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洋楼》F0300000088 · 2017年10月6日摄于中国天津和平

 

还是二十多年前,有一回临时被厂长抓差:陪当时正在建造中的「东方皇帝」号长江三峡游轮的一个香港供应商逛苏州。

那是一个快过中年的华裔美国人,操南方口音,浑身上下透着满满的优越感,怕我们看不出来,想表达表达,可又不好意思太直白,于是一路上苦苦寻找机会。他很幸运,车还没离开上海,机会就来了。那时上海的大街上,很多女孩都喜欢穿黑色的皮短裙。他隔着车窗玻璃看见了,一边摇头一边说:「怎么都穿这个,在我们美国,只有妓女才穿这个。」

尽管在我看来,女孩穿皮短裙确实有点不怎么正经,他说得没错。只是这话从他这个黑发黄脸的「我们美国人」的嘴里说出来,我就觉得有些不爽,「解释」说,「这个么,文化差异。像美国贵妇们穿的那种袒胸露背的晚礼服,我们这边的妓女都穿那个。」

到了苏州,将近晌午。我找了家餐馆,记得好像是「得月楼」,准备用餐。刚坐下,「我们美国人」的优越感就又上来了。「中国人吃得太油腻,不健康。我们美国人现在都吃得清淡,很多人甚至都素食。」

我很诚恳地点点头,表示认同,接过服务员送来的菜单,恭恭敬敬地送到他的跟前:「您先来。」他点了两个蔬菜。我对服务员说,先下单吧,我想再看看菜单。

在我的印象中,「得月楼」的服务一直不怎么样。但这回做得很地道,没让我失望:上菜的时候,果然先上「我们美国人」点的那两个蔬菜。我指示服务员:「这两样是这位先生要的,放他面前吧。」之后,很客气地跟「我们美国人」道:「请慢用」。

不一会儿,我们的菜上来了:松鼠鳜鱼、清炒虾仁、蟹粉豆腐,我跟司机两个可是解了一回馋。

下午游览虎丘。一肚子菜叶的「我们美国人」一见到云岩寺塔,跟打了鸡血似的:「中国人怎么可以这样,这么珍贵的文物怎么没有围起来保护。」

话是没错,但我心里不爽,也就不爱听。「要说文物,苏州这边可能还算是少的。到了西安,满地都是,要都围起来,就没地方住人了。不像你们美国,就一二百年历史,没多少东西,都围起来影响也不太大。」

扯远了。言归正传。

天津很洋气,满大街的小洋楼,尤其是「五大道」一带,一幢挨着一幢,一多半还都是文物。可能是洋楼实在太多了,所以也就不怎么当回事。「疙瘩楼」,80年前建的四层砖木意式小洋楼,上世纪末被餐馆老板在墙上糊了好些个破缸子破碗,弄得没了原样。这事不但没人管,反而大受追捧,成了卖点,于是餐馆老板更来劲儿了,买下赤峰道72号的一楼百年法式洋楼后,里里外外用破缸子破碗糊了个遍。这幢原本近代中国外交家黄荣良故居的四层老洋楼,被弄得面目全非,却被天津奉为了「地标建筑」,大肆宣传。

我真的很想当着「我们美国人」的面说声对不起。因为无论如何,他对中国文物保护的看法一点都没错。

  1. 0楼
    梅香淡淡有似无:

    老赵的口才可是了得呀,又机智。

    2017-10-14 09:10 [回复]
  2. 0楼
    梅香淡淡有似无:

    有趣的陪同外宾经历,不知有没有被厂长批评。

    2017-10-14 09:11 [回复]
  3. 0楼
    梅香淡淡有似无:

    无敌兔与闹像姐俩啊。

    2017-10-14 09:12 [回复]
  4. 0楼
    薛华:

    才看到这么有趣的故事啊

    2020-01-29 11:44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