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力量》F0100000052 · 2018年3月24日摄于中国青海西宁塔尔寺

 

我一直怀疑原始宗教与巫术同根同源。今天刚好读到一篇这方面的文章,现全文转载如下:

宗教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而有关宗教的起源是什么,则是研究宗教无法回避的一个基本问题。即使是不研究宗教或不信仰宗教的普通人,有时也会好奇宗教的起源。

对于这一问题,不同学者有不同回答。著名的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在其成名之作《金枝:巫术与宗教研究》中提出,宗教的起源是巫术,宗教是由巫术演变而来的。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回答。因为在我们的日常观念里,宗教与巫术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尽管它们都与神灵有关。有些教派甚至一度强烈反对巫术的存在,严惩乃至杀害巫师。那么为什么弗雷泽会认为「宗教的起源是巫术」呢?

要理解宗教和巫术之间的联系,我们首先需要明确宗教和巫术究竟是指什么。

巫术是什么?

什么是巫术呢?一般来说,所谓的巫术就是相信「交感率」,即相信两个或多个事物通过「神秘的交感」可远距离地相互作用;或用古代哲学语言来说,可通过「不可见的以太」将某物的力量传达给他物。

巫术的原则或原理主要有二:第一,相似律,同类的事物相生,或者说,相同的原因产生相同的结果。据此形成的法术可称为「顺势巫术」或「模拟巫术」,即巫师仅仅借助模仿来达到目的;第二,接触律,也叫「触染律」,相互接触过的事物即使分离后仍会产生相互作用。根据这个原则,只要某人接触过某物,巫师就能通过该物而对该人施加影响,这类巫术可叫做「接触巫术」。

所谓的巫术是对自然规律的歪曲,是一种「伪科学」,这是弗雷泽就巫术与科学两者关系所作的基本判断。人类从一开始就探索着大自然的奥秘。但是,原始人还不能真正了解自然过程,也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和驾驭自然的底下能力,相反他们盲目自信,以为能控制自然,使之造福于自己,加祸于敌人。这种无知的企图就是巫术活动。

巫术在基本观念上是与科学相近的。巫术观念早就认定,自然界是有规律、有秩序的,事物的演变是可预见、可推算的。因此,和科学一样,巫术也对人有强烈的吸引力。

但正如前面指出的,巫术是对自然规律的曲解、对思维原则的误用。弗雷泽强调,巫术的谬误并不在于对客观规律及其作用的假定,而在于曲解了自然规律,误用了思维原则。联想原则是人类思维的基本规律,若加合理应用可结出科学的果实,而滥用只能产生「科学的假姐妹」:巫术。

「巫术是一种被歪曲了的自然规律的体系,也是一套谬误的指导行动的准则;它是一种伪科学,也是一种没有成效的技艺。」弗雷泽在《金枝:巫术与宗教研究》中说。

宗教是什么?

巫术与宗教有什么关系呢?这是弗雷泽进一步追究的问题。

但他清醒地意识到,如何定义宗教,这是宗教研究中最棘手的难题。每个学者在考察宗教和巫师的关系之前,都要提出自己的宗教概念,可世界上也许没有比「宗教的性质」更众说纷纭的研究课题了。

显然,要想拟定一个公认的宗教定义是不可能的,目前能做的只是:先说明自己所理解的宗教,再前后一贯地使用这个定义。弗雷泽的回答十分简明:

「我说的宗教,指的是对被认为能够指导和控制自然与人生进程的超自然力量的迎合或抚慰。这样说来,宗教包含理论和实践两大部分,就是:对超人力量的信仰,以及讨其欢心、使其息怒的种种企图。」

在这个定义里,「信仰(理论)」和「讨好(实践)」两个因素相比,首要的是信仰,即相信宇宙或世界的主宰是神灵,其次才有可能形成讨好的企图。

据此,弗雷泽指出了宗教与巫术的两点主要差异。第一,关于自然过程的可变性与不可变性。

宗教信仰显然相信这样一点:自然事物的产生过程在一定程度上是可改变的;也就是说,崇拜者通过讨好或取悦自然进程的主宰,有可能说服或诱使神灵来按照人的利益改变某些事物。

如前所述,巫术原则恰好相反,认为大自然的运行过程是客观的、不变的,对此人为地讨好、哀求、说服、恐吓等一概无济于事。所以,上述不同的信念所表现的就是两种矛盾的宇宙观。

第二,宇宙或世界的统治力量是有意识、有人格的,还是无意识、无人格的。

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宗教区别于巫术的原因。宗教作为一种取悦超自然力量的企图,其本身就暗示着那个被讨好者是有意识、有人格的,他的所作所为在某种程度上是不确定的,是可被说服或被打动的,只要人们能投合他的兴趣、情感和意志。

就这一点而言,巫术也是跟宗教对立的,因为巫师相信,自然过程是由机械的、不变的法则支配的,而不取决于任何意志或人格。虽然巫师常跟神灵打交道,可他们是用仪式和咒语来加以强迫或压制,而不是像宗教徒那样去讨好或取悦。总之,在巫术那里,一切有人格的对象,不管是人还是神,最终都受制于非人格的力量。

正是根据上述差异,弗雷泽做出了一个著名的判断:巫术早于宗教。因为巫师只不过是误用了最简单、最基本的思维原则:相似或接触的联想,宗教却假定大自然的幕后还存在一种有意识、有人格的力量,即神灵;显而易见,「人格神」的概念比原始的相似或接触观念复杂得多。

打个比方,即使连野兽也会把相似的东西联系起来,否则就无法生存;可是谁会认为野兽也有信仰,也相信大千世界是由某个强大无比的怪兽在背后操纵着呢?与巫术相比,宗教显然是以更高一级的心智和概念为基础的。

因此,合乎逻辑的判断很可能如下:在人类发展进步过程中,巫术的出现早于宗教的产生,人在努力通过祈祷、献祭等温和和谄媚手段以求哄诱安抚顽固暴躁、变幻莫测的神灵之前,曾试图凭借符咒魔法的力量来使自然界符合人的愿望。

那么,巫术是怎样演变出宗教的呢?弗雷泽对这个问题抱有谨慎态度。在他看来,对于这样一个深奥的问题,需要解释的事实非常庞杂,现有的调查材料也很不充分。因而,目前只能提出一个近似合理的假说:宗教是对巫术谬误的一种认识,是对人类无知无能的一种反思。

事实上,人类较高级的思想运动大体上都是由「巫术的」发展到「宗教的」,更进而到「科学的」这几个阶段。

在巫术的思想阶段,人依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应付重重艰难险阻,他相信自然界一定的既定秩序,觉得肯定可以信赖它、运用它、为自己的目的服务。

当他发觉自己想错了,伤心地认识到他所以为的自然秩序和自信能够驾驭它的能力,纯粹都是幻想的,他就不再依靠自己的才智和独自无援的努力,而谦卑地委身于自然幕后某一伟大而不可见的神的怜悯之中,并把以往狂妄地自以为具有的广大能力都归诸于神。

于是,在思想比较敏锐的人们心目中,巫术思想逐渐为宗教思想所替代,后者把自然现象的更迭解释为本质像人、而能力无限超过人的神的意志、神的情感或愿望所规定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解释又令人不能满意,因为它假定自然界的活动,其演变更迭,不是取决于永恒不变的客观规律,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变易无常的。这是未经缜密考察的臆说。

相反,我们愈仔细观察自然界的更迭现象,愈加感到它们严密的规律,绝对的准确,无论在什么地方观察它们,它们都是照样准确地进行着。我们的知识每取得一次伟大的进步,就又一次扩大了宇宙间的秩序的范畴,同时也相应地限制了宇宙间一些明显的混乱的范畴。

时至今日,我们已经能够预见:人类获得的更多的知识,将会使各方面看起来似乎真实的混乱,都化为和谐,虽然在某些领域内命运和紊乱似乎还继续占统治地位。

思想敏锐的人们继续探索宇宙奥秘以求得更深一层的解答,他们指出:自然宗教的理论是不适当的,有点儿回到了巫术的旧观点上;他们明确认为(过去巫术只是明确地假定)自然界现象有其不变的规律性,如果周密观察就能有把握地遇见其进程,并据以决定自己应采取的行动。总之,作为解释自然现象的宗教,已经被科学取代了。

按照弗雷泽的逻辑,「宗教起源于巫术」这种观点似乎能够解释得通。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弗雷泽「从巫术到宗教」的宗教起源模式过于简单化、绝对化了。

仅就前提而言,弗雷泽把巫术和宗教截然分开,这一点就不太符合现实,因而也无法成立。越来越多的田野考察材料表明:土著部落的思想信仰并非单纯的,而是复杂的或交织的。在某些特定的文化背景下,巫术不但不是宗教的前身,反而属于宗教退化的结果。

宗教的起源到底是什么?至今也没有人能够给出让所有人都信服的答案。这大概就是宗教的奥秘所在,也是宗教学的魅力所在。

  1. 0楼
    薛华:

    读完这篇长文权当学习了,相信人类在发展过程中都会不断提高自身的价值和判断能力啦。

    2018-12-15 06:44 [回复]
  2. 0楼
    梅香淡淡有似无:

    信仰是把信念拔高纯净的宗教,巫术是一种人力达不到的神秘力量。

    2018-12-17 10:49 [回复]
  3. 0楼
    梅香淡淡有似无:

    叩长头都有了专门防护外套和护具,有趣。

    2018-12-17 10:50 [回复]

发表评论