官费边为避迦太基军团的锋芒,想采取拖延战略,但遭到一些人的反对。

公元前216年,罗马两执政官率军与迦太基军会战于坎尼。汉尼拔采用两翼包抄战术,重创罗马军队。此后,南部意大利许多城市归顺汉尼拔。但是,由于汉尼拔军团孤军突进,补给困难;而罗马人本土作战,占尽地利优势,加上当时意大利中部各城市仍然忠于罗马,为罗马军团提供了大量的兵源。此消彼长,随着时间的推移,罗马人逐渐由守势转入攻势。

公元前 211年,罗马严惩倒向汉尼拔的同盟者,攻陷叙拉古和卡普亚。到公元前209年,罗马人又占领了新迦太基,并于公元前207年在意大利北部歼灭了由哈斯德鲁拔率领的来自西班牙的迦太基援军。罗马名将大西庇阿肃清迦太基在西班牙的势力之后,于公元前204年率军远征北非。次年,汉尼拔奉召回国。

罗马和迦太基于公元前202年在迦太基城西南的扎马决战,汉尼拔失败。公元前201年,双方订立和约,迦太基被迫放弃北非以外的一切属地,交出舰队和战象,并在此后的五十年内赔款一万塔兰特,规定非经罗马允许不能与其他国家交战。迦太基从此丧失了军事和外交自主权。


《迦太基遗址》A4100000014 · 2019年4月13日摄于突尼斯突尼斯城

 

公元前237年,迦太基将领哈米尔卡 · 巴卡率军渡海进入西班牙东南沿海地区。公元前221年,其子汉尼拔子承父业执掌迦太基军事大权。此时,埃布罗河以南地区已为迦太基人所控制。公元前219年,汉尼拔攻占与罗马结盟的萨贡图姆,翌年与罗马再次发生战争,即第二次布匿战争。

汉尼拔,迦太基最伟大的军事家。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从其父手中接过迦太基的军事大权后,汉尼拔率领迦太基军队从西班牙翻越比利牛斯山和阿尔卑斯山,挺进意大利北部。在公元前218年的特拉比亚战役、公元前217年的特拉西美诺湖战役和公元前216年的坎尼战役中巧妙利用计谋引诱并击溃罗马人。

坎尼战役之后,曾经不可一世、所向披靡的罗马军团不敢与汉尼拔正面冲突,而是改变策略进行游击战,这才使得战争态势逐渐得到扭转。公元前204年,罗马人在大西庇阿的率领下进攻迦太基本土,迫使汉尼拔退缩非洲。公元前202年,大西庇阿于扎马战役击败汉尼拔。

战后汉尼拔成为迦太基的行政官,以帮助迦太基从战争的疮痍中恢复。公元前195年,在罗马人的施压下,汉尼拔出走东方,流亡到塞琉西王国。公元前189年,罗马人打败安条克三世后要求引渡汉尼拔。汉尼拔逃到小亚细亚北部的比提尼亚王国。即使如此,视汉尼拔为心头大患的罗马人仍不放心,穷追猛打,坚持将其引渡到罗马受审。重压之下,绝望之余,汉尼拔于公元前183年服毒自尽。

汉尼拢是一位伟大的战略家和军事家。时至今日,全球很多军事学家仍然在研究这位军事天才。


《迦太基遗址》A4100000013 · 2019年4月13日摄于突尼斯突尼斯城

 

公元前264至前146年,为争夺西地中海的海上霸权,古罗马帝国与古迦太基帝国之间先后进行了三次战争。由于罗马人称迦太基为「布匿」,所以这三次战争分别称为第一、第二和第三次「布匿战争」。

公元前三世纪时古迦太基是地中海西部强大的奴隶制国家,而同一时期,古罗马帝国统一意大利后与迦太基形成了对峙之势,并最终引发了第一次布匿战争。

战争的起因是在皮洛斯战争期间,叙拉古雇佣军中的一批意大利人强占了西西里岛东北部的墨西拿。公元前265年,因与叙拉古僭主发生冲突而处于不利形势,这些意大利人分为两派,分别求助于迦太基和罗马。迦太基抢先控制了墨西拿。公元前264年罗马军队开进西西里,第一次布匿战争的序幕由此揭开。

罗马先后占领墨西拿和阿格里琴托,迫使叙拉古与之结盟。但此时的地中海仍是迦太基人的天下。为了对抗强大的迦太基海军,罗马人迅速建立了一支舰队,并在公元前260年的米列海战及公元前256年的埃克诺穆斯海战中大胜对手。

公元前241年,罗马海军用两百艘全新战船组成的庞大海军舰队在埃加迪群岛附近大败迦太基舰队。迦太基被迫求和,将西西里及其附近利帕里群岛让给罗马,并附加巨额战争赔款。公元前238年,罗马人乘迦太基雇佣军发生暴乱之机再次出兵,一举占领了撒丁岛和科西嘉岛。


《迦太基遗址》A4100000012 · 2019年4月13日摄于突尼斯突尼斯城

 

古迦太基建国后即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海军控制海上贸易,迦太基城迅速成为地中海的贸易中心,其货币也一举成为西地中海的强势货币。在强盛时期,古迦太基的船队非常庞大,光五十支桨的战船就达数百艘之多。这在古罗马帝国海军建立之前足以横扫地中海。古迦太基政权依靠这支强大的军队,控制了西地中海沿岸的城市和大片领土,几乎垄断了整个地中海贸易。与此同时,迦太基还向非洲内陆扩张,建立奴隶制庄园发展农业。

在鼎盛时间,古迦太基疆疆域辽阔,其势力范围曾覆盖今北非沿岸、西班牙中部、科西嘉岛、萨丁尼亚岛、西西里岛和马尔他岛以及非洲大陆的大片土地。尤其是在地中海,古迦太基帝国与当时同样强盛的古希腊帝国分庭抗礼、二分天下。

公元前 535年,迦太基人联合伊特拉斯坎人在科西嘉岛近岸打败了古希腊人的一支舰队,这揭开了两大帝国百年军事对抗的序幕。直到公元前四世纪初,古希腊人开始退缩,古迦太基与古希腊之间的纷争大致告一段落。

但之后,迦太基人迎来了另一个更加强大的对手:古罗马帝国。


《迦太基遗址》A4100000011 · 2019年4月13日摄于突尼斯突尼斯城

 

腓尼基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民族,是闪米特人的一个分支。闪米特不是一个特定的民族,而是指那些同属闪米特语系的民族。

最早生活在今黎巴嫩地域和叙利亚地中海东沿岸一个狭长地带的是胡里特人,到了大约公元前三十世纪,一支迦南人来到这一地区并同化了当地原住民,形成了一个操闪米特语的新的民族。这个民族后来被希腊人称为「腓尼基」。

腓尼基人与犹太人非常接近,不但同属闪米特语系,而且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所在地区古时就是迦南。犹太人在摩西的带领下「出埃及」后开始在这一地区定居。

腓尼基人不但和他们的近亲犹太人一样精于经商,而且擅长航海。公元前十四、十五世纪,腓尼基人开始在地中海沿岸大兴修建城邦。到公元前十世纪,这些腓尼基人的城邦已经非常富庶和繁华,但这一时期腓尼基人的政治地位并不高,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只是屈居于埃及、亚述帝国的篱下。

公元前八世纪,腓尼基人来到北非现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城一带,并在这里修建起他们在北非殖民地的「新的城市」,即「迦太基」。

公元前650年,迦太基独立,成为腓尼基人的一个奴隶治国家:古迦太基。


《布尔吉巴大街》A4100000009 · 2019年4月13日摄于突尼斯突尼斯城

 

在突尼斯的最后行程是巴尔多国家博物馆和布尔吉巴大街。

巴尔多国家博物馆坐落于突尼斯城西北的巴尔多广场,其建筑始建于1882年,原为贝伊王宫的一部分,后辟为国家博物馆。博物馆主要藏品为马赛克镶嵌画,以及史前期、腓尼基时期、罗马时期、基督教时期、阿拉伯伊斯兰时期和希腊的一些艺术品。

布尔吉巴大街于突尼斯,相当于香榭丽舍大街于法国、克恩顿大街于奥地利,其前身叫「法国大道」,为法国殖民统治时期所建。突尼斯独立后,这条突尼斯最主要的大道以第一任总统的名字重新命名。

布尔吉巴大街的格局有点像西班牙巴塞罗那著名的「流浪者大街」,除了两侧,道路的中间还有一条宽阔的人行通道。布尔吉巴大街呈东西走向,其东端是共和国广场的一座钟楼,西端则连接着突尼斯最为著名的阿拉伯麦地那老城。整条大街的两侧是众多欧洲风格建筑,包括法国大使馆、国家大剧院、天主教堂、古朴的咖啡馆、小酒吧等典型的法式建筑,非常漂亮。

走在布尔吉巴大街,你很难想像自己正置身于非洲。


《西迪布萨义德》A4100000008 · 2019年4月13日摄于突尼斯突尼斯城

 

西迪布萨义德,位于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城东北部地中海边峭壁的一座蓝白小镇。整个小镇沿山势蜿蜒而上,一条鹅卵石铺地的主大街,两边是镶嵌着蓝色铁窗和蓝色木门的白色建筑。这些建筑都不高,通常为两或三层,装饰着阿拉伯式蔓藤样式的铁窗窗棂、象征着清真寺的拱形门楣,以及木门上一颗颗蓝色铜钉拼出的星月、弓箭、花卉等伊斯兰图案,华丽而精美。

西迪布萨义德为世界文化遗产。

由于一路上参观了太多的蓝白小镇,所以到了西迪布萨义德之后也没多逛,而是拾级而上,在半山腰上找了家面朝地中海的露天咖啡店,凭栏观海。


《迦太基遗址》A4100000006 · 2019年4月13日摄于突尼斯突尼斯城

 

在准备离开突尼斯的前一天,我们参观了迦太基古城遗址。

迦太基古城遗址位于突尼斯首都突尼斯东北约十七公里处。历史上,迦太基帝国疆土辽阔,它的势力范围包括北非沿岸、西班牙中部、巴利阿里群岛、科西嘉岛、撒丁岛、西西里岛和马耳他岛。

迦太基城始建于公元前814年。相传,腓尼基蒂尔王国公主爱丽莎为躲避哥哥的迫害逃到这里时受到当地柏柏尔人的欢迎。她向柏柏尔部落首领请求,说想要牛皮大小的一块土地安身立命。于是柏柏尔首领给了她一张牛皮,让她自己选址。爱丽莎将牛皮裁成了一条条细带,连接成一根,用这根牛皮带将地中海岸附近一座山丘圈了起来,并告诉柏柏尔首领,这就是她需要的土地。就在这片土地之上,不久之后建立了迦太基城。

腓尼基人建立起了自己的王国迦太基,并在公元前654年征服伊维萨岛、西西里岛、撒丁岛,又在公元前535年夺取了科西嘉岛。

公元前264年前146年,迦太基同罗马帝国进行了三次战争。迦太基在第三次战争中失利,迦太基城被毁。但不久之后,罗马人又在迦太基旧城遗址之上重新修建了迦太基新城,也就是现在的迦太基遗址。


《交汇》A4100000007 · 2019年4月12日摄于突尼斯苏斯

 

从埃尔杰姆到苏斯,一路上时而阳光灿烂,时而暴雨倾盆,天空中几度架起了彩虹。进入苏斯时,更是浓云密布,大雨如注。幸运的是,车抵达目的地,车门开启的时候,雨突然停了。一缕阳光穿透云隙投向地面,很耀眼,很灿烂。

眼下正是从雨季向旱季的过渡期。这一时节的北非,有雨,但通常不会持久,气候凉爽,不至于很晒。

苏斯位于突尼斯东部海滨、地中海哈那迈特南岸,是突尼斯第三大城市,苏斯省首府。在这里,历史悠久的古城和现代化的新城相互交织、融合,集人文与风光于一身,是世界著名的旅游观光目的地。

苏斯最重要的景点就是这里的老城麦地那,世界文化遗产。

在突尼斯这几天,最大的感受就是时空交错,往往于不经意间便会在历史与现实之间穿越,令人恍惚。


《埃尔 · 杰姆斗兽场》A4100000005 · 2019年4月12日摄于突尼斯埃尔杰姆

 

埃尔 · 杰姆斗兽场是这次在突尼斯所见过的最为恢宏的建筑。这个位于突尼斯埃尔杰姆的古罗马斗兽场为世界三大斗兽场之一,其规模仅次于古罗马斗兽场,但保存最为完整。

埃尔 · 杰姆斗兽场被认为是北非最具吸引力的罗马时代建筑,法国大作家福楼拜将它誉为「罗马帝国在非洲存在的标志和象征」。

埃尔 · 杰姆斗兽场于公元三世纪初由罗马人所建。公元前146年至公元439年,在罗马统治突尼斯的这近600年里,罗马人将欧洲文明带到了突尼斯。他们修建的神庙、竞技场、露天剧场,遍布突尼斯各地,埃尔 · 杰姆斗兽场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埃尔 · 杰姆斗兽场外观呈椭圆形,高三十六米,周长超过四百五十米,最多可容纳四万五千名观众。埃尔杰姆本地并不生产巨石,据说建造斗兽场所用的石块全都靠奴隶们从二百公里以外的加贝斯开采后搬运过来,工程浩大,而且异常艰巨。

1979年,埃尔 · 杰姆斗兽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柏柏尔人窑洞》F0300000246 · 2019年4月12日摄于突尼斯马特马他

 

马特马他是突尼斯原住民柏柏尔人的一个聚居地。为了抵御沙漠的严酷气候,这里的柏柏尔人因地制宜地发明出一种非常类似于我国陕西下沉式窑洞的穴居式建筑。

马特马他窑洞的典型结构是先从地面开凿一个下沉式庭院,然后在庭院的四壁掏出很多的洞穴作为卧室、客厅、厨房、贮藏室等。据2004年的一项统计显示,当时生活在窑洞中的柏柏尔人有2116人,现在已为数不多,其中大多数也只是为了供人参观。

在一户窑洞的入口处立着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军用油桶。这应该为当年突尼斯战役所遗留。那场战役历时近两个月,结果盟军完胜轴心国。有超过二十三万德国和意大利士兵沦为盟军战俘。


《泛舟撒哈拉》F0300000245 · 2019年4月11日摄于突尼斯杜兹

 

杜兹,突尼斯南部的一个沙漠小镇,是商队进入撒哈拉的门户和驿站。杜兹被称为撒哈拉博物馆,因为这里至今仍保留着沙漠游牧民族马拉兹格人的悠久历史及传统文化。这里每年都会举办「杜兹国际撒哈拉节」,迄今已经举办过五十一届。

撒哈拉的沙质细且干燥,随风飞扬。一天之内我的两台相机经历了盐湖和细沙的蹂躏,很有些心疼。回到酒店后先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相机收拾干净,这才安心。

离开沙漠前,外婆用塑料袋装了一小袋细沙,说留个纪念。回家后,这些沙被我做成了两个沙漏,蛮有意思的。


《蓝白世界》F0300000244 · 2019年4月11日摄于突尼斯杰瑞德盐湖

 

在准备离开歇比卡前往杜兹前,我们在距阿尔及利亚边境仅一公里的米德峡谷作了短暂停留。

米德峡谷的地貌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有几分相像,尽管规模要小很多,但还是非常壮观。

从托泽尔到杜兹,中间要穿越面积仅次于南美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和中国青海格尔木察尔汗盐湖的世界第三大盐湖杰瑞德盐湖。

公路就修建在盐湖之上,长度达六十公里。在将近一个小时的行车途中,两边的车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无边无际,令人震撼。


《入乡随俗》F0300000242 · 2019年4月11日摄于突尼斯歇比卡绿洲

 

进入突尼斯的第三天,我们搭乘四驱越野车进入歇比卡山山区参观那里的一片绿洲。

歇比卡绿洲坐落于山脚之下,是一片引人入胜的山脉绿洲,深受全球旅游者的亲睐。这里背依亚特拉斯山脉,面临吉哈萨盐湖及撒哈拉沙漠。山崖、椰林、溪流、瀑布环抱着由粘土和石块堆砌而成的屋舍,宁静、凉爽、祥和、富庶,是沙漠中的世外桃源。可惜的是,在经历了一场不期而遇的洪水之后,这里的建筑悉数被毁,只留下一片残垣断壁。如今这里有为数不多的几间不知是修复的还是后来重建的建筑向参观者出售咖啡和旅游纪念品。

经过近十天的曝晒,光就肤色而言,外婆已经很入乡随俗地成为了一个原住民。


《沙漠日落》A4100000004 · 2019年4月10日摄于突尼斯托泽尔昂克艾日迈勒

 

由于从摩洛哥飞往突尼斯的航班调整,原计划中突尼斯第一天的行程全部安排在了第二天,也就是四月十日,时间非常仓促。

结束了凯鲁万的行程之后直接赶往托泽尔。

托泽尔所属的突尼斯杰里德地区是撒哈拉主要的旅游中心和世界著名的沙漠绿洲。仅托泽尔就生长着超过一千多公顷、二十多万棵的椰枣树。

抵达酒店,放下行李,换四驱越野车进入沙漠深处的昂克艾日迈勒,参观那里苍凉、蛮荒的《星球大战》实景拍摄地,乘坐越野车沙漠冲浪,守候日落。


《斯迪 · 萨赫巴陵寝》A4100000003 · 2019年4月10日摄于突尼斯凯鲁万

 

在凯鲁万,除了西迪 · 奥克巴清真寺,我们还参观了另外两处重要的历史遗迹:阿格拉比特蓄水池和斯迪 · 萨赫巴陵寝。

凯鲁万一带干旱少雨。建城后,为了解决城市用水,阿拉伯人于公元七世纪起先后修建了大大小小十五座蓄水池用来贮存从远处的山上通过水渠引来的淡水。保存至今的阿格拉比特蓄水池便是其中之一。

斯迪 · 萨赫巴陵寝也称「三根胡须清真寺」,里面至今保留着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忠实追随者、传道者和密友斯迪 · 萨赫巴的遗骸。

公元七世纪,斯迪 · 萨赫巴从圣地麦加来到突尼斯。他不仅带来了大量的伊斯兰教经文,还带来了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三根胡须。为了纪念他对伊斯兰教的贡献,斯迪 · 萨赫巴在凯鲁万去世后,当地人修建了这座陵寝来保存他的遗体以及穆罕默德的三根胡须。

斯迪 · 萨赫巴陵寝规模不大,但融合了阿拉伯及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的建筑及装饰风格。这种风格西班牙人称为阿拉伯摩尔人风格,而阿拉伯人称为西班牙安达卢西亚风格,独特而精美。


《西迪 · 奥克巴清真寺》A4100000002 · 2019年4月10日摄于突尼斯凯鲁万

 

凯鲁万是阿拉伯人在北非的第一个立足点和西拓北进的大本营。为了不但从军事上,并且从精神上控制凯鲁万,阿拉伯将领奥克巴在带来军队的同时也带来了伊斯兰教。

以奥克巴本人名字命名的西迪 · 奥克巴清真寺是北非第一座清真寺,它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凯鲁万建城初期。奥克巴修建清真寺的目的就是想在北非推行伊斯兰教,用军事和宗教的双重手段来彻底征服当地的原住民柏柏尔人。

西迪 · 奥克巴清真寺作为一种精神象征在当时起到了非常巨大的作用。凯鲁万被迅速阿拉伯化,不久便成为阿拉伯阿格拉比德王朝的都城。也正因为如此,凯鲁万在阿拉伯世界中拥有非常崇高的地位,被视为四大圣城之一,与麦加、麦地那和耶路撒冷齐名。突尼斯的穆斯林们坚信,朝觐七次凯鲁万,就相当于朝觐了一次麦加。

西迪 · 奥克巴清真寺的庭园中央有一座日昝、一口水井和一个水窖。日昝应该是提醒穆斯林每天的朝拜和朝拜的时间,而水井和水窖则是供穆斯林们朝拜前洗手净足之用。

水窖的设计很有创意。洗手净足的水经过层层沉淀后,可以滤掉大部分的泥沙和杂质,让水重新循环利用。


《凯鲁万街景》A4100000001 · 2019年4月10日摄于突尼斯凯鲁万

 

离开哈马马特,我们前往突尼斯第四大城市凯鲁万。

公元七世纪,阿拉伯世界崛起后不久便进军北非。击败拜占庭人之后,阿拉伯人于公元670年修建了一处军事要塞凯鲁万。「凯鲁万」一词有「要塞」之意。这是阿拉伯人在北非的第一座城市凯鲁万。公元800年,阿拉伯帝国的阿格拉比德王朝定都凯鲁万,使得这座城市得到了快速发展,地位迅速提升,成为阿拉伯世界在北非的政治、宗教、商业和文化中心。也正是因为有了凯鲁万,阿拉伯人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迅速占领了撒哈拉以北的几乎全部地区以及直布罗陀海峡对岸的伊比利亚半岛大部。尽管在这之后的一千多年里,统治凯鲁万的王朝几经更迭,但其在阿拉伯世界中作为伊斯兰圣城的地位始终没有动摇过。

时至今日,凯鲁万近十万的居民中的绝大多数依然是地地道道的阿拉伯人,老城内也还保留着八十多座清真寺。


《哈马马特麦地那》F0300000241 · 2019年4月10日摄于突尼斯哈马马特

 

我们在突尼斯的第一站是著名的海滨度假城市哈马马特。

哈马马特位于地中海南岸的哈马马特湾,分为老城和新城两个部分。哈马马特新城是一个现代化的度假区,我们这次也就是在老城转了转。

哈马马特老城最初由腓尼基人所建,规模不大,外面是一圈沙漠色石块堆砌的城墙,里面是具有典型的地中海风情的蓝白色建筑。很多建筑应该是刚经修缮,外墙很新,应该是刚粉刷不久。

腓尼基人是公元前十世纪左右地中海的霸主,曾创造了一个非常强盛的国家和高度的文明。腓尼基人擅长航海。通过海上贸易,腓尼基人不仅积累起大量的财富,并且还将当时牌鼎盛时期的巴比伦文明和亚述亚文明带到了希腊。

腓尼基人最大的殖民地迦太基在突尼斯,其都城迦太基城就在距哈马马特仅20公里的现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城。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