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风光》A4600000009 · 2019年5月29日摄于瑞典

 

「人权卫士」瑞典政府就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推出了一项新政:

对年龄超过80岁的新冠肺炎患者不再救治;对年龄在60至80岁之间,患有其他一、二种诸如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性疾病的新冠肺炎患者,不再救治;已经被收入重症监护病房的上述两类新冠肺炎患者,即使仍在抢救中也立刻放弃救治并搬出重症监护病房。

此项新政的理由是,相较于更年轻的新冠肺炎患者,这些老年患者治疗的价值不大。

嗯,这个不但很维京,还很复古。


《斯德哥尔摩街景》A4600000007 · 2019年5月29日摄于瑞典斯德哥尔摩

 

2010年,创建了四年的「维基解密」网站曝光了一大批有关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美国政府机密文件,这让美国暴跳如雷。同年,瑞典检察院以涉嫌强奸和性侵犯为由对「维基解密」网站创始人澳大利亚公民朱利安 · 阿桑奇发起刑事调查。但到了去年底,瑞典副首席检察埃娃 · 玛丽 · 佩尔松官表示,瑞典已经停止对阿桑奇指控的刑事调查,而这时的阿桑奇已经被英国警方逮捕,准备引渡给美国。

瑞典在阿桑奇一事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姑且不谈,瑞典指控阿桑奇涉嫌强奸和性侵还是费了一番思量的,因为这样的罪名比较符合瑞典的国情,更容易为瑞典人所相信,并且接受。

据瑞典犯罪统计数据中心、瑞典警察局、美国中央情报局等多个权威机构发布的数据,自2011年以来,这个国家的强奸率已经连续6年高居欧洲榜首。

为了让国民「性满意足」,一直以来,瑞典政府和各界作了大量努力,甚至不惜修改基督教教义,以便让国民可以堂而皇之地享受「各种形式的爱」,包括但不限于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等等。但不知什么原因,瑞典的强奸案始终居高不下,甚至愈演愈烈。

据瑞典每日新闻2016年11月3日报道,截止到当年10月底,瑞典共发生各类性侵案件达到了惊人的480,000起。这一数字曾被印度引用来证明自己国内的强奸案在全球范围内并不是最令人难堪的。

对于瑞典愈演愈烈的强奸和性侵案,斯德哥尔摩犯罪学专家埃斯特拉达解释说:「强奸案件的增加可能和女性自我保护意识的增强有关。因为报案的数量多了,所以立案的数量也会跟着增多。」

如此看来,瑞典实际发生的强奸和性侵案比业已公开的数字还要高。


《瑞典风光》A4600000005 · 2019年5月29日摄于瑞典斯德哥尔摩

 

瑞典政府中文官方网站解释说,瑞典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对同性恋最友好的国家之一,是因为瑞典人不断为进一步的改善而努力所致。

除了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权利联合会,瑞典还有其他一些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组织,从隶属于某些政党的团体到青年组织和特定职业组织,如瑞典同性警察协会瑞典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权利联合会等等。这些团体中的大多数会组织活动,发布信息,提供教育和支持。它们一起构建网络,经常与国际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运动相互支持。例如,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就通过于2006 年成立的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国际团结基金参与到后者中。

瑞典的许多组织也为那些在本国受到迫害的人士争取在瑞典寻求庇护的权利,因为全球仍有约80个国家和地区将同性恋行为定为非法。

几个瑞典团体和机构投入资源,加强与其他国家的人权活动家之间的合作。瑞典法律也规定,移民局会为因性取向和性别而在原籍国遭受迫害的人士给予庇护。

不只是在法律层面,瑞典政府为了让每一个瑞典人都「心满意足」,甚至不惜修正宗教教义:瑞典国教明确表示认可各种形式的爱。「认可各种形式的爱」,而不是仅仅只限于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这种表述可谓一步到位,为今后可能出现的其他方式的性行为合法化留下了无限空间。

尽管有相当多的牧师对此持保留意见,但瑞典各教区会想方设法找那些认同这一观点的牧师来为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群体的婚姻证婚。

瑞典是一个高收入、高福利的国家,国民生活富裕、衣食无忧,宜家肉丸和鲱鱼罐头肯定已经无法满足瑞典人的全部需求。在对待瑞典人五花八门的性偏好上,瑞典政府如此大张旗鼓、大费周章,除了其公开表述的理由之外,肯定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在冬季无穷无尽的漫漫极夜中不至于无事可做。

「性福」的瑞典人。


《活力四射》A4600000004 · 2019年5月29日摄于瑞典斯德哥尔摩

 

用瑞典政府中文官方网站的话说,这个国家为了国民「心满意足」,让那些「并不那么快乐的人」快乐起来,殚精竭虑,操碎了心。

单立法方面:

1944年,同性恋关系合法化。

1972年,瑞典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法律上允许变性的国家。

1979年,瑞典全国医疗福利委员会裁定同性恋不再属于精神病。

1987年,禁止企业和政府官员歧视同性恋的法令生效。

1988年,同性恋者被纳入同居法律。

1995年,《登记伴侣关系法案》即《家庭伴侣法》获得通过。

1999 年,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人士监察专员设立。

2003年,修订宪法,将基于性取向的仇恨言论定为非法;同年,同性伴侣获得领养权。

2005年,女同性恋伴侣获得人工授精的权利。

2009年,变性身份和表现被纳入反歧视法案;同年,中性化婚姻法生效。

2011年,禁止基于性倾向的歧视的规定被加入到瑞典宪法中。

2013年,取消法定性别改变后的强制绝育要求。

只是不知道,「同性伴侣领养权」和「女同性恋伴侣人工授精权」这些由瑞典成年人在作出这些「成人游戏」规则时是否充分考虑过孩子可能的负面感受。毕竟瑞典政府也承认,据欧盟基本权利机构2012年针对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群体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瑞典受访者中有35%的人认为自己曾在过去的一年中因为性取向而遭受歧视或骚扰。


《衣冠楚楚的人们》A4600000003 · 2019年5月29日摄于瑞典斯德哥尔摩

 

瑞典人总体而言对政府当局持有高度的信任。这种信任是由于公共透明度、平等政治及用于保护个人权利的法律和制度的悠久历史而产生的。

从1809年开始,瑞典就设立了监察专员制度,即代表个人利益的公共机构。如果有人感到自己遭受歧视,可以向平等监察专员寻求帮助。这个政府机构旨在消除所有形式的歧视。「我们处理的一些案例是关于医疗中心如何对待就诊者的。法律明确规定,歧视是不允许的,但这却无法防止诸如无知和偏见之类的事。」

瑞典政府中文官方网站并没有进一步明确:一旦发生出于「无知和偏见之类」而发生歧视该如何处理。

「例如,医疗从业人员可能会将一种疾病甚或普通感冒与病人的性身份或性别表现做不合逻辑的联系。他们也可能对想要怀孕的女同性恋者抱有成见,从而做出歧视性的决定。目前,我们并不要求医疗从业人士具备相关问题的知识。」

这一点,瑞典政府中文官方网站也同样语焉不详,即医疗从业人员对「病人的性身份或性别表现做出不合逻辑的联系」时需不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法律是有了,但在发生歧视案件时,法庭有足够的裁量空间可以回旋。这对保护瑞典本国公民、本国不同阶层公民肯定具有积极意义。


《斯德哥尔摩街景》A4600000002 · 2019年5月29日摄于瑞典斯德哥尔摩

 

「高冷」的瑞典人对移民、非法移民及有色人种似乎并不怎么待见,但对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群体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

以下资料均来自瑞典政府中文官方网站:

2013 年,斯德哥尔摩同性恋游行吸引了约六万名参与者和六十万名观众,表明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团体已成为受瑞典社会欢迎的一部分。

瑞典人认为,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团体显然不是一个同质化的群体,虽然其中的一些人感到心满意足,其他人却可能并不那么快乐。尽管如此,法律和法规会对日常生活有着重大的影响,在过去几十年里,瑞典采取了重要措施,确保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享有与其他人同样的权利和机会。

瑞典2003年通过了《同性伴侣领养权》,2005年通过了《女同性恋的人工授精权》,2009年通过了《中性化婚姻法》,2011年甚至将「关于禁止基于性取向的歧视的规定」写入了瑞典《宪法》。国际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双性人协会欧洲分会在一份名为《彩虹欧洲》的年度报告中根据立法情况对各国进行了排名,2013年,瑞典在四十九个欧洲国家中位列第四。

然而,瑞典人认为如果现状已没有改善的空间,那就过于自满了。在瑞典努力实现平等的过程中,立法基准只是中间的步骤,而非最终目标。

瑞典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权利联合会主席维斯特伦德表示:「在立法方面,取得了很多进展,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如果认为只需做一些小调整,然后就一切都好,那就危险了。对一个国家而言,这是一种不良的自我形象。」

维斯特伦德指出,变性人的权利尤其需要关注。1972年,瑞典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允许在法律上改变性身份的国家。不幸的是,这项大胆的立法举措也存在一些缺陷,包括绝育。这一强制性措施直到2013年才被取销。

瑞典

20190621


《斯德哥尔摩街景》A4600000001 · 2019年5月29日摄于瑞典斯德哥尔摩

 

瑞典是一个怎样的国家?下面是一个出生在中国富裕家庭、在瑞典长期生活过的中国女孩对这个国家的切身体验。

 

《瑞典人是不是不喜欢中国人?》

 

是的,大部分瑞典人不喜欢中国人,即便其中大多数人根本不了解中国,从没去过、也不打算去中国。

我是个来自北京的中国女性,在挪威读了几年书,在瑞典工作过几年。我挪威语流利,可以阅读和听懂瑞典语,我不是中国政府付钱在这儿写字的中国「间谍」,精神也正常。

我只谈我的个人经验,只代表我自己。

普通瑞典人对中国一无所知,除了大量偏见。他们被他们的媒体洗脑,跟我们媒体洗脑中国人一毛一样。在瑞典生活着大约三万一千名华人,其中一些是被瑞典家庭收养的不幸的女孩。这没有影响瑞典的人口分布。瑞典没有华人聚居区。大多数中国人勤劳工作,安静,害怕冲突和政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没什么犯罪和华人相关,至少从我阅读的瑞典大众媒体上看是这样。

好了,该说我自己了。作为一个在瑞典的华人,我是否觉得他们喜欢我?不。

我还记得几年前我刚来的时候,有些比较轻的问题,其中的内涵如此肮脏我都不想写出来。「中国有可口可乐吗?」,这个问题来自餐馆里的一个路人;「你吃狗或猫吗?」,来自同事;「 你怎么没有一出生就被溺死?因为你太愚钝?在你们国家女性没有价值」,这是工作场所同事对我讲的话,因为我有不同意见。没有人抗议,桌上的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我在酒吧里被欺负,因为在斯德哥尔摩下班后我独自去酒吧喝个啤酒,就跟我在北京时一样。我没喝醉。很多斯堪的纳维亚女性独自去酒吧喝酒,但我从来没听说她们碰到过我这种遭遇。好几次,碰到和我爷爷同龄的老头想撩我,坚持说我肯定是泰国人。「泰妹不应该拒绝啦,来跟我跳舞啦,我想带你回家」。我从中国买些糖果,夜班时分给同事,有些人不敢吃,他们觉得里边有肝炎病毒。我跟警察打过交道。我和我的女性朋友,来自象牙海岸的摩娜去参加周六晚非洲宴会。是的,我们穿的有点性感,在路边打车,突然不知道从哪儿钻出两个男的,问我们俩要价多少钱,还给我们看他们的生殖器。我气坏了,打电话报警。一个瑞典女警察过来,问了又问的,上上下下打量我和摩娜,让我感觉我们是性工作者或者毒品贩子。对,瑞典警察,也许好,也许差。我有时会想起我的黑非洲朋友,她在瑞典有孩子。作为黑人,更加不易,尽管她和她老公两口子都是医生。

我有很多很多的负面体验,在瑞典。当他们发现我是中国人,我可以感觉到在我张口之前,他们的冷淡态度。现在瑞典的移民太多了,差不多五个人里就有一个没有斯堪的纳维亚血统。理解他们的恼火,因为移民而精疲力尽。我记得一个中国的著名歌手嫁给了一个瑞典人。她现在在哪儿?离婚,带着三个孩子回了北京。在我们中国的互联网上几乎看不到她对瑞典发表意见。

瑞典人在我眼里真的很帅。有八百万瑞典人,我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象这样。个人来说,我肯定不愿意再去瑞典了。想一想漫长的冬天就让我压抑。所以我真的不理解那些中国游客。为什么不去挪威?跟瑞典差不多,但风景美丽多了。瑞典是个富裕国家,他们不需要你们这些来自没有人权、没有民主的共产中国的游客的钱。瑞典人确实喜欢更多的个人自由和民主,比起吵闹的中国游客来。挪威人至少喜欢你们的钱。醒醒吧,中国游客。你们不是来自叙利亚的、没有选择的移民,让瑞典自个儿呆着,保持清净。

别去那儿了。别打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