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瓦西里教堂》A3701000001 · 2018年1月1日摄于俄罗斯莫斯科

 

这次的俄罗斯之行很短促,除去往返时间,在俄罗斯总共只待了七天,行程也简单,主要就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莫斯科为俄罗斯首都,圣彼得堡为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均为俄罗斯联邦直辖市,是俄罗斯最重要的两座城市。

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这两座城市的总体格局和欧洲其他一些主要城市很相似,但似乎要新一些,不如巴黎、慕尼黑等其他欧洲名城厚重和细腻。

很多人将俄罗斯人称为「北极熊」,确实有些形象:身高马大,笨拙,生硬,且不苟言笑,即使像酒店、餐馆等旅游从业人员,也都不怎么有亲和力。

不知道是因为线路设计问题还是俄罗斯本身就不太重视观光业,尽管这个国家幅员辽阔,但游客都集中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不是参观教堂、博物馆,就是一些空旷的欧式花园,很少有其他方面的体验,这对绝大多数的普通观光者来说感觉未免有些单调。

这次的俄罗斯之行给我留下的印象很负面,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不只是来自治安案件和恐怖袭击,更来自于当地警察竟然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对游客实施敲诈,这让人深感意外和震惊。

俄罗斯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俄罗斯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这毫无疑问。但对普通游客来说,俄罗斯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旅游目的地。


《冰雪俄罗斯》F0300000134 · 2018年1月1日摄于俄罗斯莫斯科谢尔盖耶夫

 

两个月前,还是在加勒比海的邮轮上,当见到好些七八十岁的俄罗斯大姐整日一身比基尼在甲板上晒太阳时,我们还在开玩笑说,这得有多渴望太阳。

现在算是理解了。这次在俄罗斯待了八天,见到太阳的时候总共加起来不会超过两分钟。

俄罗斯冬季的恶劣气候是出了名的。七十六年前的冬天,踌躇满志的德军被阻挡在离莫斯科城下,就此改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基本态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正是遭遇到了俄罗斯糟糕的天气。

这次的俄罗斯之行,主要是想趁闹闹正式入学前的最后一个寒假,让他好好玩一场雪,体验一下严寒。之前也曾考虑过带他去东北的,但最后权衡下来,还是决定去俄罗斯。因为往年的这个时节,正值俄罗斯的严冬,气温通常都在零下十几、二十几度,漫天飞雪。这对闹闹会是一个难忘的体验。只是天算不如人算,抵达俄罗斯之后才知道,我们很「幸运」地赶上了一个多年不遇的暖冬。

在俄罗斯的这八天,除了最后一天气温勉强降到零下三四度的样子,其他日子都在零度上下,天天间雨间雪,雪没积起多少,道路却是泥泞不堪。这完全超出了之前对俄罗斯冬天的所有想像。

俄罗斯本来就是一个高纬度国家,一到冬天,白昼也就五个来小时,再加上非雨即雪,感觉天就没怎么亮过。行程过半的时候,我感冒了,想找片光亮好痛痛快快地打个喷嚏,谁知抬头看了半天,愣是没能打出来。那会儿还是中午。

也难怪这几天闹闹彻底给弄糊涂了,每到吃饭的时候总在问:「外婆,这是早饭还是晚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