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F0200000016 · 2016年5月12日摄于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圣三一教堂

 

埃塞俄比亚,旧称「阿比西尼亚」,是非洲为数不多的以信奉基督教为主的国家。只是这个国家所信奉的基督教自成一派,称为「埃塞俄比亚正教」。

从外表看,埃塞俄比亚人和其周边的尼格罗人种确实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大体而言,埃塞俄比亚人的肤色较淡,体格修长,鼻子高耸,额头广阔,长着狭小的鹰钩鼻,带有一部分闪米特人的面貌特征。

在早期的王国和帝国时期,埃塞俄比亚的统治者坚信他们是犹太所罗门王的后代,属于白人,因此在血统上比其周边的黑人要「高贵」。

有考古证据表明,早在圣经时代,居住在阿拉伯半岛南部的萨巴人就不断横渡红海,到埃塞俄比亚北部定居。信奉犹太教的萨巴王国给埃塞俄比亚带来了精巧的灌溉工程,以及建筑、艺术和文字,还有犹太教信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现今的埃塞俄比亚地区是希腊、波斯、迦太基等国家的黄金、象牙和奴隶的主要来源。公元前218年,当汉尼拔指挥他的军队向意大利挺进时,其部队中的战象就是阿比西尼亚大象。

公元2世纪,在埃塞俄比亚北方出现了伟大的阿克苏姆文明,其国王以阿克苏姆城为中心,统一了周围的土地,其疆域延伸至大海,在极盛时期甚至统治着大海对面的阿拉伯半岛西部。阿克苏姆城内有126座高大的方尖碑,在其长廊环列的古代宫殿中陈列着27个石雕王座,城市的四周散布着水库、石碑和陵墓。早期的历史参考资料描绘了这个重要的世界性城市。公元64年,希腊的一位无名作者曾把阿克苏姆城的统治者称作「一位卓尔不群的王公,通晓希腊语」。几百年后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的大使朱利安也用华丽的词藻描述了阿克苏姆城,说它是「全埃塞俄比亚最伟大的城邦」。当时它已经成了罗马帝国与波斯之间最重要的国家,其商船队航行到埃及、印度、锡兰和中国。

许多事实表明,早期的阿克苏姆帝国受到犹太教的影响。从萨巴王国来的移民使埃塞俄比亚北方的各民族也纷纷改信犹太教,以致后来在埃塞俄比亚形成了被称为「法拉沙人」的黑色犹太民族。而历代埃塞俄比亚皇帝自称为所罗门后裔的传统,也是始于阿克苏姆时期,这个帝国早期好几位皇帝的名字都是列维、大卫、以色列、雅各这样的犹太人名。

公元4至5世纪,阿克苏姆的皇帝们开始信奉基督教,在政治上和宗教上逐渐与东罗马帝国控制下的埃及和努比亚结合在一起。在公元451年的卡尔西顿宗教公会上,来自阿克苏姆的埃塞俄比亚人教士们追随埃及和叙利亚教会代表,信奉阿里乌斯神父提出的一性论观点,同罗马天主教会和希腊正教会发生分歧,这一派基督教徒后来被称为「科普特教派」。后来应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的要求,阿克苏姆帝国曾出兵红海对岸的萨巴王国,讨伐信奉犹太教、迫害基督教徒的国王祖尔 · 诺瓦司,使信奉基督教的希米亚王朝重新登基。埃塞俄比亚人还在也门修建了一座宏伟的基督教堂,号称「奈芝兰的克尔白」,试图与麦加的克尔白争胜。

公元540年前后,全球气候出现紊乱,也门境内被称为「现代史以前人类最大、最壮观的土木工程」的马里卜大坝因暴雨而崩塌。即使对于远隔红海的埃塞俄比亚人来说,这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马里卜大坝的溃决导致也门的生态环境被彻底破坏,而那里1000年来一直是阿拉伯半岛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一些人向北迁移到犹太教古城麦地那,其中包括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曾祖父。马里卜大坝溃决的轰然巨响也是标志着伊斯兰教兴起的第一声号角。其次,在长达1000年的历史中,也门曾是阿拉伯半岛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公元5世纪之后,阿克苏姆帝国一直通过控制萨巴王国而垄断着红海的商业中心地位。伊斯兰教的扩张以及瘟疫、海盗和战争摧毁了阿克苏姆帝国的众多富庶港口,并大大降低了红海的商业地位。阿克苏姆于570年被波斯帝国逐出了阿拉伯地区,随后又被迫放弃了沿海的领土,其重心逐渐向南移动,对南部的绍阿、咖法和东部的哈拉尔等异教徒地区展开了十字军远征。

随着岁月的流逝,阿克苏姆帝国成为一个内陆国家,变得与世隔绝,成为基督教世界在非洲内陆的一块飞地。976年,为了抵抗不断向南扩张的基督教传教士,一个叫古迪特的犹太教女王发兵北上,进攻阿克苏姆。她烧毁了许多教堂,夷平了阿克苏姆城,逼得阿克苏姆皇帝从一座山谷逃到另一座山谷。这次起义后来变得无法控制,最后终于终结了存在于世近1000年的阿克苏姆帝国。

继阿克苏姆王朝而起的是定都于罗哈 的扎格维王朝。为了在身份上不低于被赶跑的旧皇族,扎格维王朝的统治者自称是摩西的后裔。这个王朝延续了大概150年,但在13世纪,因为「不是以色列人」而被教会推翻。来自南部绍阿地区的名门世族叶库诺 · 阿姆拉克成为所罗门王朝的第一代皇帝。

圣经旧约和古兰经都提到示巴女王对所罗门王的访问。埃塞俄比亚人认为示巴女王就是他们的马克达女王。埃塞俄比亚王朝的开国神话宣布,有妃七百、嫔三百的所罗门王「毫无疑问地」令马克达女王在回国途中生了个儿子,名叫埃布纳 · 哈基姆,意为「智慧之子」。这个儿子后来成为所罗门王朝的始祖孟尼利克一世。据说孟尼利克一世后来还去耶路撒冷朝觐过他父亲,所罗门王派以色列的20个贵族少年护送孟尼利克回国,传说中他们临走前偷走了藏有摩西十诫的著名约柜,把它带到了阿克苏姆。

从13世纪的叶库诺 · 阿姆拉克到1855年去世的约翰尼斯三世皇帝,所罗门王朝在埃塞俄比亚的统治延续了5个世纪,经历了58个「所罗门血统」的皇帝。所罗门王朝的正式国名是阿比西尼亚,一般认为这个名字来源于阿拉伯语,意为「混血」,因为阿拉伯人把埃塞俄比亚人视为闪米特族和非洲人的混血后代。这个词后来最终演变为「阿比西尼亚」的国名。


《埃塞俄比亚少女》F0100000002 · 2016年5月19日摄于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

 

埃塞俄比亚不仅有着旖旎的风光、悠久的历史以及多元的文化,这个东非古国如云的美女也令世人所称道。埃塞俄比亚美女不仅频频出现在摄影师们的镜头中,她们还是世界各类选美大赛的常客。

美是一个抽象概念,没有统一标准。这里所说的美,是基于当今世界主流社会的审美标准。

当今世界的主要人种大致分为三个:蒙古人种,即黄色人种;高加索人种,即白色人种;以及尼格罗人种,即黑色人种。也有学者认为除了上述三个人种之外,还有第四个人种:澳大利亚人种,即棕色人种。在上述几大人种之间,还有若干所谓的过渡人种。埃塞俄比亚人就属于白色和黑色人种之间的过渡人种。

埃塞俄比亚旧称阿比尼西亚,它的阿拉伯语含义是「混种人」,而「埃塞俄比亚」一词来自古希腊语,意为「被太阳晒黑的人们所居住的土地」。埃塞俄比亚人具有很多白色人种的体貌特征,比如俊秀的相貌和修长的身材。不仅如此,埃塞俄比亚虽地处非洲,但全国平均海拔3000米,气候温和,且雨量充沛,这让埃塞俄比亚人拥有比白人细腻得多的肌肤。

除了天生丽质,埃塞俄比亚女孩的美还来自于这个国家悠久的文化背景和独特的生活习俗,有一种既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东方的典雅之美。


《亚的斯亚贝巴街景》A1801000001 · 2016年5月12日摄于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

 

五月中旬,上海已是初夏。本以为亚的斯亚贝巴这个东洲城市要比上海炎热很多,所以出门时一身夏装。但下了飞机,在等待办理入境手续的时候就发觉事情有点不妙了:这里的工作人员大都穿着厚实的皮夹克。等出了航站楼,事情越发的不妙:不光是皮夹克,就连羽绒服也比比皆是。

亚的斯亚贝巴地处东非高原,平均海拔2400米,早晚温差很大。虽说中国人比当地人耐寒,但一身的短打根本无法抵御亚的斯亚贝巴清晨的寒意,冻得直哆嗦。


《露西》M0000000001 · 2016年5月12日摄于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国家博物馆

 

埃塞俄比亚国家博物馆珍藏着几块骨骸化石。这些骨骼于1974年在埃塞俄比亚被发现,属于南方古猿阿发种,距今大约320万年,是最早直立行走的人类,因而被认为是人类最早的祖先。

这些化石的发现,是人类学考古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为庆祝这一伟大时刻,科学家们播放了当时非常流行的甲壳虫乐队的名曲《露西在缀满钻石的天空》,并将化石命名为「露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