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木风光》A0110030002 · 2012年8月21日摄于中国新疆布尔津

 

只有到了新疆才真正感受得到什么是幅员辽阔。

新疆位于中国的西北,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面积约六分之一。这个面积相当于三个法国,四个日本日本或七个英国。

如果乘坐民航从上海一路往西,需要飞行五个小时才能抵达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而乌鲁木齐还只是在新疆的中部,距中国最西端的,位于帕米尔高原的边境还有一千多公里。

中国陆地疆域边界线总长约为2.28万公里,新疆就占了一成多,达5600公里。这条漫长的边界线分别连接着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勒斯坦、蒙古、印度及阿富汗等八个国家。

新疆的若羌县,面积超过20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是浙江省的两倍。

横亘于欧亚大陆的天山山脉,将新疆一分为二,天山以南称为「南疆」,天山以北称为「北疆」。南疆和北疆虽同属新疆,但两地的差异非常明显。从历史上看,南疆偏向于农耕文明,而北疆则偏向于游牧文明;从地理和气候上看,南疆多戈壁荒漠,干旱少雨,北疆则多高山川流,水草丰美;从旅游资源上看,南疆侧重历史人文,北疆则侧重自然风光。

六年前,我曾经到过北疆,从吐鲁番一路西行,直到中哈边界。我很想有机会去一趟南疆,但遗憾的是,这一愿望至今未能实现。


《五彩滩》A0110030001 · 2012年8月19日摄于中国新疆布尔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布尔津县窝依莫克乡阿克吐别克村227省道和额尔济斯河之间有一处悬崖式的雅丹地貌,从北往南,地势逐渐降低,到额尔济斯河边上时,已经变成了一片起伏的缓丘。由于缓丘的岩石中含有不同的矿物质,其表面呈现出红、黄、绿、紫、白、黑等不同颜色,缤纷而斑斓,在额尔济斯河的碧波映衬下格外的耀眼夺目,因此被称为「五彩滩」。

额尔济斯河的南岸是一大片河谷,虽仅一河之隔,却是林木繁茂、绿树如荫,呈现的是与寸草不生的五彩滩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真可谓「一河隔两岸,南北不同天」。

五彩滩位于去往喀纳斯、禾木、中哈边境的必经之路上,距布尔津县城24公里,而它最美的时候是在日落之前的一两个小时,因此可以在从喀纳斯、禾木的返程途中顺道前往。


《交河故城》A0110020004 · 2012年8月23日摄于中国新疆吐鲁番

 

唐朝后期,动荡的局势影响了陆上丝绸之路的畅通。与此同时,海上丝绸之路却日渐繁盛,这更是让充满艰险的陆上丝绸之路雪上加霜,日渐衰弱,交河随之没落。到公元14世纪,这座本已风雨飘摇的西域王城又屡遭战火,最终被彻底荒弃,成为一堆废墟。所幸的是,由于吐鲁番常年干旱少雨,交河遗址能够大致完好地保存至今。

这些年来,尽管对交河故城进行了深入而细致的考古发掘,包括故城附近的两座中国汉代时期的车师国贵族墓葬。但在这片被遗弃了7个世纪的废墟仍有着许多待解之谜。其中较为典型的是城内发现的婴儿墓葬群,280座婴儿墓规整有序地安放在一起。数以百计年龄相仿的婴儿为什么会在同一时期死亡?他们又因为什么原因而死?对此,一些专家认为,这些婴儿可能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烈性传染病,但也有专家猜测,当时的车师国很可能遭到了外族的猛烈攻击,车师人为了让自己的子孙免遭外族的凌辱,同时也向神灵祈求庇佑,车师人在位于王城中心位置的官署区举行了一次惨烈的祭祀,这些婴儿很可能就是那次祭祀的献祭。这种推断是有可能的,因为当时确实存在着活人祭。

2014年,交河故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交河故城》A0110020003 · 2012年8月23日摄于中国新疆吐鲁番

 

交河故城是世界上现存最大、最古老的生土建筑城市,其建筑遗址面积约为25万平方米。整座城市分为三个区域:官署区、居民区和寺庙区。城市的中间是一条南北走向,长约340料,宽8至11米的中央大道。

无论是选址还是城市布局,车师人在修建这座王城时已经意识到自身的处境。交河虽然没有城墙,但当年奔腾的交河水与河水冲刷而成的悬崖峭壁成为这座古城的一道天然屏障。从保存较为完好的东城遗址来看,它的城门是斩崖而成的关口。从城门进城的门道不但很陡,而且十分狭窄。门道两侧是高耸的影壁墙,城门旁边的圆形空间则非常像是中原城池中用于防卫的瓮城,其上还设有了望的哨所。交河故城的所有城门都不与城中的主干道直接相连,进入城门之后,必须左右迂回才能找到位于城中心的中央大道。而在东城门与中央大道曲折相连的横街两侧,则是高达6米的生土墙,并且不与居民区直接相连。这样的城市布局非常不利于大部队的长驱直入,其防御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

公元450年,中国南北朝时期的北凉国王族沮渠安周率军攻下交河,延续了五百多年的车师前国就此灭亡。不久之后,高昌国建立,并且统一了吐鲁番地区,曾经的车师王城交河同时成为了高昌国的一部分。但此时的交河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

公元640年,唐太宗派兵攻下高昌,在交河设立安西都护府。唐朝的强盛让陆上丝绸之路再度繁荣,地处陆上丝绸之路咽喉要道的交河城也因此再度焕发生机。在现在的交河故城遗址中,有相当多的建筑遗存便出自这一时期。


《交河故城》A0110020002 · 2012年8月23日摄于中国新疆吐鲁番

 

交河城所在的新疆吐鲁番西部曾经是中原通往天山南北的重要通道和沟通内地与西域的门户,是陆上丝绸之路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商站和中西文化与经济交流的枢纽。

早在西汉强盛之前,以交河为王城的车师国依附于兵强马壮的匈奴,成为奴出入西城的通道和控制西域的桥头堡。汉朝出于彻底击退匈奴的侵扰和经营西域、保障陆上丝绸之路畅通的目的,必须有效地控制交河。因此,车师国便成为两个大汉和匈奴这两个当时的军事强国争夺的对象,甚至是两国军队交战的战场。

公元前99年,汉武帝派兵攻打车师,拉开了「五争车师」的帷幕。当时匈奴以数万之兵驰援车师。汉军因寡不敌众,被迫撤离。「二争车师」和「三争车师」分别发生在公元前89年和公元前72年。这两场战争汉军均获全胜,车师归顺汉朝。不料,汉朝大军撤离后,匈奴卷土重来,并重新控制了车师。公元前68年,汉朝和匈奴之间「四争车师」。汉宣帝派侍郎郑吉挂帅出征。郑吉不负重望,一举夺下车师,并且就近屯田。在此之后的七年里,匈奴不断出兵袭扰,郑吉便率1500屯田兵屯驻交河城,利用交河城易守难攻的险要地势成功抵御了数以万计的匈奴军队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公元前62年,汉朝正式设立戊己校尉负责在车师屯田。两年之后,匈奴内乱,匈奴的日逐王归附汉朝,汉朝由此完全控制了西域,车师也被汉宣帝一分为二,交河成为了车师前国的王城。


《交河故城》A0110020001 · 2012年8月23日摄于中国新疆吐鲁番

 

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市以西10公里处的雅尔乃孜沟里有一处柳叶形的台地,当地人称为「雅尔和图」,意为「崖城」。台地比沟地高出30多米,长约1750米左右,最宽处为300米。在这片总面积约为37.6万平方米的狭长区域内,矗立着一座雄伟的古代王城遗址:交河故城。

交河城的历史开始于2200年前,终止于公元5世纪。它的建造者是古代西域的车师人。

车师又称姑师,是中国汉代时西域二十六国之一。当年汉武帝派兵攻打楼兰,威震西域诸国,姑师便退居到今天新疆的吐鲁番一带,改名车师,并修建了交河城。从那时起,一直到公元五世纪中叶车师灭国,在长达五百多年的历史中,交河城一直都是车师国的王城。当时,交河城所在的台地还是一处河心洲,发源自天山的交河环绕四周,是交河城天然的护城河。据中国东汉时期的史书《汉书 · 西域传》记载:「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去长安八千一百五十里,户七百,口六千五十。」

交河城的建造方式非常奇特:不是由下而上层层堆砌,而是像纂刻阳文印章一般,从上往下挖,硬生生将土质的台地掏空,留出四壁,最后盖顶。车师人之所以用这样的方式建造他们的王城,首先是充分利用了当地独特的地质条件,其次是据说这种半地下建筑特别适合吐鲁番极端干热的气候,冬可御寒,夏能隔暑。


《风之城》A0110010001 · 2012年8月23日摄于中国新疆乌鲁木齐达坂城风力发电厂

 

中国情歌王子王洛宾的一曲《达坂城的姑娘》让达坂城这座中国西北小镇蜚声九洲。然而现实中的达坂城多的不是美女,而是风。

达坂城又被称为「风之城」。据说这里一年只刮两场风:一场从每年的一月刮到六月;另一场则从七月刮到十二月。来自西伯利亚的冷风与大沙漠蒸腾的热气激烈对流,汇成大风吹向达坂城山口,形成著名的「百里风带」。

为充分利用这里的风能,1985年起,新疆开始了风力发电的研究、试验和推广工作。1986年,从丹麦引进新疆第一台风力发电机,为新疆风能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奠定了基础。1988年,利用丹麦政府赠款,新疆完成了达坂城风力发电场第一期工程。这是自治区最早的风力发电厂,也是全国规模开发风能最早的实验场。1989年10月,发电厂并入乌鲁木齐电网发电,年发电量达700万千瓦,时,当时无论是单机容量和总装机容量,均居全国第一。

此后,发电厂不断扩大,至2000年底,新疆风能公司达坂城风力发电厂备有风力发电机32台,装机容量11,100千瓦。与此同时,自治区电力公司也开始在达坂城地区建设风力发电基地,总装机容量达67,000千瓦,在建规模23,500千瓦,成为达坂城第二个风力发电厂。目前,两个风力发电厂总装机容量约78,100千瓦,雄居全国首位。

在引进风力发电机的基础上,新疆还迈开了风力发电机组国产化的步伐。1998年7月,新疆风能公司自行设计制造的首批两台600千瓦风力发电机安装成功,现已投入运行,成为我国600千瓦风力发电机实施国产化最早的风力发电厂。至2000年底,新疆已有10台这种风力发电机投入运行,发电机最高国产率达到84%。风力发电机的国产化,大大降低了风力发电的成本,对于加速我国风能资源的开发、提高风能利用的技术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千百年来让达坂城「树歪、老爷爷的胡子歪、姑娘的裙子歪」的风,开始为新疆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让这座「风之城」成为清洁能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