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多瑙河》F0300000271 · 2019年9月14日摄于「尼约德」号维京河轮

 

原来曾经考虑选择秋天的船期游览多瑙河,景色应该会很美。但由于担心秋季的东欧气温比较低,而且天气也很可能开始不稳定;而在盛夏,由于空气通透,紫外线非常强烈,在阳光下会感到异常的炎热,甚至是炙烤。所以最终选择在夏秋之交的九月中旬。

搭乘邮轮旅行,航行中的体验比起其他的旅行方式更为重要。如果气温过低或过高,经常遇到风雨,活动被限制在船舱里,体验会变得很差。

这次行程,总体而言,天气相当不错,或万里无云,或风轻云淡,全程只遇到过一次小阵雨,持续时间也短。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气温有点低,尤其是在早晚的航行中,站在阳光甲板上觉得很凉,穿薄羽绒背心都不会觉得热。

下一个航线是莱茵河,纬度更高。我选择九月上旬的船期,希望体感能更舒服些。

另外,如果时间允许,尽可能避开暑假。据「尼约德」号上的工作人员介绍,暑假时会有很多孩子,嘈杂、纷乱。


《闲适》F0300000270 · 2019年9月12日摄于「尼约德」号维京河轮

 

第十一天,行程的最后一天。

我们是晚间的航班,有大把的时间待在船上,很难得。

可能是为了迎合中国人的旅游习惯,维京的行程安排得很满,很紧凑。但这样做有一个缺点,就是待在船上的时间比其他邮轮相对而言少了很多。我们算是比较幸运的,来的时候是上午,去的时候是晚上,所以比搭乘其他航班的游客几乎多出整整一天的时间。

维京为了给游客提供尽可能好的体验,对从接机到送机之间的全过程、全场景都考虑得非常细致。比如今天,维京根据游客不同的登机时间分批送机,这样不至于让部分游客在机场待得太久,而且每一辆大巴都有「小红人」随车,协助游客办理退税、值机。

感觉得出来,维京对于所涉及的各个国家的各个部门都做了大量工作,并保持着良好的工作关系。12日在布达佩斯机场,我们的行李由维京的「小红人」直接带出机场,不受检查;这次在维也纳机场办理退税的时候,只要有「小红人」陪同,就很少被要求开箱检查,而其他人似乎就没有这样的「礼遇」。

此外,维京还有很多小细节也值得称道。

每次登岸,船上的管理人员都会列队挥手欢送;回船时,他们同样会列队欢迎,一边招呼「欢迎回家」,一边递上特意准备的各式茶饮,很温馨。「尼约德」号上提供的沙滩浴巾、防寒毛毯和雨伞,游客可以随意取用,无人看管,也无需登记。对维京方面而言,可能会有一些损失。但对游客,这既包含了一种温情,同时也包含了一种信任,有意无意间会对维京产生某种好感。这是几条毛毯或几把雨伞所换不来的。

我想,维京就是靠这样不起眼的点点滴滴的积累让游客有一种非常不错的整体感受和体验,以至于很多游客还没离船就已经在考虑下一个航程了,包括我们。


《克恩顿大街》A2201000006 · 2019年9月20日摄于奥地利维也纳

 

第十天。

上午去了趟美景宫,看了几位大家的油画作品;晚上在维也纳音乐厅欣赏了一场「微缩版」的「新年音乐会」。尽管乐队不大,但能享受到维也纳音乐厅的美妙音效也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

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维京派出大巴和现场购物指导接送游客去克恩顿大街购物。

「尼约德」号上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向游客提供购物指导,内容包括各地的特色商品、美食及各国的退税政策。游客有任何购物意向,都可以当面咨询。

前几个月,外婆把太阳镜给丢了,所以下午也跟着大巴去了克恩顿大街买了副太阳镜。

除了提供购物咨询,「尼约德」号会安排特定时间指导游客如何填写退税单,甚至直接帮助游客填写。

维京的购物指导,很大程度上出于服务游客的目的而非通常的「购物推介」。至少感觉上很温馨,不招人反感。


《美泉宫》A2201000005 · 2019年9月20日摄于奥地利维也纳

 

第九天,「尼约德」号靠上了本次行程的最后一个码头:奥地利首都维也纳。

今天岸上的主要活动是上午的维也纳著名的环形大道、全球十大步行街之一的克恩顿步行街以及下午的美泉宫观光游览。晚上则是船长欢送会。

晚会后,我们去前台我们购买了两张「未来船次代金券」,想在明年再走维京的莱茵河航线时使用。

除了标准客房和法式露台房,维京方面给其他客房给予50至200欧元不等的「船上礼券」供船上消费或购买「未来船次代金券」。这种代金券只限船上销售,每份84欧元,在将来购买任何维京船票时可抵充1288元人民币。代金券每人限购五张,但以后每张船票只能使用一张。代金券不设有效期,记名,但可转赠。

所有搭乘过维京河轮的游客,维京方面会有记录,在以后购买其他船次时,会额外给予每人1000元人民币的船票折扣和500元的机票折扣。


《午后的阳光》F0300000269 · 2019年9月19日摄于奥地利瓦豪河谷杜恩施坦因

 

第八天。

行程的第四天,我们曾经在船上饱览过瓦豪河谷的瑰丽风光,今天我们有机会在位于瓦豪河谷中心的施皮茨小镇登岸,参观这里的葡萄种植园,并在当地一家具有八百多年历史酒庄的地下酒窖里分别品尝了著名的芳草级、猎鹰级和螇蜴级三款「绿维特利纳」葡萄酒和冰酒;中午在酒庄餐厅伴随着手风琴美妙的旋律享用了一顿当地风味的午餐。

由于维京河轮的码头一般离景点都很近,所以即使登岸,午餐也大都回船上享用。但有几天因景点距离较远,维京方面会安排游客在景点内的知名餐厅用餐,蛮用心的。

「尼约德」号有一个主餐厅,位于二层甲板的前半部,所有游客能同时就餐,不会找不到座。主餐厅在早餐、午餐和晚餐时段共开放三次,每次两个小时,可以保证每个游客从容用餐。餐厅的具体开放时间根据当天的行程安排有所不同,但都会提前预告。用餐以自助餐为主,但也可以同时另外点餐。「尼约德」号的餐食以中餐为主,兼有西餐,非常丰盛,能满足绝大多数游客的口味。另外,除了酒廊里极少数几款酒之外,其他酒水、饮料全部免费,随意享用。

除了主餐厅,「尼约德」号考虑到中国游客的饮食习惯,在三层甲板观光酒廊前还有一个麵吧,供应各种麵条,品种有担担麵、海鲜麵、榨菜肉丝麵等,开放时间从清晨六点一直持续到午夜零点。我特别喜欢这里的担担麵,拌有麻酱,口味更接近武汉的热干麵。即使在正餐的时候,我也会点一份担担麵外加一份水煮牛肉,兼具担担麵、热干麵、重庆小麵三种口味,吃起来很爽。

平时因为节食,除了「饿」就是「不太饿」;而在「尼约德」号上,不是「撑」就是「不太撑」。

下午乘车前往瓦豪河谷的另一个小镇杜恩施坦因,那里的一座教堂内的管风琴似乎挺有名,但音色一般。


《帕绍风光》A0301000011 · 2019年9月18日摄于德国巴伐利亚帕绍

 

第七天,全天游览帕绍。

帕绍是德国巴伐利亚州的一个直辖市,多瑙河、因河和伊尔茨河三河在帕绍汇合。「尼约德」号就停靠在老城区:多瑙河和因河交汇处一条狭长的半岛上,非常便捷。

过桥,在多瑙河对岸的山崖上有一座古城堡,在那里可以俯瞰整个帕绍老城区。

晚上在观景酒廊聆听驻场钢琴师的现场演奏消磨时间。

和其他邮轮相比,「尼约德」号并不豪华,有点商务精选酒店的感觉,简单,实用。客房里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包括独立卫生间、洗漱用品、电吹风、电热水壶、冰桶、拖鞋、睡衣、220伏电源插座及两个USD插孔,一般够用。但我感觉一个房间最好能自己备一个带USD插孔的接线板,以方便电脑的使用,以及手机、相机等同时充电。「尼约德」号上不需要转换插头,因为这里的插座都采用中国标准。

船上的主要活动区域集中在位于三层甲板前半部的观景酒廊。这里每天都会举办一些活动,邀请当地的演出团队上船表演具有当地特色的歌舞或举办小型音乐会。除此之外,「尼约德」号还聘有驻场钢琴师,在没有其他演出的日子里现场为游客演奏。


《维京河轮「尼约德」号》A0900000001 · 2019年9月17日摄于捷克

 

第六天,登岸游览捷克共和国南波希米亚州举世闻名的中世纪小镇克鲁姆洛夫,中午在小镇唯一的一家由修道院改建的名为「鲁斯」的五星级酒店餐厅享用捷克传统午餐。

关于克鲁姆洛夫,以前有过较为详细的介绍,不再赘述。

傍晚回船时,见「尼约德」号准备从内档换到外档,腾出泊位让正在不远处等待的另一艘维京河轮停靠。机会难得,于是我留在了岸上,借此机会拍几张航行中的「尼约德」号全景。

不知什么原因,「尼约德」号离岸后在多瑙河中忙活了半天,那条船就是不见动静。「尼约德」船长急着上岸会女友,于是让船重新靠岸。

维京河轮,长135米,宽11.5米,87间客房,四层甲板。一层为客房及船员居住区;二层为主甲板,后半部为客房,中部为前台,前半部为主餐厅;三层后半部为客房,前半部为观景酒廊和供应麵食的麵吧;四层为阳光甲板。

客舱有五个等级:家庭套房、豪华阳台房、精致阳台房、法式露台房,以及标准房。家庭套房位于船艉的左右两侧,面积41平米;豪华阳台房面积25.5平米;精致阳台房面积19平米;法式露台房面积12.5平米;标准房面积13平米。家庭套房、阳台房和露台房均位于二或三层的左右两侧,视野开阔;标准房位于一层甲板的左右两侧,有窗。

我们这次一行八人均订的是阳台房,但很少使用阳台。在船上的大多数时间我们一般都待在三层观景酒廊或四层的阳光甲板等公共活动区域。

船上有专门的吸烟区,位于四层阳光甲板的艉部。客房阳台不能吸烟,这也是阳台不太实用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萨尔茨河》A2203000008 · 2019年9月16日摄于奥地利萨尔斯堡

 

行程的第五天堪称「音乐之旅」,因为今天的主要行程是游览《音乐之声》的实景地奥地利萨尔斯堡州首府萨尔斯堡市的米尔贝拉花园以及莫扎特的出生地萨尔斯堡老城。

这两处五年前都曾经到过,加之萨尔斯堡老城正在准备节庆,有点乱。我们随处逛了逛,买了点小礼品后,在老城具有三百多年历史的托马塞利咖啡馆二楼露台上找了个座消磨时光。

萨尔斯堡离维京码头有点远,我们乘坐维京大巴往返。

维京的服务配套非常完整,除了拥有船队、码头,甚至还有自己的车队。从行程起点的匈牙利布达佩斯,直到行程终点的奥地利维也纳,好几辆维京旅游大巴始终随船移动。船到哪,车就跟随到哪,随时待命,非常便利。


《维京「小红人」》F0200000025 · 2019年9月15日摄于奥地利瓦豪河谷梅尔克小镇

 

第四天,随船巡游瓦豪河谷,登岸游览梅尔克修道院。

瓦豪河谷,位于梅尔克至克雷姆斯之间,全长近四十公里,是多瑙河最为瑰丽,同时也是历史、人文最为丰富的一段;梅尔克修道院坐落于奥地利下奥地利州梅尔克镇的山崖之上,其图书馆至今仍完好地保存了大量中世纪手稿。

瓦豪河谷及梅尔克修道院图书馆均为世界文化遗产。

维京河轮上的游客会被指定一个小组,每个小组约二十人,登岸时由一个相对固定的工作人员负责召集、导览,以及与地接导游协调。这些领队性质的工作人员都身着红色上衣,因此被亲切地称为「小红人」。

在我们所到的各个观光点,随处可见各种肤色,讲各种语言的维京「小红人」。只要是维京的游客,不管是不是自己船上的,「小红人」都会提供帮助。

维京「小红人」大都二十来岁,年轻、阳光,充满朝气和活力。他们应该受过正规的职业培训,具有很高的职业素养,有些甚至还拥有广泛而丰厚的相关历史及文化知识贮备,很优秀。

维京的管理严格而细致。每个游客每一次离船时都会拿到一张身份卡和一张船名卡,回船时再交回船上。船名卡的作用类似酒店的名片;身份卡供船方清点回船人数,以防启航时有游客滞留岸上。


《布拉迪斯拉发街景》A2401000007 · 2019年9月14日摄于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

 

第三天。

「尼约德」号昨晚启航,今天下午抵达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

今天有两个行程可选:游览布拉迪斯拉发老城或是前往潘多夫名品奥特莱斯购物。我们选择了前者:游览布拉迪斯拉发。

布拉迪斯拉发是东欧的一座历史名城,从十六世纪上半叶至十八世纪下半叶长达两个半世纪的鼎盛时期,这里曾经是哈布斯王朝统治下的匈牙利王国的都城,先后共有十一位国王和九位王后在这座城市加冕。只是一直以来,它的辉煌被周边的维也纳、布拉格和布达佩斯所湮没。

像布拉迪斯拉发这样的历史名城,其精华往往都集中在老城区,范围不会很大,借助电子地图,主要景点一般都可步行到达。

在国外,「谷歌地图」较为通行,使用起来简单便捷。尽管目前「谷歌地图」在国内尚无法使用,但可以下载。出行前不妨将「谷歌地图」下载并安装在手机里,每次离船登岸时随手定位一下船舶停靠的位置,这样可以有效地防止迷路。除此之外,如果对一些景点感兴趣,务必事先了解其确切的英文名称,以便于使用「谷歌地图」搜索。因为翻译的原因,「谷歌地图」中的中文名称与国内的通行叫法会不太一致,使用英文名称搜索不容易出错。


《布达佩斯街景》A2701000002 · 2019年9月13日摄于匈牙利布达佩斯

 

第二天,上午全景游览布达佩斯,主要景点包括:城市公园、英雄广场、城堡区、马加什教堂、渔人堡及国会大厦;中午回船用午餐;下午自由活动。

维京河轮每天都会安排岸上观光,而且都会有充裕的自由活动时间。这是维京的一大亮点。维京的另一个亮点,就是在城市中心和景点附近拥有自己的码头,热闹而且便捷。昨天和今天,「尼约德」号维京河轮就停靠在布达佩斯最著名的「链子桥」佩斯一侧。这个位置相当于上海的外滩。

今天是正式行程的第一天,晚餐前,船上有一场「尼约德」号船长的见面会和欢迎鸡尾酒会。这似乎是所有邮轮的一个惯例。如果不是很不方便,出行时最好准备一套正装以应对这种比较正式的场合。在这次行程中,这样的场合会有三次:今天的欢迎会、定于行程第九天的船长欢送会,以及第十天晚间的维也纳音乐会。


《登船》F0300000268 · 2019年9月12日摄于「尼约德」号维京河轮

 

昨晚搭乘土耳其航空班机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在伊斯坦布尔转机后,于今天上午八时飞抵布达佩斯。一个小时后顺利登上维京河轮「尼约德」号维京河轮。

这次的「多瑙河缤纷之旅」行程计划如下:

第一天 登船。

第二天 游览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

第三天 游览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

第四天 游览奥地利著名的瓦豪河谷及梅尔克小镇。

第五天 游览奥地利名城萨尔斯堡。

第六天 游览捷克最经典的小镇克鲁姆洛夫。

第七天 游览德国小镇帕绍。

第八天 再次回到瓦豪河谷,游览施皮茨小镇。

第九天 游览奥地利首都维也纳。

第十天 继续逗留维也纳。

第十一天 离船。

其实上述行程中的很多地方我们以前大都来过。这次故地重游,一是确实很喜欢多瑙河沿岸的风光,二也是想体验一下这两年炙手可热的维京河轮。

游客是从世界各地前往集合地,抵达时间不一。今天一天的主要活动就是登船及了解船上的设施和环境。

维京河轮不同于通常的跟团旅游,价格只包含两个部分:船票和机票,不派领队随团,游客需自行办理出境、登机、转机和入境手续。

在出发前几天,维京会寄给每一位游客一个快递,里面有船票、注意事项、维京标志贴纸、印有船舱号码的行李吊牌,以及其他一些小纪念品。提取行李后,游客只需将维京标志贴纸贴在胸前、将行李吊牌挂在自己的行李上,维京专门负责接机的工作人员会在行李提取转盘前召集游客,并协助搬运行李。

由于办理的是奥地利申根签证,在布达佩斯入境时可能会被问及一些相关问题。这时,只要出票回程电子机票、维京船票和行程单,一般即可顺利通关。


《少女峰》A2601000001 · 2011年3月9日摄于瑞士伯恩

 

瑞士是一个山地国家,除了山、水和风光之外,并没有太多的自然资源,因此,历史上的瑞士远非现在这么富裕,生性强悍的瑞士人很多靠当雇佣兵谋生。这些来自阿尔卑斯山下的瑞士雇佣兵骁勇而忠诚,用血海尸山为自己赢得了尊重和荣耀。其中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梵蒂冈教皇的瑞士卫队。

16世纪初时的梵蒂冈教廷护卫队由多国士兵组成。1527年5月6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率兵洗劫整个罗马城,教廷护卫队中其他国家的士兵都闻风作鸟兽散,只有189个瑞士人留了下来。当教皇逃入圣天使城时,跟随其后的只有42个瑞士人,其余147人全部阵亡。瑞士人的忠诚赢得了教皇的信赖。自此,只有瑞士人才有资格担任教皇的护卫。这一传统一直延续至今。这可以称得上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


《阿尔卑斯》A2601000002 · 2011年3月9日摄于瑞士伯恩

 

瑞士,可能和你的想像不同。

瑞士联邦是一个为国际社会所公认,并且受到《国际法》保护的「永久中立国」,这让这个国家在二战期间得以幸免。情况似乎是这样。但问题是,当时同样宣布中立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丹麦和挪威并没有瑞士这么幸运,战争开始后便遭到了纳粹德国战车的无情辗压。瑞士何以能独善其身?

瑞士人的强悍和全民皆兵的政策让纳粹德国有所顾忌,加上瑞士多山的地形不利于纳粹德国机械化部队作战,这些都是希特勒没有贸然入侵瑞士的重要原因。另外的重要原因是德国和瑞士这两个国家的历史渊源。

在瑞士人口中,日耳曼人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日耳曼是瑞士的主体民族。在德国人眼里,瑞士人是日耳曼人的一个分支,是住在瑞士的德国人。此外,在二战期间,轴心国完全控制了瑞士对外贸易的所有通道,瑞士只能从德国获得像煤炭和钢铁这样关乎国家民生的重要战略物资,这让瑞士联邦很难保持其所声称的「中立」。事实上,整个二战期间,瑞士和德国的关系一直很暧昧。

大战爆发不久,瑞方就向纳粹德国提供了1.5亿瑞士法郎的巨额贷款。除此之外,瑞士还向德国提供电力,让德国工厂保持生产,直至1945年3月德国败局已定时才停止。瑞士各大表厂还同向德国供应精密零件。苏黎世的军工厂提供的40毫米口径高射炮,是德国应付盟军空袭的重要防卫武器。瑞士还拒绝帮助受到迫害的犹太人,瑞士当局明确规定,「犹太人不应当视为政治难民」。到正式开战时,瑞士已在边境拦截了10多万犹太人入境。瑞士有时甚至直接把这些人交到臭名昭著的党卫军手上。瑞士银行侵吞犹太人财产,充当纳粹黄金保险箱,据称,当时纳粹德国的帝国银行90%的黄金交易就是通过瑞士银行进行的。纳粹通过战争掠夺来的巨额财产,也有相当一部分存在瑞士银行。在瑞士银行的「帮助」下,希特勒得到了宝贵的外汇,从而在世界市场上购买维持战争的重要物资。纳粹德国帝国银行副行长索性露骨地说:「瑞士允许自由的外汇交易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这是我们至今仍让它保持独立的一个基本原则。」

战后,德国的《周报》指出,瑞士的「中立」只差没有同第三帝国正式合作而已。

瑞士联邦在二战期间的所作所为本来很有可能要受到国际社会的清算,只是由于冷战的开始,清算最终没有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